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唐颖:恋巢鸟(短篇小说)
级别: *
0楼  发表于: 2020-09-24  

唐颖:恋巢鸟(短篇小说)

  我驻车路过一片密林,正是五月梅雨天。各种山里面的野花开遍了密林里的每一个角落。一大群鸟儿飞散开去,在密林里回璇。或相互嬉戏一会儿,累了就钻进自己的那片天地安歇。或落入花丛中,嗅着芳香的气息,陶醉于花草间的安逸。有一只长嘴巴的鸟,总是跟随着我们,一会儿向前引路,一会儿又落在了我们的后面。我问带路的六叔。“这是什么鸟。”“恋巢鸟。”六叔说。六叔面色红润,身着黑色西服,打着一条时下最流行的大花格子领带,与他的身份极不相称。在我末认识他之前,他是这里一带很有名的风水先生,许多人都叫他六叔,我也就跟着别人这样叫。从密林的东边到西边,他总是有忙不完的生意,他说。“附近几个请他看过地盘的乡村,现在都富裕起来了,他们给的红包也多了起来,我个人的收入大大增加。身上的这套西服,就是给一大户人家看过风水之后赚的。” “恋巢鸟?”我吃了一惊。“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鸟呢。” “你没见过。”六叔也很奇怪。“你这个见过世面的人,怎么也没见过这种鸟。” “这种鸟特殊吗。”我问。“对。”六叔高兴地说,脸色更加红润了。“当然哟,我们这里每家每户都供着它呢。” “供鸟吗,你是说供这种恋巢鸟。” “是啊,就是这种鸟,我串门十里八乡的,方圆几十里都供着它呢。” 六叔坐在我的身旁,样子很是激动。特别是谈起恋巢鸟,兴奋得不得了。
  灰绿色的吉普车是我从一个朋友那里借的,前些年闲着没事就操起笔写了些东西,结果还真有些收获。我就索性什么也不去做了,准备专职写东西,可是父母不同意我这样做,把我写的文字都烧掉。可我依然不悔改,还把公务员的工作辞了。特地请朋友帮忙弄了一辆破烂的吉普车,去传说中的神灵乡走笔。一路艰辛,总算离神灵乡越来越近了。因为是我个人的行为,没有谁会帮忙。东打听西打听在路上碰到了六叔。六叔不要我的工钱,他说他也刚好去神灵乡办事,搭个顺路车,他高兴得不得了。路上我问他做啥,他说他看风水特准,有时自己也不觉得怎么准,可他说过的话后来都一一应验了,那简直就有神仙相助啊。六叔一路上唠个不停,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很快我和他就热络到一块了。“你究竟去神灵乡做什么啊。”六叔问。“也没什么的,六叔,和你差不多,你去做什么,我也去做什么。”“你是一个探险者。”六叔还是有许多凝问。“我像吗。”我故意卖了一个关子。“你会写东西吗。”六叔仍不死心。“也不会。”我急忙否定。“那你为什么一路上走走停停,总在一个小本子上涂涂改改的。”“我觉得这里的新鲜事多,忍不住手痒,就把它们记下来。” “呵,原来是这样。”六叔半信半凝,顺手把自己的领带解开了,露出里面一件很干净的白衫。 五月的天气好热啊。
  六叔问我。“不是许多地方都开放了,你到过几个地方,去过香港吗。” 我一时没听清他在说什么,正在注意路面。因为前面的路越来越难走了。杂草丛生,密林环绕。许多枝条抽打着反光镜,抽打着车身。就像是抽在自己的身上,生痛生痛的。 我扭过头,看了六叔一眼,没有回他话,又回到原来的样子。“我没有去香港,不过香港已经回来一个月了。”“香港回来了。”“怎么你不相信,还是真的不知道。”“不知道,我们这里山高皇帝远,早在一年前就不用电了。许多人家的电视都生铁绣啦。”“什么,这不是真的吧,那你们的乡政府不管吗。”“乡政府?乡政府也没有电。”我很是疑惑。“难道六叔连乡政府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    也就是一袋烟的功夫,六叔陷入了沉思。不过很快又活跃起来了。“你是说神灵出没的地方?”这回该轮到我奇怪了,是不是六叔弄错了我的意思。把乡政府说成是神灵出没的地方,可是,我并没有说错话啊,语音也很标准,他怎么就听错了呢,还把乡政府说成是神灵出没的地方。我们这里管乡政府叫神灵出没的地方。六叔倒是自己说了出来,我正要问他呢。但是我还不理解,六叔看出了我的心思。又补了一句。“不过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原因就不知道了。”“为什么要这样叫。”我不得不问。“浑名嘛,就像我,别人都喊我风水先生。大家都这样喊,就都跟着这样喊了。”我来了个紧急刹车,六叔一个俯冲,差点撞在前面的挡风玻璃窗上。“你想害我?”六叔气喘吁吁。“对不起,六叔,前面有一条水沟,我忘了提醒你。”“离神灵乡还有多远。”“十吧哩吧,你不想去了。” “我怎么会不想去呢,我们一定要去的。”“天色不早了,年轻人,我们还是快点赶路吧” 
  我下车去摄影,来的时侯,我就作好了准备,今年的全国摄影大赛决不能错过,和我一起毕业的小方去年得了个头奖,而他的摄影作品那一点也不比我强。“你都停了十二次车了。”六叔说。“再这样下去,我们恐怕要到荒山野地过夜了。” “你怕到荒山野地过夜。”我问。“那里话,我会怕吗,我是担心你。”六叔好象有点生气的样子。  我说。“你不是说要把你师傅也带去吗。” “他恐怕去不了了。”六叔说。“我才想起来,去年年前他中了白癜风,一直呆在家里,那也去不了。”“你怎么不早说,我们没有走冤枉路吧。”我一边调焦距一边回六叔的话。“没有啊,我早说过只是顺路。” “六叔,你不是说这里的乡村家家都供着恋巢鸟,是不是人们传说中的神灵鸟啊。” 
  六叔大吃一惊。“你知道了。”“我知道什么。”“年轻人,还是好好开你的车吧,你看,天气一下子就变得非常的闷热起来了,怕是有一埸暴风雨。” “暴风雨?”   六叔三下五除二脱掉了西服,领带早被他捏成了一团。我不是穿西服的人。一边回说一边拿出自带的水袋往脖子里灌水。“你还真像一个先生。”我故意夸他。“先生,我成了先生,那我得把西服穿起来。要不,让村长看见了,他肯定会骂我的。” “村长骂你为啥。”我不解。“你穿西服村长什么事。” “上个月,村长他老爸死了,约好我师傅去,没去,还没埋呢。” “那你师傅为什么不去。”我好奇地问。“他有他的苦衷,村长要选的那个地,正好是村上准备修路的地方。村长说,先埋了再说。全村的村民都反对呢。” “那村长还是要把他爹埋那。” “你究竟去神灵乡做什么? “如果不穿跃整片密林,你永远到达不了神灵乡。”六叔说。话说之间,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
  我的吉普车就停在一棵高大的枫树下,三步之远,就完全分辨不出来了。六叔打着手电,我跟在他后面,大约走了十分钟的样子,就到了一个院落,院子很小,里面的树木杂草疯长着。来到一座黑魁魁的两层楼房前,竟没有一丝光亮透出来。很是阴森恐怖。“这屋子没有人住吗。”我有点胆怯。“原先有人住。”六叔很是神秘地说。“那他们都搬到那去了。” “这里闹过鬼。”我不禁吓了一大跳,紧向着六叔走了几步,抓住了他的衣裳。“真的有鬼,我不大相信,这人间那里有鬼。”六叔突然话锋一转。“如果说真的有鬼,那也是人吓人的把戏。” “你不是风水先生吗。”我问。“那风水是怎么回事。” “风水,那也是唬人的东西。” “唬人,那么说,你也是在唬人哟。” “我怎么会唬人,看风水说穿了就是看看山形地貌,把没有来头的东西说得头头是道,别人信服了觉得是那么回事了,就达到了目的。” “那还管不管你说过的话呢。” “管啊,但不是当真去管,如果说应验了,皆大欢喜。如果没应验,随随便便找个理由,反正世事难料,谁又能保证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千真万确,一成不变。” 我万万没有料到,六叔竟会道出他的秘密,在我的想象里,也一直以为风水这东西是有的,与迷信不一样,谁知听六叔这么一指点,也就悟到了那么一点点果因。  当我和六叔议论这些的时侯,突然有许多恋巢鸟从里屋飞出来,哗啦啦一大片,象一个个黑灵魂。“这屋都被鸟占了,我师傅就住在这里。”六叔随口补充了一句。“你师傅?” “我师傅一百岁了,自从这里闹鬼,主人被吓得搬走了以后,我就把师傅接到这里来住了。” “你师傅是谁?” “他就是你要找的人。” “我可不是来找你师傅的。”我急忙争辩。“你不是来了解神灵乡吗?” “我说,是啊。” “我师傅就是神灵乡的见证人。” “这怎么说,我半信半疑。” 
  “其实,在解放前,住在这里的山民主要是靠神灵的保佑过着平安的日子。有人就给它取名神灵乡。后来解放了,共产党人不相信迷信,就改了名,叫太阳乡。可是有一天来了一个特别信迷信的乡长,找了许多理由报上去,还是把名更改过来了。如今许多人都致富了,家家又都供起了神灵鸟。就你刚才说的,是那恋巢鸟。” 我问六叔。“吉普车离我们这么远,不会有事吧。” 六叔突然停住了脚步。“年轻人,你说哈啊。” 我听到了一种异样的声音,细小却巨响。“那是神的声音。” “果真有神灵。” “没有。” “你看,房子的顶上有光芒,那是神的光芒。” “我怎么看不到,一点感觉也没有。” “神灵在你我的心中,那是你没有用心去感受。” “我用心了也感觉不出来啊。” “那是你心气太浮的缘故。你听,神灵在对你说话呢。” “你是说,我置身于一个神灵的世界了。” “是的,这座房子与这一片广茅的密林,传说中是天地的中心,黑暗是它的助手,万物都在其中。” “你说些什么啊。”我有点莫明其妙。“功名利禄左右了你,你看,那亮光有寂灭了。走吧,回到你的吉普车上去,一个现代魔鬼。” “现代魔鬼。”我又陷入了某种未知世界的层层迷雾。“如果你想得到神灵的保护,你应该常与神灵在一起。” “你是说,一个象样的民族,勇敢的民族,离不开神灵的保佑。人类迟早也会回到他原来的位置,在强大的神灵世界里,人类微不足道吗。” “中心世界没起点与终点,邪恶与始纠葛在一起。” “你对人类社会的前途充满畏惧。”我真的有点不想信这里真的。六叔的思想远远超过了做为一个风水先生的范畴。“黑暗与光明永存,生与亡永存,许许多多的神灵鸟飞回来了。它们刚才又去了那儿呢。”在我退让它们时差点被草茎绊倒,如果不是六叔的手快。“年轻人,如果你想写小说,我可以帮你。” “小说,我的吉普车呢。” “吉普车不是在你心里了。” “那一棵高大的枫树,我是记得的。” “还有那一座神秘的房子,那房子里的世界,我能忘记吗。” “今天晚上,我们不到这房子寄宿。” “我们已经宿过了。” 我晕头转向。“一片黑暗的光辉,把我围得水泄不通。” “明天早上,正是公路开通的日子,年轻人,你不想去参加庆贺吗。” 
  六叔离我愈来愈远,在我未进入这片密林之前,我很想六叔帮我,可是现在,我却有点后悔了,我完全不理解六叔,而且他要把我带到一个什么地方去,我也没有心里准备了。“一个捉摸不透的人。”我想。“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明天会有成千上万的神灵鸟去参加这个庆贺。”当六叔说到这句话时,我的心一下子明朗起来,烟火可以驱散寒冷与孤独,也可以支撑你一生的行程。我和六叔终于找到了吉普车。六叔是神秘的,如果你总是生活在一个神秘的国土。  我渐渐入睡。悠长的记忆从心海里放飞出去,不知不觉间,朝霞红透了整片森林,越过了密林中的烟火,成千上万的恋巢鸟飞向同一个方向。  次日清晨,我把吉普车打扫了一遍,车里车外全是鸟粪。待我掉转车头远离密林,那些天空中的鸟儿,也扑空而去。。。。。。

  2013年

[ 此帖被唐颖在2020-09-24 09:26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