会员须知
主题 : 苏楷:归属于纸样的裹挟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03-03  

苏楷:归属于纸样的裹挟

归属于纸样的裹挟





涉及黄玫瑰花开,像另一种形式观看

除了色味弥漫:掩映过多的东西



不分前后,而躯体的独木桥,留下



有失踪,一棵树,堆不满巢穴

唯一的距离,可以当作枕头睡觉

填充花的叶簇,移植到记忆的小计算



并不用解释阴影的埋伏,与空缺

散乱的疯狂,只有这样洞悉敲钟人



泥块,隐藏必不可少的细节

每一个电线杆的裂隙中

那橘子色的写作室,也召唤年龄

即会启合玻璃柜,在分开



融入的计划:以玫瑰汁呈现礼物



就连着旧的海湾,我吃下新鲜的一餐



眼罩,我感觉到它的存在,漆黑的房子

裹住还在的墓地,无法分手

仿佛穿着锦缎,是刚出去的过程



看见了水印,另一只手吸附柔韧

章鱼,在静脉凸起:很近



并非要疏远一次,凭借公园的剪裁

纪念碑,显然没有结论

我读完早餐的文章,不讲话

归属于对纸样的裹挟,红色虾



都在铁锅摔倒,加热也回不到,耳朵

月亮的形状。这是电影院





202133夜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