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孙文波:立夏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5-07  

孙文波:立夏




——五月,带来了悠远;城和人悬浮在天。
是鸟鸣把我与一切联系在一起。腾、跃、窜。
所有的陌生都在奔涌。一条意大利的街道,
一座西班牙的广场,一条德国黑森林中的小径。
一个往昔的亲人,几个失去面孔的朋友。
一一在眼前晃动——堆满我的心——就像我的麦垛。
前工业时代的图像——返回的潜意识强大
——需要灿烂的抒情——营造——我走上复古之路。
我能够成为春秋时代诸子百家中的一家么?
心灵的逛荡中从一国到另一国,从碰到的官吏和
农叟的言语中找到时代的脉搏——风萧萧兮,而水寒。
我能够就此洞析通往理想的世界的秘密?
那些攻与伐,那些辩与论。那些阴谋和阳谋。组成的
混乱,我能够将之看作今日的混乱的前奏吗?
——对等、对称,对比。当我想要寻找结构性的位置,
安放自己的想象,我能够找到吗?就像乔伊斯
找到尤利西斯安放都柏林,沃尔科特找到伊利亚特安放
加勒比群岛——类比,没有得到我想要的结果——
带来更多的混乱——我不得不看到,怨恨筑起了
新的城垣——精神长城——修正着贸易数字显示的契约,
白瞎了物质的努力——谁能成为真正的世界主义者?
——我不能——我只能从洞背村逼仄的居室,
在季节变迁中(主要是酷热的来临)生成我的图像——
它由纷乱的鸟鸣开始——它没有带来灵犀。
仅仅带来碎片化的想象——更加遥远的不是世界而是
关于世界——就像此刻,浮现在我的眼前的,
并没有鸽子盘旋在任何一座城市。并没有车水马龙的
景象——寂静——带给我但丁似的寂静。浮士德似的
寂静——犹如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金鳞在哪里呢?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