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唐颖:对侬说
级别: 三年级
0楼  发表于: 2020-09-11  

唐颖:对侬说

能用的溢美之词也用完了,
能逛的破窖也逛完了。 

天下之大,大到不出宜春;
天下之小,小到神游宇宙。
 

在荆楚大地,有这样一介书生,
邀月长谈,晚宿江汀,

只身人海中,孤独又末路。
 

能见的人差不多都见了,
能干的活儿差不多都干了。

朋友也厌倦了,

看山看水也没有了波澜的心。

一想到自己成了废物,

连做一个废人也不够格了。
 

他就伤心但并不沉湎于伤悲。
他的未来就是他的过去,

他的过去还远远达不到人们

膜拜他的热度。
 

他没有足够的准备让人遗忘。
有人劝他忘了吧,

也有人站出来为他说话。
 

话说有血性的人自由,
为夺功名置身于危险之地,

而他却在一旁冷嘲热讽,度外

又不失为一种岑寂的托管。
 

一想到面壁无衣食,
暮色已临近,至于生的

小径是否妥安,就交给侬吧。
 

2020年9月11日 


[ 此帖被唐颖在2020-09-11 17:07重新编辑 ]
级别: 创办人
1楼  发表于: 2020-09-12  
“完了”,其实算不上真的一了百了,正如一首诗的末尾,会是另一首诗的新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