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唐颖:哭年二
级别: 二年级
0楼  发表于: 06-01  

唐颖:哭年二

他下楼,层层粉刷的白石灰,
有的裂缝深深,像一声声叹息;
有呈褚色的,旧貌中能窥见新漆。
一幅狂草是唐朝诗人刘昚虚的《阙题》
悬于右壁,墨淡,可品。

但有一种清晰可见的光
越过合金铝窗抵达楼梯的转角,
像是这屋的主人,迎接因昨夜阅读
但丁的《神曲》炼狱篇而极度
虚脱的他,这迫使他从一种真实的
梦幻中直接闯入笃定的焦虑。

他想给自己创造一个好的能够
良性互动的写作环境。或者说,
他未能实现当初对妻儿老小的承诺:
即便苦闷也是那种积极向上、
有盼头能使人奋进、富足的那种。

可是此刻,他就像一个一不小心
掰断了生活这株嫩绿的小茎
而藏匿于阁楼的小丑,虽说
白日和黑夜的公正并没有亏待他。
仲夏的夹竹桃花向他点头示意,他的
每一步都如履薄冰,物质的贫乏

就像毒钉子扎入了骨肌。他无路
可逃的时候,他只有把自己
深埋于那浩繁卷帙的故纸堆中。

202061
级别: 创办人
1楼  发表于: 06-01  
其实,从文之路到头来就是“认命”,大抵是,只能如此了。故而,心绪上要站上来,成为“深坑的知音”。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