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张永渝:野草莓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1-19  

张永渝:野草莓




在那荒凉的时刻
留下一首小诗——
记载小人物的文学史
或许更接近文学的真相
有趣的、新鲜的浆果散落在
干草地、玉米地和马铃薯垄
隐蔽在荆棘丛和昏暗的长春花间[1]
这并非徒劳,并非一厢情愿,
流逝的岁月让他心安。

一旦被野游者发现
拿着聚丙烯餐盒、玻璃罐、塑料盆儿
驱赶浮名来采摘,装入被重用的器皿
运往卑庳迫隘[2]的仓房,
虚构抑或非虚构,甜美的文辞——
赞歌里的红草莓,技术撩的黑
都将变酸。

脱离常识的母体——
发酵的作品长出鼠灰色的霉菌
洋溢着渴望交流之精神建设
混合失败的意识形态教育
虚荣加持的霉烂气味


我们把鲜草莓囤在牛房
当浸缸被填满,却发现它们长了毛,
……
我常常想哭,真不公平
所有可爱的罐罐都散发着霉烂气味。
年年我都期望草莓之美能长存,虽然我知道不能。
——谢默斯·希尼《采黑草莓》(吴德安译)

注1:详博尔赫斯《致诗选中的一位小诗人》。
注2:详朱熹《百丈山记》。

2020.1.17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