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窦凤晓:夜雨幸运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6-21  

窦凤晓:夜雨幸运




当时,仅是小小的、
牛皮纸袋装起来的一个雨夜,
空中悬浮的一个雨夜,在

训练漂浮。乌云堆砌未满、
尚流泻几颗星的光度里,它以虚空
特有的矜持,缓慢逼近。

我在纸袋上,小小“mark”一下,
签收下它——为了要适应
接下来,再次长久的离别。

人群,在雨下面仰首,
对应着乌黑云朵,
原地展开各自的运行。

雨,作为星星的横截面,其垂落夸大了
言辞。我目光落在邻座的手指上——
即将冲破什么——举箸间又化作一朵花*

停顿更苦了。有人开始醒目地逃离。
余下的人,从左手辗转到右手,反复之中,
被一滴滴注入、塑成。我意识到

自赎需要契机,因为由中庸贯穿的
生成教育,由来要求我们
应从滞重中,离析出适度轻盈

那雨,仍连绵滴落,在每人的眉梢、发角,
清晰、持久而且公允地分配着此夜额度
——既当做一个机会,也当做一次完成。

*指一种艳丽的花,名字却叫“铁筷子”的花。
2020-5-7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