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乔亦涓:诗六首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07-02  

乔亦涓:诗六首

诗六首
《论眼睛》
《永恒的诗行》
《火的告白》
《轻信者的散步》
《房客》
《我的灵魂像一个瞎子》


论眼睛

蚂蚁不会与我们对视,
你可以把它踩在脚下
它不会把你放在眼里。

蝴蝶只有飞翔时
才百分百完美,
一旦逮在手心,美就逃逸,眼珠
(尽管它们像一万五千只灯盏
聚成的灯塔般神奇)
毫无灵气,翅膀黯淡无光
像掉漆的家具。

蜜蜂,是赞美诗歌唱的对象,
它眼中的大地光芒万丈,泪是甜的
伤口流出蜜糖——
然而这个世界既不属于我,也不属于你
只是永恒的乌托邦。

我卧室的墙壁
曾有一只大蜘蛛来访,情急中
我为它抓拍快照一张,它漆黑的瞳孔
在镜头里发出红光,仿佛在注视我
从远古的旷野,原始的荒漠。

需要进化到哪一个等级,眼睛——
才能与眼睛对视,
交流爱,情感,思想?
不会是鱼,也不是鸟。

偶尔,飞到我窗前啄食花草的
白头鹎,我观察过它们
在数十秒内,这些尘世的天使
温柔的目光即使低到泥土里
也与神更近,而非人类。

我养过猫,狗,差点
拥有一只灰色的小兔子。
我尝试和它们的眼神交流,
我为它们幼小、单纯
天真如婴孩般的表情着魔入迷。

是的,婴孩,瞧,
他吮着手指,目光抛向虚空——
哪里被他注目,那里将不再虚无。
当他转过头来,几乎无意识地
本能地朝你微笑,
那澄澈的眸子是爱之泉,诗之井。

只有人的眼睛才会如此对视,
从爱中诞生又在爱中觉悟;
只有到达进化的
最高等级:语言——
才有了人与万物的交流。

而诗,是最深情的凝眸
对于世界,对于
你,陌生人啊,我的朋友
我将写下,因为爱
请你读它,因为爱

*注:蝴蝶的复眼由一万五千只小眼聚合而成。



火的告白

我想了解一切——
用我的手指,我的舌头。
了解一切事物的本质
或灵魂,如果它们有:
水的,泥土的,木头的,石头的,
铁的,玻璃的,黄金的,油的……

我抚摸它们,舔舐它们,
揉捏它们,熬煎它们——
直到攫取其精髓,
或进入其内,我就是精髓——
进入烧红的烙铁,凝固的陶罐,
像上帝进入一颗星辰,一道闪电。

而我最想了解的——是人——
从每天的食物,从水,从酒
进入他们,成为骨骼、牙齿、毛发
和血肉,成为爱,恨,欲望,欢乐
和忧伤;成为照亮梦境的一盏油灯
一支蜡烛(你看,我也有眼泪,
红色的似珊瑚,洁白的如云母)

我是美丽的,温柔的,驯服我——
赫斯提亚,用炉膛,用你的心。
不要让我成为野蛮,凶恶,残暴,
血腥之火;不要喂我以火药、
炸弹、仇恨和愚昧。鲜花广场的
烈火在焚烧——“老妇啊,住手,
你的虔诚就是罪恶……”

我是不死的记忆——
一千次一万次化为灰烬,
又从灰烬复燃,用火焰书写空气。
我记得每一位殉道者的名字。
我记得每一双受害者的眼睛。
我记得每一张无名烈士的脸。

注:罗马鲜花广场,1600年2月17日,哲学家布鲁诺在此被宗教异端裁判所施以火刑。行刑时,围观民众有忿然添加木柴以助火势之威者。

(2016-1)



轻信者的散步

一场雨后,它们纷纷
爬出来,从树篱,从堤阶下方
繁茂杂草中,爬上整饬的小径
纤细的脑袋完全
裸露在外,透明的犄角
鹿角般挺拔。

“看,我们有一双
长眼睛的手杖,”它们说。

它看见了什么——你的眼睛
或手杖——“我将摧毁一切障碍”?
还是“一切障碍摧毁我”?还是——
危险是看不见的?即使一个(瞧!)
踩得粉碎的同类就在脚下、
身旁……经验只是瞎子摸象?

有几个翻越峭壁,趴在栏杆上
喘气;有一个横穿小径(越过
被踩碎的躯壳)抵达了
对面花坛,那里小叶女贞
和红花檵木宏伟的宫殿
将凯旋者们欢迎。

其余的,仍在途中,一毫米一毫米
缓慢地,天真地,挪移

我们放慢脚步,小心地
让路,然而只有头顶白云才能理解
这场散步,它们也在天空
缓缓行进,背着雪白、巨大的壳——
如果那里没有危险而这里——有,
孩子,别伤心,这不是你的错。

注:蜗牛的眼睛生于触角上。

(2015)



房客

你有多久没看到它们了——
十天,半个月,一整个冬天?
几天前的傍晚,在父母家
一只小火炉(烧天然气,不是从前
那只烧木炭的)
把我们聚在一起。你看见
一个身穿黑衣(镶嵌白条纹)的
长腿寄居者从沙发底下
爬出来,不慌不忙绕着火盆
踅到对面墙根。是温暖地板
诱惑了它,让它以为已到春天?
事实上,春天的确来了。
早上,经过河岸时你发现
柳树已吐芽,有几处树篱
迎春性急地开了几串小黄花。

但房间仍冰冷。你也懒得
打开电暖炉,用人造的
温暖把那些也许正蜷缩在
墙角,书柜或衣橱背后某个角落
的房客唤醒,引诱出来——
像那只天真,轻信的幼蛙
太阳一升起就爬出
冬眠的洞穴,最终
死在一场初春冰雪下……不!
你的小小房客可不会
这么没头脑,你坚信它们——
这些阿拉克涅的后裔
是睿智、冷静的生灵,毕竟
连密涅瓦也对它们心生妒嫉。

让一切顺应时令召唤吧。
寒潮已过,气温,很快将回升
(也许将升得过快?)苍蝇、蚊子
蟑螂都纷纷登场,你的房客
也会在饱餐之后腆着肚皮,趴在窗棂上
吹吹风,晒晒阳光。

注:阿拉克涅和密涅瓦,见希腊神话故事。

(2017)



[ 此帖被乔亦涓在2020-08-02 16:55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