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博尔赫斯:IN MEMORIAM A.R.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2-18  

博尔赫斯:IN MEMORIAM A.R.

陈东飚 译[1][2]



是朦胧的机遇或精确的律法
在管辖着这个大梦,宇宙,
它们允准了我在一段平坦的
旅程里与阿尔丰索·雷耶斯同行。

他熟谙的那门艺术无人通晓
任他是辛巴达还是尤利西斯[3],
就是从一个国度走向别的国度
而完全地存在于每一个之中。

倘若记忆曾经用它的箭将他
射中,他便用那件武器狂暴的
锐锋来刻写层出不穷而又缓慢的
亚里山大体[4]或悲怆的挽歌。

在那些劳作中观照他的是人类的
希望,也是他生命的光辉之源
要找到那首不会被遗忘的诗
并让卡斯蒂语[5]的散文焕然一新。

比步调迟缓的熙德之歌[6]更远
远过渴望变得晦涩的教众,
他一心追索转瞬即逝的文学
直到充满俚语俗谚的城郊地带。

他曾在那个马里诺[7]的五座花园[8]
伫足,但他心中却有着某样
不朽和本质的东西,宁愿投身于
艰深的研习与那件神圣的使命。

换句话说,他更衷情于那座
冥想的花园,坡斐理乌斯[9]曾在此
为对抗黑暗与谵妄而竖起了
唯一的初始与众多的结局之树。

雷耶斯,那不可破解的至善
奢靡与贫乏的万物的主宰
只给我们某些人一段扇面或弧线
却把整整一个圆都交给了你。

你埋头寻找的快乐或悲伤之物
总隐在卷首插画与声名之后;
就像埃里金纳[10]的上帝,你愿意
成为无人,以便成为所有人。

浩大无边而细微入微的华彩
打磨出你的风格,那朵精确的玫瑰,
而被你愉快地还给上帝之战争的
是你的先祖们英勇尚武的血液。

这个墨西哥人(我自问)会在哪里?
他会不会怀着俄狄甫斯[11]的恐惧
在奇异的司芬克斯[12]之前冥想
人的脸面与手那永不移改的原型?

抑或是,如斯威登堡[13]所愿的那样,
会游遍一个星体,其生动与复杂
远胜于这尘世,后者近乎倒影
对应着高天之上那堆无解的秘语?

倘若(就像亮漆与黑檀的帝国
所呈现的那样)记忆会打造
它内心的伊甸园,在荣光里自有
另一个墨西哥,另一个库埃纳瓦卡[14]。

上帝才知道命运安排给人的
诸般色彩,在他的末日过后;
我走过这几条街。时辰尚未到
我对死亡的领悟仍少之又少。

我仅知一事。阿尔丰索·雷耶斯
(无论大海把他抛向了何方)
将会愉快而又不眠地倾身钻研
另一个谜语,和另一套律法。

让我们向独一无二者,向不凡者
献上胜利的棕榈和齐声的颂扬;
愿我的泪水不会亵渎这首纪念他的
诗篇,它是由我们的爱铭刻而成。


注释:
[1]拉丁语:“纪念”。
[2]即阿尔丰索·雷耶斯(Alfonso Reyes,1889-1959),墨西哥作家,哲学家,外交官。
[3] Ulises,即荷马史诗《奥德赛》中伊撒加(Ítaca,爱奥尼亚海上岛屿)的国王俄底修斯(Odiseo)。
[4] Alejandrino,一行包括十二个音节的诗体。
[5] Castellano,即西班牙语。
[6] El Cantar de Myo Çid,12-13世纪讲述卡斯蒂亚英雄熙德(Cid)的史诗。
[7] Giambattista Marino(1569-1625),意大利诗人。
[8]马里诺的戏剧《阿多尼斯》(L'Adone)中的愉悦之花园分为五个小花园,分别对应五种感官。
[9] Porfirio(约232-约304),罗马时代的腓尼基哲学家。
[10] Juan Escoto Erígena(约815-约877),爱尔兰神学家,新柏拉图主义哲学家,诗人。
[11] Edipo,希腊神话中杀父娶母的忒拜(Tebas)国王。
[12] Esfinge,神话中的生物,在埃及神话中为狮身人面,在希腊神话中为狮身,鸟翼,女人脸,曾在忒拜城外向过路人出谜题:“何物在早晨是四条腿,中午是两条腿,晚上是三条腿?”猜错者均被杀死,当俄狄浦斯猜中了谜底是人后司芬克斯跳崖而死。
[13] Emanuel Swedenborg(1688-1772),瑞典科学家,神学家。
[14] Cuernavaca,墨西哥莫雷洛斯州(Morelos)首府。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