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陈克:我牵不走突然被寂静孤立的一匹幼马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2020-12-20  

陈克:我牵不走突然被寂静孤立的一匹幼马




下午,小区大院里飞溅着
童声的欢快。
一群孩子在做游戏,
他们七岁、八岁、九。
欢快也吸引了我的侄儿——
一个叫成成的三岁男孩,
他向着游戏的队列走去。

也许嫌他玩不来,
也许游戏已满员。
三岁的小不点,
刚一走拢,
游戏的队列便迅速移开了。

小不点再次走近,
大孩子们又飞快移开了。
三次,四次,五次之后
小不点终止了他的努力。
游戏继续在热热闹闹进行,
他远远隔离着,孤立着
默默地看着。

我也远远看着,默默
默默地
说不清
泪水为何就要奔涌而出
我徒有满脑人世的智慧
可在时空之外的草原上自由驰骋
却牵不走突然被寂静孤立的
一匹幼马。
级别: 创办人
1楼  发表于: 2020-12-20  
《我牵不走突然被寂静孤立的一匹幼马》是这组诗中的压轴之作。对比下来,感觉这首诗不像是诗人陈克写的,是他作风的一个例外,和其他作品相比,这首诗焦点集中,思路纯粹,不再是笼统而言,在时间推进上也井然有序,攻其一点,得其圆满。最终的落脚点,经过一阵铺排之后,立足于一个否定意味的“牵不走”,也就是那个“不”字。这个不,其实是诗人本人对某种命运状况的再度认知。借助于一个幼童的一晃而过的镜头来模拟诗人自我的处境。这已经是一种心灵勾勒的基本套路。读过来依然亲切、抚慰人心。这首诗在文法结构上得益于没有太多时间线头的缠绕,是一个单一时间点的步步推进,从而以时间换得了空间,完成了诗意的飞跃与置换,不像其他作品有多重时间的叠加,很容易使叙述变得笼统含糊。在这里,只有单一的时间进度的安排,明丽却深切,简单又多情。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