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约翰·阿什贝利:画家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1-05  

约翰·阿什贝利:画家

马永波 译



坐在大海与楼群之间
他愉快地描绘大海的画像。
但正如孩子们将祈祷
仅仅想象为静默,他希望他的主题
冲上沙滩,抓起画笔,
在画布上涂抹出自己的形象。

于是他的画布上什么也没有出现
直到住在楼中的人们
催促他开始工作:“试着把画笔
当作达到目的的手段。为一幅画像,选择一个
不太强烈也不太庞大,但在一位画家
或一个祈祷者的心头常出现的主题。”

他怎样向他们解释,他祈求的
是自然而不是艺术,来占领他的画布?
他把他的妻子当成一个新主题,
把她画得很大,像倒塌的楼群,
那画像仿佛已经忘记了自身
不用画笔便把自己表现出来。

稍感鼓舞,他把画笔浸入
海中,喃喃念诵一个由衷的祈祷:
“我的灵魂,当我画下一张画像时
愿那毁坏我的画布的就是你。”
这消息像野火在楼群间蔓延:
为了找主题,他已经回到大海。

想一想一个画家被他的主题所折磨,
精疲力竭甚至举不起他的画笔
他引起楼上探身观望的艺术家
不怀好意的嘻笑:“我们可没有祈祷 
把我们自己画到画布上去
或者让大海坐下来等待被画成肖像!”

其他人宣称那是一幅自画像。
最后所有标志一个主题的东西
都开始消失,画面上只留下
完全的空白。他放下画笔。
突然一声嚎叫,那也是一种祈祷,
从挤满了人的大楼升起。

他们从大楼的最高处,把他和画像抛起;
而大海吞没了他的画布和画笔
仿佛他的主题已经决定继续保持这个祈求。
级别: 创办人
1楼  发表于: 01-05  
有时诗人的想象力就像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朝他可能面对的所有方向突突突地射出不可数的若干支箭,甚至射到最后,箭筒空了,他也虚张声势,让惊弓之鸟响动在他的射程之内。如果是用这样一种作诗法则,读者要复原诗人想象力驰骋的场景,就会碰到不少困难。但诗人也不要求读者完全复原这一场景。读者只需要大致了解这是怎样的一个诗人工作状态就够了。但是,如果诗人使用的是回马枪或者回头望月般的一些招数,散射的几束光收敛于一个狭小的主题范畴之内,在仅有的几个意象或元素之间摇摆不定,即便是无主题的变奏,读者能更方便地理解诗人的用意,并且会瞪大眼睛来观察诗人在有限的诗歌元素之间是如何来来回回折返跑的。在《画家》这首诗里,诗人采用的方法就是回头望月似的反复使用有限的几个诗歌元素,在大海、楼群、画、主题以及祈祷这几个关键元素之中,寻求诗意的叠放自如。读者可以密切关注诗人在多个元素之间如何建立起联系,其中隐隐约约存在多少种三角关系,多元素所造成的句法结构有什么特征……凡此种种,就是诗人要求读者一起参与的智力竞赛。这就是我们阅读约翰·阿什贝利的乐趣所在。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