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普遍性颂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01-02  

普遍性颂




我所理解的有如水塘储蓄的液体
充盈、容易感动,
而大地流淌的树、野性藤蔓,
一圈又一圈地
绕过阑尾突出的村庄
新的理论将投影于现代性的墙壁
(人们认为旧的仍然存在)
新的壁画、标语
如海上归潮地涌现,合法地注入
二十一世纪苜蓿的视野——
荒诞,离奇,
却也能顺从生存的意志。
只要不算是突然的掠夺,慢性病,潜伏期
都不能作为引发暴涨的水源;
而人民之水,依然静如古井;
如你所见的蠕动——盲目的蚯蚓留下涵洞
竟然也能成为输送邪恶的重要渠道,
除非太平洋的底部毅然出现无法堵塞的漏洞
(干枯的海床之后将一览无 余)
否则,你怎么告诉别的星球这里的全部真相?
哦,多年以后吧
沿着湘江中游而上的火车
又穿过垂下的温带植物、泥质的民族
谁在意铁轨下的酸性已经超出一个标准气压
长方形的,圆的,举着食指的
在夜间行走的花朵
渐渐失去星光的引力与光明
唯有水的倒影,楼宇泄漏的电力污染,
物质暴力,价值观的对峙——
甲、乙互相鄙视,可能只为多出一个轮胎
橡胶的,妒忌的,不可代替的
唯一的,绝不可动摇的并非一场无硝烟的战争
——那可是顽固的人性啊;
于是,我所期望的亦有如十二月的水
弹性的、溅起的,水花状的破碎
——迷雾的,牺牲的,矛盾的,甚至美丽的。


(2019.3)
级别: 创办人
1楼  发表于: 01-02  
标题加自己的名字,日后好搜索自己的文集。可编辑。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