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刘义:最近的骑手
级别: 二年级
0楼  发表于: 01-13  

刘义:最近的骑手

他感到前面的道路在转折中弯曲
每一条路,每一条街,每一个楼洞
都被赋予夹层的意义,好像
他拥有了本雅明所说的全景式视角
只有到了现场,他才能与这个时代发生关系
仿佛他是第一次与时代迎面撞击。
当他飞速地经过珠泉路,地域的小南风吹动得多么新颖
但有意义的路,全部更换成正能量式的名字
他经过的都是虚无空间,就像这个二手时代。
但骑手的意义,不仅仅是被生存压得喘不过气的单一的人
而是在逆行与闯红灯的剧烈运动中
在车缝中穿梭,在人流中奔驰
在上升与下降的定义的台阶上奔跑的人
他倾听临近超时的审判的声音
同时还是会出现一种诗的声音。
譬如他进入一个陌生的小区,不知道敲那一扇门
但讯息来了:我家门前有一棵绿萝
他突然感到一种诗的空间像叶片那样展开。
但每一次都是一种未知,一种新的可能
原来全景式的视野只是一种宏观的虚拟
未知才是诗与生命的意义。
最富有戏剧性的一次,是他经过天桥下铁轨维修路段
时间已经不多了,他无法回返,只好搬木头石头铺路
在几个戴着安全帽的铁道工人的帮忙下,抬着车轻盈地经过
他快速地骑向目的地,准时送达后,他觉得世界都很轻
一种底层的本性的善意,在为这个悖论的时代奠基。

(2021)
[ 此帖被刘义在2021-01-13 19:51重新编辑 ]
级别: 创办人
1楼  发表于: 前天 06:29  
改变你的生活轨迹,就能获得语言的新颖街区。或者说,在(力求)改变(的宏愿)中,你才能够接触到语言旋转的中心所在。而现在的人似乎都迷失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点上。成为一个新入职的骑手,尝试一种与此前不一样的职业生活,接触巢居在这个城市各个角落里的宅男宅女,这个骑手既是最新的面孔,也是离那个在网上下单者最近的一个天使,呼之即来。一个骑手为一个顾客服务着,奔走不停,这不也是在为诗神服务吗?不断地去接受祂抛洒在人间的馈赠,不断地通过劳其筋骨苦其心志的得体的方式与圣人结缘。这首诗一方面要大胆有力地去陈述一种对于生命个体来说新颖的生活场景,“每一条路”、“每一次”所传递出来的是那种概括性的对生命意义的探寻,找到这个意义,就找到了立身之本,就找到了那个真正需要一顿美味的关键人士,骑手东奔西跑,最终找到的竟然是另一个自我。另一方面,这首诗又要摆脱一种整体性的概括,接二连三地举例说明骑手工作场面的一连串花絮,显示出穿着骑手统一服装的一个诗人不变的本色。(这是诗人的一次乔装打扮。进,则是为稻粱谋,获得流通领域的应有的结算,退,则海阔天空,看得见人间冷暖,借诗神之手抚慰迷茫的心灵。)珠泉路上、绿萝,以及“最富有戏剧性的一次”这三个花絮,尽让那个盯着手机屏幕订单的骑手转眼之际就看到了生活洪流中无所不在的诗意。劳动之中,血汗之中,人流之中,千年以来,无不显示出蓬勃的诗意。这种诗意平衡了经济社会中严苛无情的“审判的声音”(并顺带扭转了时间女神给人的古板形象)。诗,最终从生活的磨砺中绽放出来,品味纯正,铿锵有力,不卑不亢。这就是一个最新近的诗人的形象。
级别: 二年级
2楼  发表于: 前天 08:19  
谢谢木朵先生鼓励。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