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唐颖:至暗时刻
级别: 三年级
0楼  发表于: 05-25  

唐颖:至暗时刻

——与木朵、刘义重游化成禅寺

想象中,我进入了至暗时刻。
为重塑肉身的古法在哪里流传?
而恣意挥霍的精神生活则恬静其间。

至暗时刻即是我的光辉时刻。
一个敞开式家园
亦步亦趋于这金色的营垒中,
尽受沐浴之事而未能冠以真名?

更具意义的是:
阴性的低沉与隐形的自由发挥,
令其对立的阳刚萎靡不振,处处受挫。

我当踹入其中,又不能奋进,
无数个这样的至暗时刻
(活物则在其间鸣而不响,洁而不净。)
由此蓄势待发也未尝不可?
但冲破这个桎梏的成因与动力在哪?
那才是人(区别于其他)需要冷静下来的。

光阴雕琢的花园,
凋谢才是绽放的至暗时刻!

明日之今日,三人拜谒化成禅寺
之又寻觅半壁旧痕,
亦是那白栀子花半飘零。
风声灌耳,本由静谈宛转,曲阜拂袖,
便也蹬蹬而下,阶石眩晕了。

20205
[ 此帖被唐颖在2020-06-26 11:55重新编辑 ]
级别: 创办人
1楼  发表于: 05-26  
用一个中介的视角——我称之为“视角的平方”或第二视角——写写自己当前的“至暗时刻”,试试?另外,信息束不要太多,一阵扫视,或可攻其一点,娓娓道来,也可小中见大,袒露自己的宏大世界观。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