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苏丰雷的诗(不定期更新)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01-05  

苏丰雷的诗(不定期更新)


单调
 
我远行回来绕着半拆的城中村散步,
好奇它在时间中的变形,
仿佛北方秋收后的玉米地,凌乱而呛人。
但几株骨感而沉重的钢筋水泥植物
兀然矗立,并且继续反季节地生长,
跨时空地永置身于热带。
相对于被无视的真正精神,
物质建筑速生得令人悲伤。
但那么多人在冷酷的架构里挥汗、喘息,
我连暂时的否定也不可以。
我偶然落座于一间廉价的面馆,
管账与接待的汉族女人精致而满足。
拉面做得地道,
厨房里那英俊的男子想必是她的先生,
她面露温情地待客,
也在一些客人的脸孔上滞留,
她自足的世界依然每天有所加增。
少年时我曾读过一句诗,
把满月比喻为一只头颅,
这个女人的头颅就是一只满月,
但头颅般的满月永远只用一面朝向我们,
我已看穿她的面容有这个民族的单调。

2016.4


阿拉善行
 
踩着雨脚穿过阴云的乌发登上
晴天的额头,鹏呆呆地滑翔在
古人没眼福的广袤雪原仙境。
在贺兰山东银川落地,大小巴
切换,顺时针送我们抵达贺兰山
西麓。贺兰山,传说即不周山;
共工的怒触今人已不知其详:
“天倾西北……地不满东南……”
车在山中行,雪在山上落,雪的
迷彩服紧裹高冷的山躯更显魁伟。
翻越后,荒阔的戈壁一根拉面般
吞咽你,荒芜盛大到具足排他性,
它的流动不变荒寒了客串的你。
但这几天里,藏传佛教让你省思,
似乎重点已不是传说中仓央嘉措
于此弘法,而是当地蒙民领受了
那一揽子的方案,他们把自己的
像阿旺丹德尔的孩子贡献给佛陀,
而他们确能领回一套救人的真理。
连绵成莲花座的山呵护的寺庙曾经
更壮大真实,可惜毁后火种孱弱,
现在重建的仿品新得有点隔膜。
戈壁和沙漠中的古寺院如孤立的菡萏,
突兀的模样或稀缺的景观最是耐看:
想是空乏的天地无所依傍让人抓狂到
想找条地缝,而顽固的大地混沌一片……
终于他们撞开寺院大门,俯伏、皈依,
阅读浩瀚的经书,或千万遍念诵经文
才使空茫的心壑,漂浮了一些安慰,
让人惊慌的虚无析出了救命的草茎。
来之信仰的简单一句的不停重复便让
整民族的心灵找到依托,并洁净万分。
倾斜的地域总在寻找平衡的办法。

2017.10


J的一日*

J向我叙述他不快乐的一日。
这磨损了他的生命的复数的一日开始于早晨八点,
九点他赶到公司,开始朝九晚五的程式。
他的早晨开始得有点晚,并且
可以想象在八点和九点之间
是一阵无意识的匆忙。
昨天下午的实验结果,他按照
工作的要求和专业的品质汇报给了上面。
“但也仅此而已,这些结果跟我
没有活水的幽闭内心又有什么关系?”
过于简短的半小时午餐及午休,下午过早开始,
和昨天下午一样,乃至于他
今天上午就把它汇报完了。
“这样的日子飞快滑翔,向时间渺茫的深处,
我无法离座、跳下,拾捡
那丢在后面某处、越来越遥远的我的快乐。”
五点钟下班,六点钟回到住处,
他仿佛来到了早已熟识的荒原,
没有一棵绿树的阴影救庇他,
所以他干脆躺下来,躺在倾斜的
床头,看一部电视连续剧的
最后几集。在这空茫的时间段,
那部电视剧的浮华情节瘾一样勾引他。
“终于到结尾了,不管多么荒诞的结尾,
总之要了结了,但了结之后又怎样呢?
下一部电视剧的预告已播放多次,
如果没有意外,我会将其看完……”
日复一日的机械让他感到焦虑,
甚至恐慌,他近来阅读《美国金融史》,
那书籍把2008年之后的世界
比拟为1929年之后的西方,他很害怕
世界来到悬崖边,然后像猪一样跳下去,
而自己还没痛快活过,还没有
品尝过幸福的滋味。他觉得自己
过于小心谨慎,面对生活拿不出勇毅的行动,
面对心动的女生更是乏术。“在恋爱上,
我常折戟在第一个回合。当她们说,我已有
男朋友,我不知道她们说的是真是假,
以及她们为什么要这样说。”
因为长久痛苦,他的眼里
麇集忧伤、茫然、惮惧……
“明天太阳照常升起,八点雷打不动
来临,但我的生活如何改变?
我的生命的意义到哪里寻找?”
这成了压顶的问题,对这毕业五年的理工科硕士。

2018.6.10

*此为诗人陈波策划的一个“即兴写作”项目的成果。项目向网络征集志愿者,志愿者一对一向参与活动的诗人倾诉自己的故事,由诗人撰成诗篇。


DF公园

赠陈家坪、陈迟恩

灶台鱼的柴火更换成了煤气,
人气不如往日,结账时馈赠的代金券
怎平衡我的招待不佳?
幸好近旁的公园正敞开春末的怀抱,
林间金星、银星、彩星被柔柔、片片
举起,大地的浪漫也挺让人痴醉,
但大地永不绝望?某物曾遭灭顶。
洗濯过的正午阳光像一个仙境,慈爱
它每一个游子,空气中的幽香扯动鼻翼。
春园用无数笑脸和酥手邀请嬉戏,
可我们不领风情,谈论着精神的忧虑。
你谈起日本之旅,它展现的如梦画卷,
却如梦魇压迫你,让你感到追赶的无望。
而我们年轻的智力已能厘清:
种种问题均是结果……并且,因果的推理
需要严密的逻辑,硬实的依据。
一汪湖水切换了风景,谈论不得不
添加了走神:居多数的白鲦、鳑鲏
奋力争食,拨得水面热闹,却难于
瞅见它们微茫的形体;青鱼或是草鱼
像足了一驾驾潜艇——抬头看天,
湛蓝中立涌乌云;金鱼、鲫鱼、鲤鱼
在近岸水草丛中觅食有术,搅得水体浑浊。
北方的湖水多像男人的泪水,相应地,
南方的湖水多像女人的泪水。
半小时行走后,路边体贴搬出长椅,
赐予舒适的谈话条件,活络的讨论
宛如争分夺秒,最终我们被时间限定。
送走你俩后回到住处,眼皮干涩,
我就势小睡,享受这假期清闲的下午,
我多少依赖它,这枯槁里的湿润和甜:
我回到了故乡的某处靠近丘陵的田野,
这片梯田,好望角一般,居高临下,
我踩着它优美的田径,闻着它的稻香,
与一群中西的友人一起收获着
谦逊的金黄,而收获过的水田稻茬里,
有肥硕的黄鳝、鲫鱼,甚至形状古怪的
黑鱼,它们繁多而驯顺,任我们捉拿……
我是去往圣境,又一次,我欣悲的泪水自流。

2019.5

[ 此帖被苏丰雷在2020-01-06 12:18重新编辑 ]
级别: 一年级
1楼  发表于: 01-05  
那条山路

又一次它来到梦中问候我,
它问候的方式特别:请君再走一遍。

它爱打扮,每次重逢之初,
仿佛都要问:还认得我吗?

它差不多在我家和镇子间的直线上,
但有许多段阴冷需要闯过。

如果不是外婆的牵领和卫护,
它的异美战胜不了我的胆怯。

但故事就在陌生的路上,
或者说陌生的路本身就是故事。


夏日记梦

扇子抓住窗棂哀告,
它被一台落地的骆驼*电扇赶了出去。

嵌巨镜的大衣柜、胖墩墩的高低柜
黄山*电视机,我从妈妈爸爸的大床跳

到它们对面的两只单人沙发之一上,
清晨的黑色素在房间缓缓流动。

我想喊卡,我想走到门外,哑光的窗外
是甜美的姐姐,但意识偏要我退潮,

在意识里显影出未来的现在:
窗外的惨白融含了多少代人的败北。

*均为诗人幼年时期家里电器的品牌。


幼小的探险

屁股大的山包,这一半已翻得厌倦,
那一半遂掀起集体的好奇。

灌木丛(柴火林)封住去路,
小小队列锐成楔子:阅读新篇,阅读新篇……

荆棘、坟堆……障碍物是传奇的素材;
勇气、智慧,总算证明尚存一丢丢。

谁早早做好迎接的准备,酬劳我们的冒险:
面前的山坡已被砍伐,仿佛来到了小人国。

第一次体验盐变糖,眺望那边……
在新世界的渺小边缘,头一次学习沉默。


疯牛记

怀思的少年在田埂上勾头行走,
影子滑过水面,宛如肩扛摄像机在拍摄。

一头牛,每一寸牛肉都携带疯狂的力,
狭路奔来,震荡田畈和少年的遐思。

他醒得晚,呆立,死的黑幕已席卷脑海,
可还本能地一跃,跌坐泥田中……

早已预示了人之路:
疯牛难以量数。

注定将常跌跤于泥田,
踉跄而行而至坟墓。


母亲颂

更了不起的母亲在母亲之中,
而母亲把她奉献给了我们。

充塞天地间的大铅球群,每个母亲
推滚其中一个,受刑般经过人世。

在母亲的脆弱面前,每个孩子
都是野蛮人,而更加野蛮的是时代。

我们的羞愧越滚越大,
如同历史的欠账。

一个省悟的男子在我之中,期待
我的行动,我将以此讨好母亲的晚年。
[ 此帖被苏丰雷在2020-01-06 12:19重新编辑 ]
级别: 创办人
2楼  发表于: 01-05  
旧作可以放在一个主帖下,但新作一个个发,日后也便于快速检索。
级别: 一年级
3楼  发表于: 01-06  
好的。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