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罗伯特·弗罗斯特:五十岁所说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1-20  

罗伯特·弗罗斯特:五十岁所说

张曙光 译



我年轻时我的老师们都老了。
我为了形式放弃激情直到变得冷静。
我忍受着像一块金属被锻造。
我去学校向老人学习着过去。

现在我老了我的老师却年轻。
不堪铸造的一定会断裂和变形。
我致力于适于进行缝合的功课。
我去学校向年轻人学习着未来。



  木朵点评:两个相反的运动像八字螺旋造成了活到老学到老的永动机般的永恒真谛。50岁确实是一个知天命的关键时点,人生的下半场已经开启。当事人所要考虑的是自己还有没有未来,有怎样的未来。啊,这种未来的新颖性、可尝试性更多地寄居在年轻人身上。尽管自己也年轻过,但在50岁这个年关,已经谈不上年轻了!而且,自己曾有的那些年长的老师们也可能到了耄耋之年,或者已经依次辞世。现在,摆在眼前的就是那些年轻人,可贵的是,他们每一个人身上都有可能寄寓着一个师者的魂灵。向年轻人学习,实际上是一个开放的姿态,算一个顿悟,是一种汲取和养颜的秘诀。可以向自己过去的年轻性学习,也可以并非故作姿态地向当下的一代又一代年轻人学习(如果以十年为一代的话)。而且,现在自己也可以切身体会到曾为人师的那些长者到底能教给年轻人什么东西?(50岁的当事人倒像是一个中介,既是试验品,又是见证人。)不过当我抵达一个年长的状态时,我的心态并不是守旧的等待别人来求教的一个大师模样。我仍然是一个学习者。这充分说明了我的心里面寄寓着一个永恒青年。正因为是在观念上,我意识到了在生理层面的下半场并不意味着毫无机会在灵魂层面保持上半场的那种跃跃欲试的姿态,我才喜悦于持久不绝的学习能力弥足珍贵。其实,这首诗正是中国谚语“三人行必有我师”的改写。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