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唐颖:我几乎忘了我是上帝的短工
级别: 二年级
0楼  发表于: 04-07  

唐颖:我几乎忘了我是上帝的短工



入夜,
我想到了深邃、黝黑之类的虚拟词
它是如何形成宽阔、羼杂
这种胸襟的——它使用了多少黎明的
颜料才不至于假得难堪?



不仅仅是辩证与平衡,
而是愤怒的交替渐渐被平熄
并将化为乌有。所有的棱角将退隐于
千物的暗光。在这虚构中推开黑之重门,
十万伏兵迎我。



白天,人们更相信一切美好的事物
都来自明亮、正大、卓越的河埠。
不齿于谈论黑森林中的那种摧枯拉朽式的
意志毁灭和刚燃起的绿色希望般的
巫术。



我把世界丢了,这不是伪问题。
当你处于一种大环境的阳谋中,
内心那种毛茸茸就会超级滋长
并影响正常的生活轨迹,像一朵棉花
浮泛于暗哨中而未见仁爱。



八方有难,我亦无灾?
命运把我拱手,未必换来朴实无华。
黑幕遮住,把人心变成了火海——
无所不能的本领也只能短期内掩人耳目。
长了翅膀的天使也有伪善?



漂亮的活儿(比如成为孤儿),
渴望得到黑色拥抱而放弃白日形象,
这是每个人的真实又虚无的活法——
一人作好准备了,一人出卖灵魂,
较于头脑,肉身更易满足。



那些非本质的东西,
其实不那么重要了。无知黑夜
出现休克,没有理由拒绝那独闯迷宫的
巨兽会伤到人的栅栏(即神经系统)。
处处陷阱,时间也束手就擒。



白和黑的较量,当各自
疗伤而不得不——寂静或热烈
帮助时,它们就会伸出援助之手,
互拉一把。甚至
互换真身而蒙蔽世界的眼睛。



雄性的触须,幻变的魅力,
得把那魔瓶打开,
放出妖魔一下,并为之遁入
无形之有形的鞭打,
这是鬼蜮的用心。



我拥有伎俩和平庸。
敷衍的创作已腐朽,
我被夜色吞服,成为魅影。
过多的演义被迫缴出,虚弱的
心倒戈。没有什么能辩明真相,能纳新。

十一

草胆大而无畏,今夜无马。
盲童和鼠辈签字画押亦可得到安宁。
无声是因月泊彼岸,那一大片青春的麦子
忧伤。人们习惯开垦处女地,
爱情不枯涩,螃蟹张牙舞爪。

十二

暗无和暗下有异曲同工之妙。
晚上,小白蝶
静观其变。一豆点灯光小得多可怕啊,
四围之黑愈烈。大块头的决斗
囚徒般的生活(村庄与城市共享焦虑)。

十三

水边,一尾鱼讨教生存之道时
被卷入水浪,肮脏
是否比岸上更厉害?我告诉它不必为此难过,
鱼之乐不是我之乐,(我们)
都是这大芊众生别过的一粒微光。

十四

入这寂静如炼狱,需要横向
鸣叫的切割。虫子都比我洒脱,
心中的偶像但我并无算计。我若静心,
能听到一百种心跳,能嗅到一万种芳香。
那圆孤形的石砾和方尖寺院亦佳。

十五

我们议论的并非我们想来想去的,
我们得到的更多——
伫足黑夜中,首先你会想到恶魔
大如斗盘,红舌又长,能绕地球。
然后才想谁来救我?

十六

看一株矮小的桂花树,在黑水边
娴熟的静候动作令我终生难忘——
它的香浓得化不开。
树下有一个月亮,每天升起来,
我散步时会拿出来擦洗一遍,又一遍。

十七

有些有力量的文字忽视它的存在,
没有力量的词条反而无休止地使用。
这就好比落落寡合,在黑咕隆咚的井底
像一群青蛙在唱歌,
我这只忧心如焚的蟋蟀停止了工作。

十八

为生计我一百个不愿意做的事情
已恪尽职守,但凡有丁点希望
我也不会如此狼狈,在一座沉默的
石头山下弯腰低头。突发奇想有一只燕子
呼救,我会不会舍身救鸟?

十九

凡有一点别事可做,我也不会写诗。
我写诗的目的不是为了得到名声
而是为了摆脱空虚和寂寞。
这种东西不要也罢,你染上了就权作倒霉。
其实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坏?

二十

月下,在花丛中采蜜时被一个仙童
吹一口气把我变成了丑牛。农人
牵回家耕地,种桑树,养蚕,几经周遭
我又变成了一只白蛾,
这种身份的认同感永远都会有。

二十一

我想织成绸缎穿在富人身上,
这是我的一厢情愿。看着那么多畜生
被圈养,被调教成高贵的模样,
我冷静下来,含一块糖。我也会寻找黑夜中
那些和我一样孤独的游子,互恨起来。

二十二

时间给予我的旋转棒,我是否指挥了。
为什么这个秋天我老觉得自己的体力不行了。
一会儿电视上说众生平等,一会儿报纸上说
人为了拯救这个世界吃尽了苦头。
我把自己变成一个乞丐,在贫民窟行走。

二十三

我何尝不想找一个平衡点,
让我抱残守缺时独善其身而不悔。
可这样的平衡点到那儿去找哩,天边还是海边。
无论夜色多么柔和,我很少把自己
像一块铁一样熔解其中。我保留的那一分多些。

二十四

我不是神但我比神更蠢笨。我不是星星
但我比星星更暗淡。我不是小草但我比小草
坚韧一点。我不是毒药但比毒药强。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被上帝偷听到了,
并命令天兵天将对我施以酷刑。

二十五

陶醉于夜的重大历史事件中,
我的理想也不是一个偶然。
我钻研的佛法在暗处有用。
具有天赋的写作者和政治家会撒谎,
甚至会创造自己的精神学说(即坏人的哲学)。

二十六

弃之路边,你会开口说话。
把你埋入土中,你会从石头缝里蹦出来。
把你交出去,在贼人手中,你会缄默。
你玩世不恭令人好生讨厌,神仙也奈何不了。
时间只轻轻一拂,你就成灰啦。

二十七

爬到月亮上去,是美人的落寞。
你看,这些金城汤池为我造,这些花红为我开,
我有什么理由不享用。
每个生命交织在一起织成的一张天网,
流星雨也扑不破,是人间的遗憾。

二十八

衣裳是风,是风的色彩。
我是不存在的,我由我生出一个孩儿来,
在游艇上,在众生口中,在鲸鱼的腹腔,
在读者面面相觑的思考中,在夜的彷徨下,
秘密花园的小径,那一条通往世界的孤胆中。

二十九

月下,我偏好这一口静。
它静得诡秘,岩壁黑得深沉,
就像一面黑镜子,我打入它的内部成为烈士。
我想成为这个静,如此不必有烦心,
可以像一枚月光一样潜入豹子的敏锐中。

三十

我独自去采晨曦。
遇到一头恶狼披着羊的外衣,
它小心奕奕地避开我的锐气,
说一些好话让出一条岔径,这岔径通往绝壁。
或返回原处、或消失。

三十一

山秀逸,水渐瘦。
我成为一头猎鹰。
暗中,磷火饕餮无名碑。悬而未决的心
此刻坚韧,它会长出一两种超群品质
在人间探险并拓宽路基,让真爱袒露。

三十二

所谓人性只不过
是所有性情中最小的,也是最少的。
如果说兽性理应受到指责和唾骂,我常常想。
比狐狸更狡猾、比狮子更凶残、
比兔子更胆怯、比蜜蜂更嗡嗡叫的家伙——

三十三

假如我做错了,会请黑夜裁夺。对了
会渴望得到十倍于赞美的吹捧。这些慎之
又慎的顾虑恰恰与夜的一再退隐吻合——
甚至明知整个世界的秩序乱糟糟的,但我是
无辜的。我像影子一样活着?

三十四

苦思冥想的
绞尽脑汁但这两者之间具有特定的共性。
他们都是在榨取。至于是什么,那躲藏
在墙角的蟋蟀会以另一种求偶的形式告诉我。
青山则以年久未修剪的枝蔓告诉我。

三十五

与夜合作,以失败而告终——
因为失败是时间赋予的特权。
宇宙进化论归根结底也是
一场失败的运动,只不过此项工期较长且繁琐。
我所依赖的星球也无法看到那温馨一别。

三十六

虚无耐人寻味,它化身为珊珊灯火,
在窗口像幽灵一样,它需要吸食大量
鸦片。我必须和它平起平坐,
把自己处得像个猛男,在一块巴掌大的水上,
用尽平生所学,这样才有缴械投降的可能?

三十七

面对夜的低语,我和他持平,
没有分出高低,
白昼在召集乌云,在捕捉星辰,
在穷人家的屋顶上洒银辉。我不善于表演,
那红尘本来就是薄薄的。

三十八

一条大河缓缓驶入,精明的舵手
有的泣不成声,有的用鱼钩子去钓那鳟鱼。
夜空下那绯红的云片触手可及。
万物静下来的声音也渐渐在石缝消逝。
黑夜给我的,很快就会脱身。

三十九


书生的底气不是来自阅读
而是善于聆听清奇的招魂曲,
除非死亡太近,近得连喘气也非常短促。
这不是太平间胜似太平,海燕
为之折翅,小辫子远非暗流涌动。

四十

我情愿一无所有,情愿笨得如牛,
情愿像一块冥顽的石头。情愿笛子
微微前倾,恰到好处地耳鬓厮磨。情愿
在饱呷中度过。我的谎言多而无用,
我还不如做一个花痴,乱弹琴。

四十一

讲一个冷笑话但不准开口,
这就是暗夜的魅力。把得到的吐出来,
撕开的躯体怎么也塞不下那块伤疤——
那块尺寸很小的伤疤曾经令我十分着迷,
我几乎忘了我是上帝的短工。

四十二

这样的短工,上帝也不便于把话挑明。
连斧子、铁锤、钉子、卷尺、墨盒也不给,
我都得自己去弄,弄好了还要送给上帝先使用。
有时上帝恼怒或遇到了不听话的,
七情六欲亦成为狐狸的专享。

四十三

时局蛮好,我会多渠道消磨自己的意志。
一方面写诗可以闭嘴,可以让镜子亮些。
翻译家做的事,我会竭尽全力但持不同看法。
那些学者拿的学问我会瞄一眼贴上标签,
然后来一杯猫屎咖啡。

四十四

把时间分成小份,都注明用途。
我把智慧也分成若干,
我把我的那份卖了,我和这个世界的
分歧不少,我徒有虚名。
但世界不一样,它的下场并非人人会笑。

四十五

置身什么场合,我就是一个什么样子的。
我非我,有点自欺欺人的小动作,
在能见度小得吓人但我又不得不放下屠刀
去处理那些非我能处理的棘手事时,心是虚的。
即便虚脱,也需要一劳永逸的活着。

四十六

孤独时,不需要人人走进我,自身的删减
不出所料。我得到盗墓者的工具不多,
我会加速度搜集证词去获得一张三界旅行的废票。
夜张开翅膀驮我算是对我客气,面对面的日子
隔着一堵厚厚的空气墙。

四十七

九月潭底的漩涡,十月海礁出孤岛。
我和我的诗稿一遍一遍被伎俩击穿。
一对雌蟹的嘲讽以及一条海龟的唾沫,
也跟来饿虎扑食、豺狼当道。今晚月色涉嫌倒卖,
小甲虫丢盔卸甲回到了优待俘虏的洞穴。


未完待续
[ 此帖被唐颖在2020-04-07 09:58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