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牧斯:回忆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2020-09-27  

牧斯:回忆




回忆数年前在山道上遇到的一位小女孩,
一条以前经常去捡柴的山道,
偶尔在那里放牛和吃甜瓜的山道。
我看见一个美丽的小女孩,葱白又美丽,
我看见她怔怔地看着我。这么多年过去
我没有忘记她,因为她让我想起
二十年前,少年的我,也是这样。
捡柴的时候,多么无助,多么禁锢,
多么的见不到世面,感受不到博大和爱。
她小小的扎发被茶枝撩拨得蓬松而脏乱,
超大的衣服醒目而懒散,可是她没有精力
去管,就像劳作后疲倦的自己。
我不知她是哪户人家的女孩,
也不去想这是什么天道轮回。
级别: 创办人
1楼  发表于: 2020-10-03  
昨日,与牧斯、刘义小聚。牧斯兄依然好酒,我和他差不多都吃了一斤白酒,然后在刘义以及随后赶来的陈腾的守护下,在袁山公园草地上睡了午觉,牧斯看起来喝大了,赤膊自语,真担心丢了车钥匙、手机之类随身物品。但醉意要散去,不是那么容易,本来想力邀他在城里宾馆过夜醒酒,但实在拗不过他的任性,他仍然是冒险开车回了乡下老家,直到收到他平安抵达的信息才放心。以后真不敢和牧斯喝酒了。也希望他更自律一些,少喝酒、多说话,那样聚会就更有趣。昨天午后已经是被酒神控制心力,没精力继续谈论刘义的新作了。
级别: 一年级
2楼  发表于: 2020-10-10  
酣然不知有汉 ~
引用
引用第1楼木朵于2020-10-03 08:33发表的  :
昨日,与牧斯、刘义小聚。牧斯兄依然好酒,我和他差不多都吃了一斤白酒,然后在刘义以及随后赶来的陈腾的守护下,在袁山公园草地上睡了午觉,牧斯看起来喝大了,赤膊自语,真担心丢了车钥匙、手机之类随身物品。但醉意要散去,不是那么容易,本来想力邀他在城里宾馆过夜醒酒,但实在拗不过他的任性,他仍然是冒险开车回了乡下老家,直到收到他平安抵达的信息才放心。以后真不敢和牧斯喝酒了。也希望他更自律一些,少喝酒、多说话,那样聚会就更有趣。昨天午后已经是被酒神控制心力,没精力继续谈论刘义的新作了。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