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唐颖:踏青及其他(诗五首)
级别: 三年级
0楼  发表于: 02-15  

唐颖:踏青及其他(诗五首)

踏青及其他

鸟鸣穿过我,我成为鸟。
田野穿过我,我成为春天。

已知肉身不可留花间招蜂引蝶,

灵魂出窍就是常有的事。

刚刚还在春风十里的竹林独饮,
此刻又枯坐不败之地看你。

这样的愿景与葳蕤中的春花相似,
总有一只孤雁失计于荷池。

不知雁是何物的绿头蜻蜓泊其
白冠,那种俯视众花之怡然,

是因为大雁这样的空中灵物也有
失意之请,偏有小蜻蜓不知?

睹物思人,我能否像它们那样,
面对得失与成败而泰然处之?

那个人

午后,那个被我们安睡
在新近才修的乡村公墓中

任意穴的人,他找到了一方
净土,去送的人没有悲伤。

池边,春花烂漫,跃水的
金色游鱼恰巧被我摄入画中,

我不知道是不是那个人,
这么快就来为我们送行了?

翠鸟

能记住的,恐怕只有岭南池边,
那棵飞扬跋扈的柳树上,
一尾刚刚得到爱情的翠鸟
正在欢唱,仿佛这个婆娑世界
就是专门为它设计的。

你看,它与另一半嬉戏,打闹,
扑之,仰之,逐之,厮磨之。

看鸟之人即那赏春之人。
放眼望去,那有什么灰暗山河?
这些古刹,那些旧人,昔日同窗,
都是心中若即若离的牵绊。

今日之异明日之同,
青春之声衰老将至。

莫非你想做的,就是其中
一只会折腾的翠鸟,弥留之际仍然
还能令那株池边垂柳发出音颤?

早春

池边,一支迎春花开了,
开得异常寂寞,寂寞得快要死了。

池中孤鱼正在轻舔着花瓣儿,
我怎么也睡不着了?

在三个不同物种的愿景中,
苦恼始终是献给那些通灵的使者。

迎春花慰藉了孤鱼,我则
成为早春那颗最为暗淡的行星。

暗示

早春的树林中,
嘈嘈切切的鸟语
孕育了这片岭南的花期。
如果你恰好经过这里,
会得到命运的一点暗示。
这样的暗示,我也曾给过你,
只是你不屑置辩。
而我始终拥有这种暗示,
像蓝色妖姬。

20210116


[ 此帖被唐颖在2021-02-25 06:55重新编辑 ]
级别: 一年级
1楼  发表于: 6小时前  
感觉好多好的诗歌的“素质”,但总感觉没有成章,“素质”之素质,不致诗之“良工”
级别: 创办人
2楼  发表于: 6小时前  
回 1楼(金忠龙坤) 的帖子
对呀,多在论坛留下真诚切磋的印记!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