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木朵:嘟哝友人来信摘要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1-08  

木朵:嘟哝友人来信摘要




那位看似孱弱,又唯唯诺诺的诗人,
朗诵完自己的诗以后,
这个时代最酷的批评家站起来了,大声喝彩。
批评家说,这位诗人是他最好的朋友,
他的诗是这个时代最闪亮的星辰。
我也在会场中,用自己的尺度,测量着
这首诗,并借此衡量这个时代伟大的批评家
是否因为友谊松弛了他的审美尺度。
我并不多想,存疑,不久轮到我上台朗诵。
我读了自己一首力作,然后,
瞟了一眼批评家。想看看他的即时反应。
没有丝毫反馈,他正在打盹。
于是,我寄希望于别人,从陌生人群中
伸出桂枝,毫无私利地称赞我的诗。
跟上台前并未差别,我的诗只是一个过渡。
下一个朗诵者迎来了热烈的欢呼声。
级别: 一年级
1楼  发表于: 01-08  
这首非常喜欢,写出了诗与人的一种命运,也很应景。每一字似乎都是称量而出,一种缓慢而稳健的推进或转折,散发出强烈的冲击力。
[ 此帖被刘义在2020-01-08 20:37重新编辑 ]
级别: 创办人
2楼  发表于: 01-08  
回 1楼(刘义) 的帖子
也关乎人与诗的一种神秘的友谊吗?
级别: 一年级
3楼  发表于: 01-09  
好诗
级别: 一年级
4楼  发表于: 01-13  
还有一层关系,朗诵者与诗。
更遑论诗的化学慢反应,有时候需要等待一个时代与之契合。
级别: 创办人
5楼  发表于: 01-13  
回 4楼(川伝传) 的帖子
朗诵场合见真功夫、真君子?
级别: 一年级
6楼  发表于: 01-13  
回 5楼(木朵) 的帖子
就像译制片对电影的破坏,这是朗诵在我心中的印象。
但是否朗诵没有真功夫或真君子,我却答不上来。印象中好像真的没有。可能只是我见识少。
唱诗我倒是喜欢,比如周云鹏的九月,杜甫三章;刘东明的西北偏北;更早的唐朝的梦回唐朝、轮回乐队的烽火扬州路。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