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唐颖:暮光小镇
级别: 二年级
0楼  发表于: 04-28  

唐颖:暮光小镇

情欲像珍珠撒落在湖畔以西,
白发人摇晃着小木舟。
 

像铆钉那样铆在先秦之前
这片诞生过诸子百家的荆楚大地上。

不是每一个南方人都能尽享湖光,
从遥远海上追梦而来的你,
 
脱掉了那一层曾经象征荣耀的战袍,
在这片白鹤与大雁的栖息地,
 

一个扎猛子,绿水草抚摸着胸肌。

瓦蓝、瓦蓝的湖光融化了你。
 

你追逐着比你更孤独的钴蓝,
仿如年少击水,浪遏飞舟。


岸上,一只白狐守候已久。
步履蹒跚的白狐在秋千上苦思:


“一天中,黄昏最为走心,
为何不见你从三山五岳中归来?
 

白沙磨碧,比目鱼漫游,幼童追蝶。
你跃入这无尽思念,总有寂寞时刻,心动。


小鳟吻着白日与黑夜的交接处。

少年曾经穿梭此地,谈理想中的情欲


是如何在那桥墩下与伊人挽着裤管
趟过从明月山奔袭而来的冰骨的雪水。 
 

筑成湖滨,养育大雁和天鹅,

恍惚如阴凉月色中觅食的豹子。
 

那一个搂抱小天鹅的豆蔻少女,
有着一缕一缕沁人心脾的茉莉花香味,


熏着你了,醉倒晚霞的湖水中。 
一声夜火车的长笛,唤醒了明灭的灯芯。  

“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那把好看又精巧的铜长锁还是锈了。
 

凤凰鸟飞走了,桐叶绿了又枯了。
迎春花沿着湖畔散步,金丝柳唿哨。


此刻,尽是那鹤影,雌雁发情。
千万根银针刺绣着这镜中清澈的湖水,
 

小木舟孤零零的,在望眼欲穿中
仿佛是天边泊来的诺亚方舟。


究竟有多少双橘红色的鱼眼——
穿过时间的禅房而抵达洁白的圣殿。
 

你仰面水波之上,舒展着优美的胴体,
情欲像一粒饮血的子弹射向阴暗的太空。
 

没有情欲的人生,空洞,乏味,
理想是如何一步一步坠入苦胆的深渊——
 

这棕黑色的小木舟在水中摇呀摇,
那打扮得既漂亮又迷人的机会主义


是敌人而非朋友。他用无情挖一个坑,
挖一个任何人都非常迷恋的天坑,
 

无需微力,你会在恰当时刻纵身一跃,
从而完成你此生的软埋。
 

不值得拥有的财富被时间的迷踪运走了,
权力的漩涡,噬食了血性的心灵。

没有那一个上了岸的人会眉飞色舞
抑而郁郁寡欢,悲剧是所有生命的悲剧。
 

比如西村,你爱恨交加的角逐场,
短暂的欢乐较于永恒的苦闷、自谑。


一座天上的街市,灯火通明。枯蝶立在
窗前与你深情对望。那枯蝶是活了,
 

而你却更加忧患于岭南的苍凉。
你不敢回望那晚霞中火红的山庄,
 

你成了这雪山之巅,水中之光。
雁声划过这江南独一无二的湖泊草场,
 

明月像一个白色幽灵游荡着山冈。
诗人们开始谈论死亡是怎样形成的,


林中,檀檀伐木声和篝火的迸裂声
已把灰褐色的鹧鸪和暗箭惊飞。
 

这理想中的家园谁来拾掇?
蓝色和靛青色,浅绿色和银色。
 

一条河流的金色沙滩,倒映雪山之下,
已染成黄花梨木色的门槛和门框。


有一个踽踽独行的少年,曾经的你,
欧式屋面上闪动着赫红色的宽厚瓦片。
 

此刻,你做狗爬式蛙泳,
你在水镜中看到了这一切的宁静、晃动。
 

尖顶教堂是红色的,十字架是耶稣。
这是幻觉但又能听到他们偏激的低语。


暮光小镇独闯天涯,百鸟朝凤。
那无痕迹可寻的繁华过往,时间灰烬。


游向你的独木舟。这湖中的
独木舟都是孤零零的,是被遗弃的,


你不管,你能把这些曾经沧海的独木舟
都系在一起吗?不可能,但时间可以。


时间可以风化它们形成新物。
这小镇上的牛鬼蛇神也可以。


情欲又一次叩击着你关闭的心房。
你明知道这情欲是来折磨你的。


他们是无影腿、霹雳手。
你是他们最理想的人选。你的理想


就是这里的一草一木的理想,
他们哺育了你,或者背叛了你?
 

2020427



[ 此帖被唐颖在2020-04-29 10:35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