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唐颖:冥河颂
级别: 三年级
0楼  发表于: 10-11  

唐颖:冥河颂

冥河没有边界但又湍急,
摆渡人可以任意摆渡

沿途既可欣赏生命所造之景观,
又可远离尘嚣作一次心灵上的自我净化。
但是,这种看似臆造之境,
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繁华又落寞

(在这里,我唯有论诗,
因为
写诗才是我的学业。书法音乐
绘画都比诗可能要高级一些,
吃饭穿衣可能更粗鄙。)


诗人的冥河是没有边界的,
但应该有尺度可以度量
而不是恣意发挥蒙骗读者。

当落日在冥河徘徊,
既诗人的徘徊同样裹足不前。此刻,
我正通过某个窗口莫名其妙的

眺望:它既没有方向,也无波浪,

但我似乎感觉到了
汹涌和平静,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交替流淌在我的血液。
那些涌入者口干舌焦地向我灌输写诗的秘芨。

静静的冥河,神一般的存在。
我的内心应该是纯净的,应该有进退。

在某块岩上坐下来,
欣赏下那些从未欣赏过的风景或沉默如铁。
在人如潮涌的街心花园,
你就会觉得自己的渺小无法估量。

是不可以争名的,
某些灵物已朝我们走来。

快速坠毁的落日
变成一条游鱼游向我的灵魂深处,
我也将化身冥河中一粒
会哭泣的动荡之水。

这是一条灵魂之河,

诗人就是扼住其咽喉的人。

(我并不是为了写诗

而让读者得到一次心灵上
的洗礼,我把诗句变成柴薪燃烧,

我并不擅长这样的假设,
当两种交流非常容易的时候,
就是思想上最难碰撞出火花的结果。)


畅游于
冥河无边的秋色涂抹着我的裸体,
我几无遮挡之物供我使用了。

我惊悚的目光打量着我的肤色,
在这褚色之皮上。

(在这里,我不再是一个诗人的身份了,

可以是掘墓人,
也可以是挑夫和金牌投资者。
更像
终南山上的隐士,

或寺院中那些扫地僧。)

诗和音乐也必将倒退从
成为子宫中的襁褓。

傍晚的冥河边,

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一头白鲸搁浅
在刚刚表演过《平沙落雁》的
沙滩上,这头我心中的白鲸

它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人类的同情
和施以援手。

诗歌同样具有超级理念和肤浅的偏袒性,
就和搁浅的白鲸一样,

再先进的声纳系统也报废了。

右岸
一座六百英尺的建筑,

它像一把利剑直刺苍天之眼窟。

一座人头马雕像金灿灿于门前
高大的白色拱桥下,

每一个独闯帝国大厦的勇士
在它的马鞍上蹬几下,

便充满无畏的勇气和神力。

孤诗
会思考那些多余的诸
如政治抱负、
爱国主义情怀及马达加斯加雨林上空的
那只煽动翅膀的蝴蝶,寂寞无边。

左边的原始森林里,

大象牵着小金钱豹的欲望奔跑。
滔滔冥河的波浪里,
是一望无际的青绿色

空中秃鹫盘旋
原始人在洞穴里疯狂地做爱,


大象的牙齿可以装饰栏杆,
金钱豹的皮子
可以用来取暖和征服敌人。

已故诗人的诗句会让猎人

丢弃在黑色的枪口上,
古老的诗句也失去了教义

我在满眼秋色的冥河边,
陶醉于她那深沉的美与简约。
冥河的无界重现了
昔日黄河的景

长江就像一条玉带缠绕在冥河的腰上。
珠峰像一架白色软梯子,
抵达冥河那纯净
而又百官狡辩的炼狱

高原魂唱信天游,
无人能听懂的黑话软绵绵丹顶鹤上的朱砂
曾令多少君王醉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诗人,请随我来,

这里有你意想不到的收获,
自尊心将在波涛与秋色之间
翻滚?

冥河,地狱之河。
我将迎接它的到来。


我的情操、伤、忧虑、恐惧、
喜悦、爱与被爱都将
一古脑儿抛弃在这里度过童年、

少年和老年及死亡永恒

我是在摧毁为诗筑造的最后一道防线。
有过一段时间我非常地自卑,我不敢谈诗,
既便是自己对自己谈,那也是虚的。

黄昏将近——当我无意中看到了
那落日下的金色冥河,心中之水泛起金波,
一叶载满诗歌的小舟在天际间神出鬼没。

202010



[ 此帖被唐颖在2020-10-22 17:53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