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弃子:野灰灰菜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02-16  

弃子:野灰灰菜






《野灰灰菜》

浓雾并未散去
我站在一处裸露着风化岩的草丘上
在这回家的途中想起
曾经又是怎样害怕途经这儿——
担心身后广袤的阴郁会猛的
一阵风刮过——那是四月,已近尾声。

而现在是九月,只是雾气还未消散
在这驻足过的此刻我想到
已多少次经过这片荒地
当身后的一阵薄风吹动了脚边草丛
是那个嘴角常含草茎的人
正沿着野灰灰菜丛生的小路回家。

2019.9.12



《丝绒》

我听到一个老女人在怒斥她的黑猫
用毁坏的衣架驱赶跃过染缸的黑猫
怒斥,又顾自哀叹
仿佛它做错了什么,注定被驱逐。
然而就在夜里
她又试图召回那悒郁的东西
用晚餐时间召唤那悒郁之物。
现在那只黑猫正蜷在她怀中
(女人的言语已变得轻柔)
仿佛灯光下她正轻抚的是一件疤痕
在怀中,那昏聩的丝绒。

2020.2.4



《顽石》

眼中的一抹虚空不被拉动
像一块顽石,在人迹罕至的山谷
但愿一朵云跳动着隐去,浪迹在它的蓝色中。

2020.1.20



《电影时间》

一种情形是当你发现
那些钟爱过的电影人物
大多处于逃逸之中
他们有着自己的缺陷,绝望,爱
与憎恶。或是相反
在那些钟爱的电影人物中
并无缺陷,而只是镜头
也无关绝望(绝望也并非书写者
赋予他们的光芒)只有言行
或者没有了言行
而只是在那逃逸之中。

2020.1.9



《2020年第一首诗》
                
       昨天是帆,今天是桅。
          一同的风景
         和两处不同的风景。
              ——给马贵龙


这是2020年第一天
(我猜如果是你结尾时也还是
会错输成2019-)
昨晚我坐客厅里和你视频
聊着不一过往
(有点难以置信。有点不真实)
因为冷,身子还不免打哆嗦。
但这早上阳光很好,就像新的一天
三线*估计也发觉了。
想着这即是新的一天
新的。该做些什么。而此刻
窗子外,桉树林也沐在
金色光线中
而棚子旁的矮灌木丛中间
一块大石头灰褐色表面
还留着一排粉白锥眼——
石头已有了裂缝。
想起那数日不见的石工
是他们俩,用了整个白天的忙活
将石头凿开了一条裂缝。
然而又离开了。留下的
一条裂缝,像长进石头深处。
不依傍意识的觉醒而写诗——
这我突然想到你说的。
一个人此刻赤条条站在这窗前
并没什么难为情
也像世上任何一个置身在这
光线中的他者。
尽管昨晚的酒意还未消散。

2020.1.1

*三线,一只年长仓鼠。



《地下室即景》

一间昏暗的地下室足以在你心中
烙上一个孤独者的形象。
凌晨一抹亮色从窗户口探进来
让地下室的灯光成为无端的形体
停滞在昏暗的中心。
那是昼夜悄然更替的时刻。
或你称之为的‘地下室时刻'。
只有孤独者在鹅蛋色的灯光中睡去
像熟睡在一间干净的马厩中。

2020.1.10



《台启》

有足够的铅坠,和不忍
丢弃的轻矶竿。子线用1.5。
如果一早潮水褪尽
夜里就先落脚在那海边小屋。
打算再去换一副导线
禧玛诺水滴轮老化了
但还无妨。
犹记得一次和你一块守鲈
在明月初生的海面
谈起的未来
却已有别于现在,而那条
闪着微光的渡船
牵绳一直绷直在退潮的水面。
当我们醒来时
薄光初至的清晨
木窗外,正蒙着一层水雾。
直到曙色乍现之时。

2019.11.23



《自二零一一年五月》

这石子 是在
哈图和倒淌河捡的
一块扁石。
一块圆石。这次
就不再寄茶片了。
你知道
一封信
只能装20克的东西。

2019.11.22



《一种友谊》

他永远不会像一个多面手
那样,说起钓金枪鱼的技法。
也与这一切无关:譬如使用
活饵,在突然的雨中
天光渐去,和最后一次
慌忙扯住的线结。
仿佛与那美好的过往
再无关联,而只是
虚妄。然而他也必定有过
即便一次
以简易渔具,在漫长的
失望之后,终于奋力将抄网中
一条试图挣脱的金枪鱼
拖上船板。“有三十斤重。”
我能感到那个疲倦,又不失
固执的身影
斜靠在暮色渐沉的船边。
仿佛不得不那样。当我们
咽下一口酒,眼望
壁湾方向。起身在一次
涌动的空隙中。

2019.12.14



[ 此帖被弃子在2020-02-23 21:04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