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陈煜佳:董坑村暮色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6-01  

陈煜佳:董坑村暮色




那个弯腰劳作的农民,是我的父亲。
当他直起腰,作片刻的休息时,我更加确信。
一阵风甚至从他那里传来他的心跳,激活我
胸前的怀抱。但我没有走过去,和他拥抱。
对于我们,拥抱即是相互遗失。
拥抱意味着我被生,而他被死,押走。
此时,暮色越发凝重,黑暗正源源不断
从庄稼的根部涌出,我知道父亲就在身边:
他不会错过任何一场盛大的庄稼的弥撒。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