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杨略:荷花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2019-12-16  

杨略:荷花




一个假面,从荷花上剥落。
风球把全县翻遍。溪水失去边缘。
泥沙中扇打,鱼,无法滑走的固体
停留在晒谷场。你端着公鸡碗
什么年代了。公鸡本来就很模糊
回去吧,把屋顶修好,拿掉隔膜
——粉红,但无枝头。圆的,椭圆的
光斑活动。细鳞、刀多久沉没的
你在水池上等吧。石莲和灰尘
不相干的繁衍。荷花次日拔出水面
叶下泥泞,你清洗身上的偏僻
像旧铅投入水桶,月色扭动了
一会。摩托也幽暗。停下。屋里
一个人的橡皮质地。一个人不想擦。
夜鸟出现几次,和雨一起落在
安全右侧。伞,折坏发生了。衰老
弥补花瓣,围拢卵形种子,这是她。
气泡在冷饮的空间推废鸟上升。
“你确信能吹响树叶?”叶哨扔在
轮子附近。电影院很黑,幕布脏了
不影响。拿好吸管。水潭底部
咬扁它。折下白色。饱满时五朵
干枯七朵。笔直、多刺和空洞
今晚就过时了。不费吹灰之力
他们吃油炸荷花。你撕下纸张
那些钱塞在其中,污垢太严重。
腐败的一天、二天。村中杂物
有别于樟木妈祖,慈爱的有耻的
荷花脸。马上就完美了,凿完双目
摆在祠堂。她是何人,心地善良?
香快烧完了,潮剧唱的是什么
“冰是我二十年的臆想”,灯笼
人手一只。奇怪的圆筒形。放进
奇怪的红蜡烛。害怕它裂开吗
那些荷花,磨损了,放在门廊。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