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吕征:珠颈斑鸠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2020-12-16  

吕征:珠颈斑鸠




它落在窗台——几乎同时
我们看到对方。讶异像一道闪电

我拿抹布的手悬在半空
露珠凝于草叶

哦,这鸽子的孪生姐妹
被巧手的妈妈做了标记在颈间

我时常看到它、它们
从屋脊滑向树梢,或者在楼群间

掷出抛物线。它们是小区生活
不可或缺的标点

此刻,它微微起伏的棕色胸脯
宛如饱满的帆

我甚至闻到它密实的羽毛里
干草吮吸阳光的气息

突然有很多话想对它说
像一次寻常的重逢

或者仅仅是打个招呼,说
“你好”,伸出右手——

她歪头看着我,目光中的好奇
仿佛鱼儿吐出的小小水泡

隔着玻璃,我们是相邻的两季
它从容地张开翅膀

像披上盛大的斗篷。弓
在它紧绷的身体里拉响

它消失在高高的屋檐
如同风带走的一阵花香

我回到自己的身体
人语声回到楼下,关山樱回到新叶

和花簇里。哦,玻璃从未如眼前
这般明亮,清晰
级别: 创办人
1楼  发表于: 2020-12-20  
《珠颈斑鸠》是两行一节的格式。这是诗人吕征善用的一种格式。她很在乎匀称分节的诗歌体态,有两行一节的,有三行一节的,她能从这种节律中,准确找出语言的精魂。看得出她巧于拿捏,很注重跨行转换的语气与预期,能适时地跳跃着,也可以说,人与斑鸠的关系的确认之所以得体可信,婉转如歌,也得益于诗人果断采用的两行一节的这种格式。这首诗同样是写生命个体与一个外在他者的相遇。终于有一个机会,可以记下这样一次相遇的意义。诗人小心翼翼地将人与斑鸠的对视书面化,使之变成永恒的第一首诗的教义。有了这样一首诗,无名的斑鸠就内在化了、传记化了。如果时来运转,诗人会更自信地写下双方再次相认的第二首诗。作为读者,我们当然很好奇斑鸠在下一首诗(同题诗)中会如何呈现出它(们)是怎么看待一个人的?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