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乔亦涓:诗八首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07-02  

乔亦涓:诗八首


诗八首
《切尔诺贝利》
《焦土》
《无题》
《父亲的河》
《母亲的照片》
《童年》
《每一天》
《自由的开始》



切尔诺贝利

瓦列里·霍捷姆楚科,
高级操作员,
和爆炸的
核反应堆
躺在它里面——
切尔
诺贝利
核电站——
这巨型
石棺——20世纪——
一座最“伟大的”
坟墓——
一座金字塔,埋葬着
一个平民
和全人类的恐怖。

注:瓦列里·霍捷姆楚科,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工作人员,与爆炸的核反应堆一同被永久掩埋在巨型保护层下面。




焦土

粮仓被炸毁后,
整个城市最后的口粮化为灰烬。
人们从四面八方赶去,
为了从废墟争抢
一捧土——相信——
它是甜的,它可以充饥,
烧焦的面粉和糖在它里面,
像金子在沙子里面,
像神在神庙里面。




无题

这是一个新鬼。

蒲松龄,不曾想象和描绘。
六月的飞雪
也无法洗雪
冤屈和愤怒——

它已被另一个鬼:窦娥
召唤过。

正如美貌不能第二次
用鲜花比喻,
雪是失效的绷带
和安慰剂——对全新的罪恶。

这是一个新鬼。
又古老如大地,如经书。
二十世纪的怪物。

必须发明新的语言,
为了告慰,安抚——
为了祛魅——

必须
从你的心中发明出良知——
像从你的血肉
娩出嗷嗷待哺的头生子。

无论它是什么鬼,
无论谁欠的债
如果它向你讨要,诗人,
由你还给它,
仿佛你是罪人,必由你

忏悔




父亲的河

父亲梦见了童年的河。
这真是难得的事,
父亲对我们讲述他的过去他的梦。
我们站在河岸边,这条河
是他曾背着我赤脚或穿鞋
趟过水的河;夏天的傍晚
托着我蝌蚪般幼小的身体认识
水性的河……这是我的童年之河
(尽管已面目全非)但不是父亲的。
所有的父亲都有一个童年,
即使没有一条见证的河流。
而我们时常忘了这点,以为父亲
生来就是父亲,是脚下鹅卵石,
视线里无边的岸——我们甚至从不会察觉,
迷雾中,有个小男孩撑着
昔日之船,逆时间的潮水奋力而上
瞬间,与我们相遇,然后永远
消逝在父亲的梦里

(2016)




母亲的照片

母亲永远缺一张好照片,
如同年轻时缺一条好裙子。
在手机里,我们的21世纪
的影像,如海藻繁殖……
仿佛,时间与摄像头赛跑——
每个人都想把每一瞬间
的自我钉入永恒,
犹如把活生生的蝴蝶钉进大头针……
达盖尔银版照相法?——
哈,听起来就像老祖母的童话!
你的笑容也是童话,妈妈
在这些黑白色的,袖珍的,
镶嵌细齿或细小荷叶边的上世纪留影里。
我记得儿时我喜欢用手指摩挲
它们表面细腻的纹理,
和边缘的齿孔——像一张邮票——
或许它们就是邮票?
来自时空穿梭机那头的过去,在那里
你仍坐在昏黄的灯下哼唱小曲,
哄一个孩子入梦(她将变成未来的我)
当她睡着,你将给我们写信——
你的微笑:一枚穿越时光隧道的邮戳。




童年

它有毒刺,它有花丛,
        它有死亡和
一只迷路的蜂。




每一天

每一天——我都像——
新从废墟上站起的人。




自由的开始

有时候,
绳子结束的地方
是自由的开始——
比如脱缰的马,
松开皮带的猎狗。

但对于它们,也许
那绷紧的皮带,或缰绳
深深勒进脖颈的
痛楚,才真正是
丈量自由的尺度?

风筝的自由来自
握紧线轴的双手,
攀岩者的自由和
生命,依靠牢固
的绳索的保护。

看不见的纽带系着我们,
或许,也系着日月星辰?
看不见的磁力牵引
崇高的思想,
启迪我们向善、向上……

每晚,当我们入睡,
黑夜给双脚套上
无形而沉重的缆索——
不要抱怨它阻碍
美梦中的遨游;

当恶梦压紧胸膛,
感谢吧——
是希望和爱拧成
一股绳,把我们带回
新的白昼。

(2015)

[ 此帖被乔亦涓在2020-08-03 08:27重新编辑 ]
级别: 创办人
1楼  发表于: 07-03  
废墟上能否升起“崭新的白昼”,这是诗人永恒的诘问。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