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唐颖:池中失眠
级别: 三年级
0楼  发表于: 2020-12-17  

唐颖:池中失眠

池中失眠

更为尖锐的说词无法
从脑海里捞出来。

它们藏匿之深令人窒息,
几乎所有的微波都难以启齿。

就像润湿的眼睛,
殉情者并非懂得珍惜。

蓝天的蓝和白云的白
装饰你的漫画,草肥不及鱼美。

那池中蠕动的线虫、梨衣,
不及久伴的彩绘圆卵

在美人柳的叹息中,无力地
搅动这一池争宠的春风。

鹭鸟和幼马都没有饮用,
当你准确说出,恰恰不是而是。

你看到的,她已不是她了。
桃花才有路径回到,人面中。

传统与寻水

山中,滴水穿壁,落叶树
徒增这广袤深林的幽冥。
曲里八拐的十二月雪风,
在这些没用的树洞里漫游。

此刻,与岑寂、草木为邻。
和我同来寻水的年轻诗人,
他们有心谈诗,无心问泉,
殊不知,写诗比寻泉凶险。

与他们几经攀爬与探访,
最后一个从斜坡上消失的
背影,也永无再现的可能。
闯入这葳蕤丛生的林间岔道,

不时有锋利棘刺和粗暴的
高藤阻挠着我行进的脚力。
浪得虚名的诗人呀,终将被
这传统的积雪无情的埋汰。

而深藏任意一处的泉,
我亦无法获取她的滚烫?

202012
[ 此帖被唐颖在2020-12-21 20:45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