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简·赫希菲尔德:歌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2-03  

简·赫希菲尔德:歌

得一忘二 译



那棵树,今早砍倒的,
已被链锯剖开,再剖两瓣,修掉了
枝桠,运走,堆起。
一刻也没提早,它的女孩溜开了。
现在,她唱着歌,从池水表面
可以瞥见那娇小的身影。
正如木柴,如果取材够快,会在炉膛
唱一会儿歌,因为仍然记得她。



The Song

The tree, cut down this morning,
is already chainsawed and quartered, stripped
of its branches, transported and stacked.
Not an instant too early, its girl slipped away.
She is singing now, a small figure
glimpsed in the surface of the pond.
As the wood, if taken too quickly, will sing
a little in the stove, still remembering her.



木朵点评:“它的女孩”这一个说法,是想快速地确立树与人的一种亲密关系。但看上去,这种关系很可能因为树的砍伐、消失而不复存在。诗人意识到了这种关系的死亡。但是那女孩丝毫不在意。她活在自己的未来之中,而大人们要活在记忆之中。这是怎样的一棵树?为什么会被砍下被运走?这里没有做更详细的交代。但诗人敏感地提取到了人与树之间的一个永恒的媒介,就是“歌”。女孩无忧无虑的歌,正在被树的残枝败叶所重唱。尽管激情燃烧的时间是那么的易朽,但是这种稍纵即逝的纪念会成为永恒的银幕。再往前说一步,那就是写进诗中,人与树的关系,以及永恒之歌,才得以最终保存下来。从这个层面上说,诗是永恒的记忆。严格来说,好诗才是记忆的永恒载体。实际上这首诗还应该换个角度来理解。它谈的是一棵树和一个大人之间日久生情的亲密关系(的有朝一日的戛然而止)。而小女孩(之歌)只是一个更容易说出口的中介。或许,树的消亡此伏彼起地推动了女孩的成长。在一首永恒之歌中,永恒之诗中,只要还能从这个成长中的女孩中找到那棵树的影子,树就从来没有离开心灵半步。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