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木朵:交易心得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6-25  

木朵:交易心得




  金钱永不眠。古人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说的是金钱的获取,要讲道理、守道德、懂方法,但这只是一个方面,一个硬币有两面性,我们还要知道钱的用处、资金的流向、使用效率都要体现出讲道理、守道德、懂方法的良好品性。不眠的金钱,应当闪烁人性的光辉。

  赚了钱的方法,就是好方法。这是猫论的翻版。但其实这是对“有赚就是好”持论者的一个口头安慰。好方法不应当凭运气,平白无故就赚到钱。股市谚语说得好:凭运气赚到的钱,将来要凭技术吐回去。逻辑通畅、合乎预期,正中复利节奏的方法,才是好方法。这种好,让人身心愉快,有一种种瓜得瓜的愉悦感,也有一种人间正道的苦尽甘来的愉悦感。

  板块龙头曲线流畅、明丽,逻辑通透,走势不会犹犹豫豫、进二退一,过于凝滞。

  失则失矣,不必后悔。减法的宗旨就在于去除心力上的杂质,做到心底纯粹,正所谓心底无私天地宽。

  合则聚,即为大团圆、大欢喜;不合则散,各奔东西,作鸟兽状。

  连板,是对主题或题材或板块上涨持续性的表达,或者说一个板块的持续性,它是需要通过连板加以表象化。但我们都知道,非持续性是市场的常态,也就是说,除了趋势股自成一体的慢悠悠爬坡运动,在连板以外,芸芸众生基本上都处于一种非持续涨跌状态中,一种无序波动的常态之中。反包板,试图在持续与非持续之间做一个联络员,做一次缝补,它想将被打断的持续性再度连缀起来。但由于它天然地属于一种出自非持续性状态中的愿望,所以,它能否再续连板前缘,仍有不确定性,简言之,反包是向着持续性奋进,但根子上是非持续性。

  龚自珍《己亥杂诗》开卷云:“著书何似观心贤,不奈卮言夜涌泉。”言说的力量有多大?言说之瘾如何控制?观心而一言不发者,乃真君子、大境界,对观心历程的追述,难免成为一种赘言,无甚价值,但我交易间隙撰写心得则则,目前来看,既是自我鞭策也是必要的慰藉。

  变化者,乃股市的故事和讲故事的人;不变者,乃量能的变化也,量能的变化来自真金白银,为股市难得之永恒者。

  超短生态是等级观念的实践。超短选手交易的盈利模式也往往体现出等级制观念。所谓强者恒强、龙一龙二,就是这种观念的外化。龚自珍《己亥杂诗》第三首有言:终是落花心绪好,平生默感玉皇恩。人间好手到头来系怀的仍然是那高高在上的最强者。

  心有偏倚,万象皆规划(归化)于此。于此作一个解,作一个根。

  《后汉书·襄楷传》有云:浮屠不三宿空桑下,不愿久生恩爱,精之至也。意思是说修道的和尚不肯在一棵桑树下住上三天,以防对它产生感情,戒律何其精严。其实,放诸股市亦然,超短选手所持标的如非连板,一般情况下不必拿过三天,以防日久生情,蹉跎节奏。

  交易如烟,不留一字一言。多少英雄好汉,未落一笑一嗔。过来人捧金而归,不留下任何踪迹,更别说落笔生花,遗泽后辈。想必股市无所谓先贤后晋之分,各取所需,各奔东西而已!信乎?

  亲爱的读者,我的同行,你不会因读我的交易心得而离我更近。你也没有必要离我更近。我的意思是,读我的交易心得,你每次会离自己的心更近。这就是我的初心所在。

  喜欢做连板的小伙伴都知道,首板的晋级概率是不大的。但是为什么我们会痴迷于参与首板的打作呢?主要是两个原因:第一,我们潜意识里总想贪便宜,自作聪明,总想买在爆发点、出发点,这是我们每个人难以克服的劣根性;第二,我们不是去跟随这个市场,我们总想去预测市场的下一个方向,而首板很可能预示着某种新的操作思路,新的题材,新的方向,我们去预测了,并且欣喜地去接受这个来自于自身的判断,但往往市场不会买账的,因为一进二的淘汰率极高。所以做首板,如果你预测在先(而不是跟随市场合力在后),往往就只能依靠你的运气啦!

  风雨飘摇之时,人心惶惶之日,对于我们连板选手来说,我的忠告是,保持一颗平常心,机械操作。

  物极必反,盛极而衰,股市亦然,只不过换一个说法,“卖出一致”,也即,强一致的情况下,基本上是卖出良机而非相反。

  昨日打板,烂了,未曾回封,今日为调整节奏,应在心理上遵循以下顺序操作为要:保本第一,盈利次之,亏损再次之,磨蹭到收盘前半小时离场无论盈亏为最次。

  如果盘中你的精力都在首板的盯梢上或者因为某个股票涨停了,按图索骥去寻找它的同门兄弟,观察小弟的走势,这有一点在追寻跟风票的做法了,如果是这样地安排你的盯盘时间,消磨你宝贵的打猎时间,你就漠视了市场的灵魂所在,你的心就不得安宁,因为你偏离正轨,与最强的资金擦肩而过,背道而驰。

  龚自珍《己亥杂诗》第十二首云:掌故罗胸是国恩,小胥脱腕万言存。他年金匮如搜采,来叩空山夜雨门。这首诗如果拿到我们超短选手的领域来理解的话,就是说我们能说会道、体会多多其实是一种市场的赐予,是国恩,我们能够挥洒千万言,是交易当时自身有所敬意,有感而发。但是,这里也对我们作为记录者、写作者也提出了一个要求:我们所写所述,须有益于未来,而且所记录的这些交易思想、交易艺术观一定能够启迪后来者,这就要求我们在日常的交易心得的记录中,尽可能脱离具体的个股,进而抽象化地谈论我们的见地,凸显交易者的人性、方法论为上。

  连续两年亏损的票,我实在不敢上,直接列为减法项,让自己的注意力更单纯一点。

  超短炒作,可资利用的消息要新,而且,不光是自己觉得这些消息好,还得市场合力认可,也就是得涨停,没有涨停,就是单相思。股市里最凄惨动人的故事就是单相思。有时一只票已经炒作收尾,残羹冷炙了,结果还有人拿老消息来壮胆,辜负好时光,这就是太“我执”的单相思吧!

  此一时彼一时,涨涨跌跌并无定论。只要一只票还能涨停,尤其是还能连板,我们超短选手就要摒弃前嫌,抛弃对一个票,尤其是连板票的深深成见,投入战斗。只有涨停才有召唤力,才有回头客,才见诚意。

  涨停是必要条件。不涨停不看,不涨停不买。但即便涨停了,也还要掂量它的成色。涨停了,我们去打板去接力,仍然有其他的条件需要斟酌,需要考虑。

  以缩量、快速、强封完成的涨停板,由于没有经过充分的筹码交换,在后续接力环节很可能得不到接力资金的响应。所以,看上去这种板很硬,但其实是一种盛气凌人、色厉内荏。有时候还不如那些开开合合的烂而回封的涨停板。

  题材炒作,就像放风筝,得有一根线,不断地放出,这就是消息,同时还得有风力的配合。风力就是市场的环境,投机情绪、连板效应、赚钱效应等等。有风有线,这只风筝就可以不断地放飞,越来越高。风止或线断,高飞的风筝就可能会坠落。有意思的是,风力与线轴都有,还得有会放风筝的人。

  个人在资本市场的力量十分渺小,所能调控的其实就是自己的节奏与情绪,但自我调节又并非易事,所以,节奏一乱,或心烦意乱之际,一错再错不可避免。

  市场有自己的大节奏,不同个股也有自己的小节奏,每个参与人又有各不相同的进退节奏,诸多节奏混合在一起,若你的心智杂乱,想法与作法不够精纯,就会迷乱方寸,难成大事。三重奏清越而合拍,则进攻有法,退让有序,君子之风可成也。

  题材不是预测出来的,而是板块共振之时的涨停板告诉我们的,你只需去跟随那板块中的龙马精神即可。

  市场如明镜,交易者能从中得自我形象,方为入得第一境。

  人与市场的对话,“你中有我”,是指人能够在市场上找准自己的位置,拥有自己的位置,简言之,人有自己的立足之法,有自己的盈利模式;“我中有你”,这是人对市场的鸣谢,感谢市场赏饭吃。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是在文学圈或武术界所提倡的中庸思想。在这两个圈子里没有天下第一,或者说,号称天下第一的人往往缺乏事实根据。而在股市,是有一根醒目的标杆,身正与否一测便知。你的账户好不好看,这是一望便知的。如果一个能干的交易者还同时拥有交易艺术观,那就是一个赏心悦目的自我形象。

  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各有各的出路,各有各的救赎之法。心法未定,求助他人也枉然。

  龚自珍《己亥杂诗》第87首云:“故人横海拜将军,侧立南天未蒇勋。我有阴符三百字,蜡丸未寄惜雄文。”这里所说的故人是指林则徐。龚自珍有龚自珍的方法,林则徐有林则徐的方法,殊途同归。天道彰彰,无须为他人不能用自己的方法而惋惜。

  欲过左侧套牢区,犹如立足皑皑白骨中。稍有不慎,香消玉殒。

  强撸涨停之票,主导资金获利了结之心非常坚决,非常强烈,暴风骤雨,不得不防。

  成功的原因不可胜数,失败的原因历历在目。

  严格来说,打板次日水下低开的票,节奏上就不合预期,应早早挂好比开盘价上涨2%的卖单等待离局,若水下低开直奔跌停,挂单价为保本价加一分钱,这应当是作为一种铁律。若盘中没有冲高动作,则做好割肉离场打算。

  我们所打板的票应追求较好的弹性,次日它至少不会在水下磨蹭,它应有一种良好的继续快攻上冲的惯性。

  与其说市场是被各种时政要闻、行业消息、要人讲话所推动,不如说是被各路资金对相关消息的理解上的分歧与一致所推动,也就是说,我们要知道主流资金的看法、态度,也要知道大众情人的样子可能是什么。

  尝到甜头了,你就会更懂也更珍惜打法纯粹的要义。

  市场自有市场的道理,你不能埋怨它。如果它的反应有一点滞后(不如你所愿),那就等待它恢复元神。

  龚自珍《己亥杂诗》第99首云:“能令公愠公复喜,扬州女儿名小云。初弦相见上弦别,不曾题满杏黄裙。”这首诗给人的感觉就是,对我们超短一夜情的概述,也是说明我们要对所持标的不能日久生情。事实上,合格的超短选手所参与的标的也不可能做到日久生情。只要你跟股票谈恋爱了,就说明你犯规了,你就不是合格的超短选手。

  模仿者没有被模仿者的高度。

  龚自珍《己亥杂诗》第104首提到“但开风气不为师”,我觉得很有道理。对于已经悟道的超短选手来说,不需要再收一干徒弟来招蜂惹蝶。开风气之先就已经是至高境界。

  当我在盘中对那些突然拉升直至涨停的票,总是挑三拣四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成熟了,荷尔蒙的分泌不再是任性的,而是受控制的。一个高度自律的自我形象冷静地伫立一旁,审视我如何衡量即刻参与进去的利弊,我需要一个确定性,需要一个适当的弹性。如果我无法说服他,我就不参与。我做减法,我放弃。

  大道至简,股市也不例外。

  计划你的交易,交易你的计划。养成习惯,必得厚报。

  往事不堪回首,腰斩的历史历历在目,这是不懂行所要付出的学费,我就有过这样的经历,但是,悟道之后,要朝前看,做好明天的交易。先苦后甜,想必是一个普适的规律。

  对一只票的分时图,处心积虑地盯着看,耿耿于怀,纠结不已,这就是要丢失交易节奏的预兆了。理性的整改措施就是,赶快卖掉这只令人纠结的票,找回自己的节奏感。

  一个超短选手最初几步的进化是几何级的。这是对苦尽甘来这条谚语的力挺。一个神采飞扬,大不同前的自我形象屹立于黎明中。

  龚自珍《己亥杂诗》第106首云:“西来白浪打旌旗,万舶安危总未知。寄语瞿塘滩上贾,收帆好趁顺风时。”这首诗对于我们做超短线的交易者来说,其实就是一个关于见好就收的建议或忠告。我们最好是吃到甘蔗最中间的那一部分,甘蔗头、尾,都应当留给别人去吃,尤其是在吃了几个连板以后,我们对于后期的空间的想象应当相对比较理性和克制,不要过于贪婪,要让利于后来的接力者,要养成趁风收帆的好习惯。

  既已悟道,交流愿望无几。扪心自问即可。之所以下笔纵横,赠人玫瑰而已。

  多少次嚎啕大哭,多少次绝望心碎。置身无人之境,无人指点迷津,唯有时间是最好的老师。唯有那坚毅的自我形象是黑暗中的灯塔。

  于圣人而言,吃一堑长一智。于我而言,吃七堑,长一智。

  对我们超短线选手来说,说到做到,方为真君子。很多时候,说得到,做起来总是失之千里。什么时候言行一致,什么时候就能捅破悟道的那一层窗户纸。

  何为悟道?我想应当有两方面的条件或门槛:其一,具备交易艺术观,自成体系,打法纯粹,心态平稳,这是不可量化但又容易辨别的一个标准;其二,在一个股票上有翻倍的业绩,继而再翻一倍,四倍成长时间的完成不超过两个月,这是一个量化的标准,是悟道第一级的认证。

  股市,不是一个务虚的现场,而是讲究实力的场合。做得好不好,不是交给时间去度量,而是由一次一次令人身心愉快的交易来证明。

  午休是上苍送给我们最好的礼物之一,可是超短线选手很多天都享受不了这项福利。

  赚钱的记忆会让你再次赚钱。

  只谈方法(渔),不谈个股(鱼),就会使你更好地平复心情,克服焦虑。

  只有你觉得的好,不是真正的好。真正的好,最终都会表现为一致的好。

  对于超短线选手来说,一天有三个好板可打,就可以说机会不少,我们心目中的机会其实是经过严格筛选以后的三选一。一天之中,有三选一的机会或三选三的机会,就可谓机会多多也。

  按平常心出手,节奏自然有。

  今朝有酒今朝醉,这个与超短线选手有关的略带调侃的自嘲中其实隐含着一个关于炒作节奏的认知。

  龚自珍《己亥杂诗》第149首云:“只将愧汗湿莱衣,悔极堂堂岁月违。世事沧桑心事定,此生一跌莫全非。”这首诗说的是诗人在官场上的闪跌带来的感慨万千,他也从这种闪跌中看到了一丝生机,并没有因为一次闪跌而将以人生看得面目全非。借鉴到我们超短线选手的心理层面来说,经历过一次严重的亏损,只要充满信心,重新梳理自己的方法体系,仍有较大可能卷土重来,胜券在握。

  龙头不稳,小弟不动。

  常用的方法,曾给你带来身心愉快的方法,在某一段时间会失效,这不是方法本身的问题,而是使用这种方法的前提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比如,天时不对,打板也枉然。

  方法,不是用来逞口舌之利的,不是用来争辩的,也不能意气用事,而是用来赚钱的。跟写诗的方法分不出高下不同的是,炒股的方法,是能够在市场上一称轻重的,是有某种等级制气息的。

  量能的变化是唯一可视的确定信息,是无法遮掩的公开秘密,也是抵达质变的一个前奏。应当说超短线选手所要做的就是,在量变到质变的临界点上介入进去。

  如果交易中没有一点自我战胜、自我克服的效果或情景出现,那就索然无味了,它就不具备艺术气质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这是一句很有名的俗语,这里的投机是指谈得拢,就是两个人谈话,如果谈不到一起、没有共同话题,那还不如相对无语来得快慰。但投机这个词,在我们超短线选手看来,就是指一种短线炒作的行为属性,意思就是说,如果我们超短线选手在跟别人谈论交易方法时,对方不是一个投机者,不以投机作为谈话的核心思想,那不如不谈。

  无师自通,谈何容易。要付出多少学费,要历经多少个辗转难眠的长夜?最好是找到一个真正的悟道者,从他的交易艺术观中学到最基本的理念与思路,有板有眼之后,再身体力行,升华自己的交易心得。这样做,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前期学习成本。

  当你向一个人盘中要一个股票代码时,对方礼貌地拒绝了你,你可能当时会觉得这个人不友好、不大方、很自私,并且对他老是只教给你方法的这种做法,有一种远水解不了近渴的误解。但是历经沧桑之后,你就会庆幸,咫尺之遥竟然有这样一个导师。教给你方法的人,才是真正的导师。

  你从别人嘴里得到一个股票代码,不要以为抄了近路,占了便宜。实际上,这种得到代码的方式虽然解了近渴,但它是不可持续的,这是很要命的。因为你没有得到从远处引来的活水,没有得到适合自己的方法。如果每一个交易的代码都来自自己的内心,你就会欣喜于自我形象的更新,就开始成为一个合格的超短选手了。

  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不假,但也仅仅是得到月而已,远水楼台所得其实是一幅更宏大的画卷,不但得到真正的天上月,而且得到了关于近水楼台得到月的这样一个认知和反思,在远水楼台看来,近水楼台也仅仅是风景中的一小部分而已,更别说它得到的还只是水中月。

  远水解近渴,这是可能的,是可以做到的,可以实现的。只不过,只有合格的超短选手,才能领悟到其中的真谛。

  远水,就是源源不断的、可持续的活水,是一条求真之路,一条悟道之路。简言之,远水,即道,即方法。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可信,也不可信。圣人尚且述(而不作),并把立言与立德、立功当作不朽的方式。难道桃李的境界高于圣人乎?不言,是桃李的客观性,而不是它们主动选择的结果。当桃李满天下之时,蹊径千万条,那哪一条才能修得正果呢?

  我赞成基于涨停的逻辑推演和发展。至于在涨停之前来预测一个票或一个题材会如何如何,怎么看都有点痴人说梦的滋味。我不建议在一个票没有涨停时去做逻辑发现,而鼓励小伙伴们在一个票涨停之后去端详市场为何选中它,接下来它的后劲如何。涨停板,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筛子,你要用好它。

  帘外雨潺潺,一个声音告诉我:不必在人多的地方或空旷的地方复述你知道的。此举会使你触及过的真知灼见变得廉价。真谛应被动地等待翻开它的人。

  复述真谛会使复述者变得像一个二道贩子那样可疑。真谛是不可复述的。真谛不会在复述中澄明。复述真谛会使得真谛变成一个牟利的器物。

  无思,是必要的间歇状态。

  仓位管理有两个极端,就像钟摆的左右两个边界点,一个是空仓,一个是满仓。很多小伙伴纠结于仓位的管理,比如说有1/3仓、1/4仓、半仓或者买两只三只四只票之类的做法和想法。但我觉得仓位管理其实是调整交易节奏的一种基本方式,空仓作为钟摆的一极,是用来调整交易节奏的基本方式,它要让你过于亢奋的交易节奏,回归正常。或让你连续出手失败以后的那种节奏回归理性。你要借助空仓的这样一种形式,重新树立信心,或重新恢复平常心。

  卖飞虽然光荣,但往往要表明,你介入这个标的时的节奏感并没有踩准,没有踩准这个标的弹性最好的前夕。

  水无常势,法无定法,但人有恒心、平常心。当你做到了平常心,淡定自如,就能够顺应市场的节奏,感知市场的呼吸,就找到了致胜法宝。

  一步错,步步错。说的就是节奏问题。比如周一龙头早早上板,封单巨大,以为排板无望,故而打板买入同一板块跟风小弟,不料,午盘大盘跳水,龙头烂板,给与买入机会,后又回封,而跟风票烂板无力回封,次日龙头弱转强,跟风票水下低开,待龙头强势涨停后才翻红。如此一来,当你卖掉跟风票时,已经缺失了参与这一板块的两个买点,奈何?

  聚精会神龙虎斗,心无旁骛看连板。

  对错误的交易不存侥幸心理,调节奏至关重要。

  精心打磨自己的模式,观察自己如何偏离它又如何回归它,久而久之,你就更懂长相厮守的重要性了。

  王牌就在那里,不在你手上不要紧,糟糕的一局过后,重新洗牌,你仍有机会抓住它。它不在你手里,往往意味着这是一种必要的过渡期、闲暇期,腾空你的手,它就会款款而来。

  打法纯粹真的比双管齐下更高级吗?做减法,减到一,真的比减到二境界更高吗?请相信我的忠告,交易艺术观的确是一大于二。

  大方向、大题材,都要经过分歧换手才能达成共识,才能由小做大,茁壮成长。涨停直线就像绷紧的弦,总会有松弛的时刻,琴弦松弛的一刻,就是变奏的时机,就是打板选手参悟主题逻辑的关键时刻,因为真正美妙的琴弦又要进入绷紧状态了。

  题材龙头今天没有参与进去,并不用觉得遗憾,可还有明天呢。如果它真的强,是真命天子,那么明天涨停板上相会也不迟。

  参与题材龙头的交易艺术观不是宜早不宜迟,而是宜强不宜弱。如果你总在惋惜没有更早地参与进去,就会连连错失万众瞩目的龙头在腾升过程中,不断给予的由弱转强、由强到更强的绝佳买点。

  从题材龙头的首板吃到末板,这只能算是你的运气,却不能理解为你有绝佳的手艺。反应敏捷的超短选手应当是那个闻讯而来的人,当他在中途任何一个涨停板介入的时候,次日都能够触及到快速紧绷的涨停直线。打板的手艺绝佳与否,是由次日极好的弹性来验证的。

  方法路数不同,纵然他有九牛二虎的耳朵总数,也听不见你所谓的良苦忠言。

  既然当天都是涨停,我为什么不打最强的?耐心等待最强者必有的分歧时刻。

  龚自珍《己亥杂诗》第129首云:“陶潜诗喜说荆轲,想见停云发浩歌。吟到恩仇心事涌,江湖侠骨恐无多。”作为一个超短选手,要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此去前程,恐无知音。与从事文学不同的是,做投资有市场的一个明确的检验尺度。所以,知音不是外在于己的一个人,而是内在于心的市场先生。

  随着你的成长,你的境界提升,风云也会成为你并肩而行的好伙伴。到那时,你会发现高不可攀的并不是风云,而是一个更坚毅的自我。

  不碰大势已去的票。所谓大,就是从大处着眼,有大局观,看它所在的板块已经热度下降,它在板块中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不再是龙头。所谓势,就是从它的K线来看,已经处于再而衰、三而竭的阶段,很难重振旗鼓,再度冲锋了。

  如果你买了一个票,心里没底,然后去逛各个论坛,听别人怎么评价这个票。很快,你就会觉得人言可畏。你这种举动也是自己吓自己,尤其是看到了一些负面评论。我觉得不应当听别人怎么评价这个票。而是回到盘面去分析这个票的量价关系。这才是根本的信心之源。

  只有把你买卖一个票前后的心绪或心悸,转化为交易艺术观,你纷扰复杂的心才会切实静下来,你才会变成一个目光明澈、信念坚定的人。

  非买不可的情绪变成一个命令时,就难免慌不择路,总担心错失良机。关键是,要让自己冷静下来,起身,出去吹吹风,管它盘面东西南北风。

  从错误的交易中学到的东西其实也来自成功的交易,殊途同归得到的启发才是真的好思想。

  从他人那里往往找不到削弱失败交易的痛感的途径,不如静心复盘,从凝固的盘面找到慰藉良心的苦药。

  明知强一致是卖点,却偏偏杀进去,自讨苦吃,奈何天。控制住手的前提是,淡然不看强一致的题材,风动幡动,心不动。

  龚自珍《己亥杂诗》第161首云:“如何从假入空法?君亦莫问我莫答。若有自性互不成,互不成者谁佛刹?”以此类推,在股票交易中,超短线选手不宜抱残守缺,固执己见,要在自性方面下功夫,做减法,做到心底无私(空明)天地宽。然后,在互性方面也要下功夫,涨见识,要加强自我与市场之间的关系认知,要对二者之间存在的关系进行深入的检讨和分析,甚至要了解自我与其他市场参与者之间的关系,持币者与持筹者之间的关系。与其去问一位大师市场方向如何,个股行情如何,不如去问市场当前存在这样的生态、怎样的关系。

  两倍四倍,易(易者,首先是指容易),八倍是个关卡,不易(易者,变也,人之蜕变、豹变),在此第二境界,更需智慧和信心。

  股市,有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这里不是意气用事者的舞台。喜欢一争高下的人、口若悬河的人没有用武之地。因为量价关系是贤达,是仲裁者。你的故事再动听,最终还得由量价关系来评判,而且无需等太久,评判的日子就在明天,为期不远。

  做对一笔交易赚的钱,比起在其他场合抛头露面、唇干舌燥、卖弄风骚肯定要赚得多。一个抵达第二境界的超短选手应耐得住寂寞。

  作为复利玩法的几何级数效应,我认为初始资金两倍和四倍之间可称之为一个超短选手的第一境界,八倍与十六倍这个区间称之为第二境界。

  “忘掉你的成本。”这条训诫告诉我们的是,成本往往是一个人的心结,而基于成本的收益率(期望值)会是一个更大的心结。这两个心结会阻碍你更深刻地理解另一条训诫:“买入机会,卖出风险。”

  超短选手的时间观是由两种时间观念构成的:一种是平常(心)时间,一种是至暗时刻。后者是需要不断度过的过渡期、转折期,而且必须把它当成过渡期,必须促使更多的时间沉浸、分布在平常时间里面,超短选手才是合格的,才不被至暗时刻所困扰,才能走向一种充满希望的时间大道上。

  与其说超短选手的时间分为交易时间和交易以外的时间,不如说分为交易时间和纠错时间。交易以外的时间是超短选手回归生活,回归平常心的必要的休整时间,并不是与“交易时间”匹配的二元对立面,这个时间如果对交易有意义,是因为它具备一种纠错机制。如果一段时间以内或者交易时间之中超短选手没有犯下错误,那么,在交易以后的时空里,他就处于一种时间无感者状态。

  我们常常挣扎于分歧的时刻,但这是不必要的,因为这是买点,会有大量的买盘涌入,搭救你。

  市值小,只是一个加分项、附加项,而不是一个决定项。

  龚自珍《己亥杂诗》第152首云:“浙东虽秀太清孱,北地雄奇或狂顽。踏遍中华窥两戒,无双毕竟是家山。”这首诗说的是诗人对于家乡的眷恋和忠贞不二。对于超短选手来说,在纷纭复杂的市场氛围之中,所惯用的、擅长的技法可能一时失效,屡屡犯错,这个时候就会想一些替代手法,但是,用这用那之后,发现还是自己最擅长的那个手法,那个单一的手法最可靠。我们所惯用的、管用的方法,就如同龚自珍诗中的无双的家山。 那是我们精神之乡最后的屏障。

  常以次日弹性论英雄。

  缩量图快,图穷匕见。

  早打算,早收工。

  套利票可做可不做,如果要做,要看股性。所谓股性(即主导资金人品)就是观察前段时间K线里涨停次日的肉量大小。若股性恶劣,避而远之。

  节奏不对、应对失序的原因很可能是,你把盘面想多了,想得繁花似锦就丢了减法的精气神。

  强一致没办法接力,找不到买点,看上去尽是卖点。

  起贪嗔,存侥幸,要不得。

  龚自珍《己亥杂诗》第167首云:“曩向真州订古文,飞龙滂熹折纷纭。经生家法从来异,拓本模糊且饷君。”超短选手在股市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各有各的妙招与心法,殊途同归。适合我的不一定适合你,但你可以从中汲取交易艺术观的潋滟,激励自己,继续前行。

  错误的交易破绽百出,合理的交易了无痕迹。

  不会有更多的消息了,那就静待市场的反应,随机应变即可,不可动摇信心的根蒂,也不想入非非。

  龚自珍《己亥杂诗》第170首云:“少年哀乐过于人,歌泣无端字字真。既壮周旋杂痴黠,童心来复梦中身。”世事潦倒,人间浑浊,哪里可求得真纯栖身之地?在我看来,唯有真诗人和高度自律的股市作手能达此境界。诗人之诗,从火热的现实中提取,作手的盈利从千万资金的撮合中提取。参与其中也好,断然撤离也罢,来去皆孑然一身也,尚可保存赤子之心。

  嗅觉也是一种节奏。

  含元殿里觅长安(龚自珍《己亥杂诗》第179首),涨停板上出逻辑。

  错失一板,无需懊恼,二板逞强,再入不迟。

  紧要关头,手法不要变形,淡定自若才是登顶之人。

  介入时日的好坏,由次日的弹性来评判。买到次日开盘半小时内上板的票,足以说明你介入的节奏颇佳。

  不把股票带入梦乡,这一点能做到。

  跟市场合力说,请把弹性留到明天,也就是你可以出局的那一天。

  让你的观念随风飘散吧,如果它们真有价值,自会有受益人不断咀嚼,并把它们汇集在一起,视若珍宝。

  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在诗中写到林中的两条路,他选择的是一条人迹罕至的小路,但在股市,超短选手要参与的就是人声鼎沸的那条路。在那里,拿下一支接力棒,跑一段路,再交出那根迷人的接力棒。虽然和诗人之路有所不同,但心路历程殊途同归。

  盯盘时,较为关键的是提醒并约束自己的手法不要变形,心态不要扭曲,审美尺度不要轻易放松。

  一个很容易碰到的情况就是,打板介入的标的次日有一点小肉或者有一点小亏,但这时你觉得这个票的基本面不错,K线上升趋势很明朗,就会想留一留,想做做趋势,多拿几天,就忘了超短次日不涨停必须离场的铁律。

  当你回想起往昔艰难时期的那个自我形象时,肯定会唏嘘不已。那个对着洗手间镜子嚎啕大哭的人,那个双膝跪地祈祷上苍的人,那个扇自己耳光的人,这一幕幕自我形象都是成长的轨迹。但总有一天,是可以将那个过去忘怀的,朝前看,相信自己可以上升到一个更高的境界。

  左高是永恒的试金石。绊脚石就是试金石。绝大多数情况下,寻常之力是逾越不了这一关的。除非人气有点痴狂,这种非理性的例外情况真是小概率事件。
 
  每一根赚钱的量柱都是美的,充满了匀称之美,力量之美。

  作为一名超短线选手,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是家常便饭。当诸多压力中包含着“我养你”这样一种跟承诺有关的压力时,要更加淡定自如,从容面对。不能因为实实在在的压力而扭曲变形了自己的操作手法。

  待在自己的舒适区最惬意,淡定自若地研判市场风云。欲进未进之际,应该果敢一点,进入自己的舒适区。

  机械之心才是完美之心。

  所谓强者恒强,其实谈的就是普遍的人性。人们都愿意锦上添花,而不愿意雪中送炭。古来如此。
 
  第一天错过好节奏,往往,第二天会接着错过,因为你心中的锚定效应在作怪,你觉得昨天买才是对的,今天买就贵了,这是一个常见的陋习。

  快刀斩乱麻,这句俗语其实告诉我们,调适节奏除了靠运气之外,就是勇气。

  连续三年,每年十倍,世界就改变了面貌。
 
  分歧造就巨龙,但你应当更爱上午的分歧。
 
  不管各路神仙如何长篇大论、神神叨叨,都抵不上集合竞价五分钟。
 
  竞价五分钟,盘前一宿功。
 
  当强不强是为弱,知道这一点和利用这一知悉快速行动,卖出手中的弱票,言行要合一,还是需要多加训练才能做到的。
 
  突破板和出坑板不同,有更多的不确定性,心猿意马的时候偏多。所以不要轻易被这种跃出地平线的姿态所迷惑。尤其是,具有跟风属性的先天不足,这一点需牢记在心。
 
  与其看别人的帖子怎么说,不如看盘面。不如等交易时间,根据成交量的变化,做出抉择。
 
  止损的日子会让人更孤独,毕竟做错了交易,但又无处诉说。经过长期的浴血奋战,心灵已经变得异常的强大,可谓铜墙铁壁,已能做到将成败置之度外。朝前看,做好下一笔交易。

  七层宝塔二板起。

  以前跟朋友谈起,有人专门做三板票。三板以下的票从不参与。我们当时都感觉这个人有点魔怔、极端化,为他经常没生意可做而瞎操心,并戏谑地想象他固执的个性形象。那时并不知道,这是人家将减法原则做到了一个精神高度。到后来,自己体悟减法精髓时,也慢慢意识到,只做三板(及以上)这种纯粹打法,其实见怪不怪,并不算什么稀罕之事。

  什么叫辨识度?就是你本人不查各种所谓的深层次的资料,就知道这个票是做什么的,资金是炒作它的什么预期。

  对于筹办、参与股票沙龙、座谈会,没有兴趣了。觉得不同投资观念、操作方法的人坐在一起,除了相互打气或吹捧,是很难谈出什么新鲜的话题,也很难激发想象力。不如单干、独自思考那么来劲!这是每一个超短选手都要面临的一关。时时刻刻处于无可求助无处诉说的孤独状态。要学会享受这份孤独。

  健康的市场百花齐放、百舸争流。食物链各个环节,缺一不可。

  逻辑通畅,交接有序。此乃正道也。

  可谈的话,最终变得不可谈及;可共话的人,最终会消失。这可能就是一位合格的超短线选手的第二次晋级。

  不是根据市场情势和标的所在板块的地位来做出卖出的决定,而是被自己的乐观预期所包裹,迟迟不肯因时制宜,这样就有先入为主的危险,得不到一个较好的卖点。

  类比(法)很容易麻痹心智,将所持标的比作以往的一个强势并且连板数更高于此的明星,这种不自觉给自己的判断撒下迷雾的做法,是不明智的。

  在板块内地位不是数一数二的,且高开低走图形走坏影响次日弹性的标的,应果断止盈,不存厚望。

  箱体震荡,对于超短线选手来说,真是福音。这是一种非常舒服的大盘氛围。

  板块龙三缩量加速次日再高开(比如比涨停低一分钱开出),这是很容易被获利资金狂砸的,一砸,图形走坏,索然无味。资金也没办法维护走势。这种情形下,持筹者砸得越早越好(另觅高枝),持币者即使在它宽幅震荡之后上板也不要为之心动。

  介入一个标的前,量能的严格品评是关键,不可掉以轻心,放松警惕。量变才有质变,此言善哉!

  紧贴市场,不要偏离正轨。

  当朋友问询个股于我,我首先会说到“量能”,这是品评的第一级,然后我会建议他培养“大局观”,站得高,看得远,这是第二级,最后临近话别时赠言八字诀“题材推动,板块共振”,这是第三级,再多说基本上就是废话或客套话了。

  那些使你空仓的原因中,如果有一个是减法原则,那么,空仓作为一种应变策略就被你了然在心了。空仓,的确会让人更加气定神闲。

  如果一个票此前连续多次涨停次日被闷,那么,这一次涨停,你不应当先入为主地认为会是一次例外。不必用“事不过三”这样一条俗语来给自己壮胆。应当更相信这个票的历史习性和运作资金的陋习。

  当一个题材蠢蠢欲动时,同一板块有多个首板票,你应当抛舍“谁先涨停,谁就是龙头”的成见。毕竟这仅仅是首板,应先上车为妙,次日伺机换乘前排即可。

  疯狂的、普遍的一字板之后,会有一个明显的情绪退潮期。
 
  咬定量能不放松。

  突破平台的二板需要大盘气氛或板块共振的烘托,否则,孤掌难鸣,烂板后很容易成为墓碑线。

  习惯做纯阳的连板票选手去做反包板,很容易离开自己的舒适区,而失去稳定的节奏。

  凌厉的反包板往往借助于隔夜消息的助攻,形成犀利的人气。然而,反包板如果再度烂板,还想靠消息助攻完成再一次反包,显然是一种奢望了。可见,利用消息参与进攻,这就是一种节奏。要深刻体验这种依托隔夜消息涨停的节奏,使自己处于主动的地位中。

  一个票因为股权转让或其他原因停牌,不久,复牌以后,一字板开出,但是封单较少,中途还有烂板买入的机会。像这种小资金都能买到的作为利好消息的标的,次日的溢价都不高,甚至没有溢价。所以小资金不要有捡漏的侥幸心理去做这种复牌开一字板的票。

  止损离场,切忌拖泥带水,把节奏找回来至关重要。

  周四周五是我的舒适区,主要是指买入机会,瞪大眼睛寻找优质标的是当务之急。

  准、狠、快,这三字诀对于超短线选手说来,至关重要。准,就是对题材的了然于心、深刻揣摩,对资金好恶的认知;狠,就是指仓位管理,敢于满仓操作;快,就是对看好的标的要迅速地打板或挂单排板,同时,要观察封单资金的态度,随时做好快撤的准备。

  要善于区分反包板中的自救成分(性质)和持续性欲望。

  及时认错的成本远低于丢失节奏后重新找回所付出的成本。简言之,纠错成本小于调整节奏成本。纠错就是为了快速找回节奏,越快越好。

  大局观的养成需要时间,这一天到了,你就会觉得云淡风轻,觉得自己的世界观不一样了。
 
  往日不可追,以我切肤之痛来看,减法原则的的确确是超短选手观念的精髓所在。 

  一字板次日的加速板接力,炸板是正常的,这种接力位置筹码结构有瑕疵,尽可能回避,另觅其他更好的机会。

  一嘚瑟,就会出现一笔失败的交易。继续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优良作风才是。

  相信自己——这是我对踏上超短之路的同行永恒的祝福。

  最近两次空仓,都错失捕获龙头的机会。事后来看,完全没有必要空仓。今天从人民银行小巷回八中的路上,我不禁萌生一个想法,要给自己的操作手册增加一条戒律:永不空仓。可见自己对空仓的理解,还没有到位,还需要细心琢磨什么时候空仓才是适当的。

  如果空仓是为了调节奏,平复连续两次止损所带来的不安情绪,那么,这样的空仓是没必要的,是对市场暗潮涌动的一种躲避,但是,如果空仓是基于残酷的市场亏钱效应或者市场上缺乏连板票,哀鸿遍野,那倒可以理解这是一种应对系统性风险的策略。这里所要反思的是,作为一种调节奏的方式,空仓可能并不是必须的。

  小心假设,大胆求证——说的就是“跟随”的重要性,少预测,多在盘面通过涨停力度来判断资金主攻方向,敏捷、果断介入其中。不被自己所假设的、臆想的先兆所困扰。

  如果只是金钱,在一串数字后面加一个零的这种(放大欲望的)数字游戏,一辈子做这样一件事情,难免会觉得挺沮丧的。但如果意识到交易艺术观的确实存在,它跟写诗一样的色彩斑斓、激发活力,就会让人凭借着“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古训而心灵纯净。

  涨停板是超短选手心目中的锚,根据这一确然的尺度,来判断水的温度与深度,除了这一醒目的尺度,市场上肯定还有其他的锚,这一点是毫无争议的,值得各路好汉积极发掘适合自己审美的锚。

  对于烂后回封的票(的确烂得惊心动魄),次日集合竞价,如果有资金抢跑且开在红盘,集合竞价止盈离场算是不错的选择。节奏在握,重新寻找更好的标的。

  空仓有主动和被动之分。主动空仓,应当是考虑了大盘的气氛、亏钱效应,以及系统性风险,比如大盘跌破五日线,摇摇欲坠之际,主动空仓往往是一个稳妥的选项。被动空仓很可能是找不到合适的标的,审美苛刻,而市场供给的标的又缺乏恰当的时机上车,就只有虚席以待,以待来日。

  看到趋势大牛股小阳碎步慢推,沿着五日线缓缓爬升,慢牛架势,不禁唏嘘不已。小伙伴们不免对自己的打板战法心存疑虑。会觉得不如去做趋势。尤其是在超短气氛、连板效应较为低迷之际,难免会有如此感慨。但我想,这是没有必要的。要相信自己的纯粹打法。保持赤子之心,至纯至刚,天真无邪,方为境界中人。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殊途同归。

  以我打板之心得体会,此一方法体系(概言之,超短方法)仍为至上之境,仍是小资金快速做大的不二途径。请相信这一点。

  超短选手,尤其是纯粹打板的小伙伴,要洁身自好,提高审美(养成大局观),深悉减法精髓,打法务必单一至纯。不要眉毛胡子一把抓。气定神闲,探囊取物,这才是超短选手应有的心境。

  打板,作为你参与市场交易的不二方法,这一训令是为战略考虑,也就是说,打板作为方法论,它是战略意义上的一种理解。而每一次打哪一个票,则是一种灵动的战术观。战术上的失利,应在战术层面进行反思,而不要动摇战略层面的初心。

  打板,本质有三:其一,它是方法的入口,也即,这是一种参与市场的方法,如果合乎你的情性,你就纯粹地使用它;其二,一种锚定效应,涨停板实际上是对市场合力的一种确认,是对资金认可度的一种测试,是一个难得一见的日内确定性,打的不是板,而是一只锚;其三,惯性,涨停板造成了筹码的供求失衡,供小于求,使得次日有渴求的惯性,也即接力愿望会在惯性中产生。

级别: 创办人
1楼  发表于: 10小时前  


  悟道不分早晚。早悟道,可以理解为是顿悟;晚悟道,可以理解为渐悟。我们都希望二十几岁得高人指点或读一本心法,早早开窍,但生活总是会给一点曲折和磨难,使你悟道的时间推迟到四五十岁也很正常。但不是说,一个五十岁悟道的人,玩不动复利游戏,为时已晚。不以悟道早晚论英雄。

  圣人云,朝闻道,夕死可矣。这里所说的悟道,指的是生存之道、原道。对于交易之道,光是领悟还不够,还需要在实践中涅槃重生,得以验证。资本市场上的悟道绝不是嘴上功夫或者灵念一闪。

  打一个板,次日全天都在水下,甚至跌停,造成次日吃不到肉的原因可能是什么呢?也许你会说,它是下午才涨停的,下午板不如上午板。我倒是对涨停的时间没有什么芥蒂或成见。事实上,我参与的很多好板,都是下午涨停的,甚至都是烂板回封的。涨停时间不是决定一个板品质高下的唯一因素,甚至也算不上一个重要因素。一个涨停板次日是否有人愿意接力?过了一个晚上,其实接力资金不太会关心它昨天是上午涨停还是下午涨停,有更重要的因素在影响接力资金的判断。我们要去竭力发现这些因素才对。涨停的时间点有时只是一个表象。

  操作上行云流水,能做到这一点,其实理解了一个朴实的道理:市场永远是对的。不断地破除我执,才能贴近市场。

  分时图犹如松垮的琴弦,明显失去了弹性,这时趁早离场为妙。不要寄希望于琴弦突然紧绷,资金重新形成合力。分时图的弹性其实一望便知,勿存妄念。

  整天盯盘,神经紧张,大脑疲惫不堪,这是常事。放松身心的一个好办法就是,在晚饭后散步时,将交易得失诉诸文字,形成自己的交易艺术观。

  因为当前龙头大单封死,难以买进,于是,打板龙二,试图介入同一题材。这种做法并不高明,而且很容易使自己接下来处于被动的位置。因为龙头一旦烂板,龙二就尽显窘态。

  趋势股牛气冲天,小阳碎步缓缓推升股价,甚至批量出现创历史新高的盛况,不是牛市胜似牛市。此情此景,对于纯粹打板战法、做连板的超短选手来说,确实是找到了一面穿衣镜。通过这面镜子,可以了解自己的心法,了解自己的信念,了解自己在市场中的位置。

  “心术既形,英华乃赡”(刘勰《文心雕龙·情采》)说的就是,心术端正,自成交易艺术观。

  刘勰《文心雕龙·镕裁》云:“若术不素定,而委心逐辞,异端丛生,骈赘必多。”虽说的是文学创作原理,但对股票作手来说,也是强调了交易计划的重要性,以及对盘中杂毛票的自觉抵制。

  趋势牛股日积月累,缓慢有序推进,满满的赚钱效应。而连板票也是活力四射,这时要格外专注,死盯二板(及以上)盘口,找到市场的灵魂标的,敢于上车。切忌在买在起点的(首板票)熊市观念中徘徊不定。拥抱牛市,更加要求对于二板以上盘口的专注度。

  牛市重质,不能撒胡椒面儿,对高辨识度标的保持格外的专注,在减法原则上精益求精。一个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只做二板(以上)票,把审美门槛设在二板这个关键位置上。

  牛市发动伊始,按照以往惯例,都是在大金融板块中选择突破口。比如,证券股(排头兵)以超短模式十天半月出现翻倍盛况,惊醒梦中人。这时,资金囫囵吞枣,不再喜欢小市值,而是以赢者通吃的道理招蜂引蝶,吸引场外资金入场。牛市初期积极参与证券股,必得好收成。而近端次新弹性极佳,也是超额收益之所在。

  牛市来了,人们都在问:风口在哪里?方向在哪里?按照以往惯例,要么捂股待涨,要么追逐风口。对超短选手来说,追逐风口肯定是必要的职业精神。连板所在,即风口所在,方向所指。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