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侯存丰:丰收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07-09  

侯存丰:丰收

侯腰庄在六月迎来崭新的面貌。假使你熟悉夏天的
淮北平原乡村,知道一望无际的田野上是怎样的
泼溅着一块块的黄色和绿色,你就会懂得侯腰庄
是多么的迷人。你也就会懂得站在枣树林里背上
背着农药桶的之静的苦恼了。在通达县城的马路的
另一侧,在种植小麦的田地上,映着炎热的太阳
浮泛金光的麦杆子在收割机器上志得意扬地飘落着。
之静想起很久以前,当她还是一个和她的父亲
住在一起的小姑娘的时候,她是怎样地踩着麦茬,
提着蔑筐,跟在父亲身后捡拾麦穗,或者只是
搂麦秧,在场地上跑来跑去。那时她没有想到结婚。

之静在还没有出嫁之前,是邻村的一个小学老师。
侯腰庄的大部分小孩都到她那个村子上小学。
之静之前也是一个学生,并和所有的农村孩子
一样,希望通过上学来改变自己以后务农的命运。
中考落榜后,她变得心灰意懒,在家休养一冬后,
她决定南下打工。半年后,她哭哭啼啼跑了回来。
父亲陪她去了一趟医院,便在村子里安心当起了
老师。之静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左上唇角处
长着一颗芝麻大小的黑痣,她的丈夫喜欢这颗黑痣。

之静的丈夫上过大学,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跑了回来
种地。他娶之静的时候,完全不顾村子里的流言
蜚语。他的父母支持他,为他们在村北边缘起了
一座平房。政策变化后,他们在马路一侧承包了
二十亩地种植枣树。在过了多少年之后,之静的
内心产生了某种渴望,尤其是面对马路另一侧
那些掰着玉米穗查看的邻居们的喜悦笑容时,
这种渴望就变得愈发不可收拾了。她爱她的丈夫,
并为他生下了两个孩子。作为她的错误的代价,
他们独来独往。之静越来越感觉到自己周身的
枯萎,也感觉到丈夫沉默的加剧。之静决心改变。

一天傍晚,等雇佣的邻村人走了之后,之静从
枣林里出来,手上提着装满枣子的篮子,站到
马路上。散步的人们从她身边经过,没做停留。
两个钟头过去了,黑夜已经笼罩在侯腰庄上空,
马路上也已人迹全无,之静怔怔地走回家去。
第二天傍晚,之静窘迫地弯身去拢枣子,抬起头时,
散步的村人朝她微笑着点了点头,之静愣住了,
嘴唇突然不自禁地颤抖起来,连那颗痣也在颤抖。

2020年7月8日,练笔
[ 此帖被侯存丰在2020-07-10 20:08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