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刘义:合璧
级别: 二年级
0楼  发表于: 2019-12-11  

刘义:合璧

取下数月长的鲜妍
欢愉的重枝突然引爆水面的破碎。

一颗疲倦的星星从“爱”的焰火中离去

回返到海天间茫茫无尽的岛屿。

但光害形成的气泡,环悬季节的长廊
他们低伏在迷雾的底部回翔。

而古镜鸣叫出完整的叙述
聚合现代无常的光点。

他在纠正与删改夜晚的谬误
他在反思的纹理中独步。

[ 此帖被刘义在2019-12-13 21:31重新编辑 ]
级别: 创办人
1楼  发表于: 2019-12-12  

这首诗,实际上是一种当事人的感觉的同心圆,也就是说有好多个圆圈,那个圆心是一个反思中的人或者说一个踽踽独行的人,然后通过他的感觉,荡出阵阵涟漪,而读者会发现,诗的两行一节中每一行都有一个重音,那就是一个动词,可以说这个词起了关键性的作用。这个地方可以看出诗人对他当前句法结构的一种依赖,就是说他特别看重动词所制造的一种效果,而且,因为很多时候他在描述种种感觉的逻辑,很容易失之于虚幻,或者说过度抽象,所以他必须利用一些个切实可靠的动词,来维持秩序,以保持同心圆的圆润性,以及圆与圆之间的那种同心所归的凝聚力。可见,动词是岿然不动的,充满力量,有时候略显生硬,但动词的左右两边,这种句法组成的因素,却是变化不定的,人可以在动词的左侧担任主语,事物也可以,气泡也可以,那么动词的右边又是什么?更多的是一种感觉的末端神经,是感觉的形象化、细化。的确,动词是这首诗的句法结构的一个重点。揣摩这些动词之间的关系,其实就可以看出诗人在画不同的同心圆的时候,他的感觉涟漪是怎么由弱到强又由强转弱的。
级别: 二年级
2楼  发表于: 2019-12-12  
引用
引用第1楼木朵于2019-12-12 07:31发表的  :

这首诗,实际上是一种当事人的感觉的同心圆,也就是说有好多个圆圈,那个圆心是一个反思中的人或者说一个踽踽独行的人,然后通过他的感觉,荡出阵阵涟漪,而读者会发现,诗的两行一节中每一行都有一个重音,那就是一个动词,可以说这个词起了关键性的作用。这个地方可以看出诗人对他当前句法结构的一种依赖,就是说他特别看重动词所制造的一种效果,而且,因为很多时候他在描述种种感觉的逻辑,很容易失之于虚幻,或者说过度抽象,所以他必须利用一些个切实可靠的动词,来维持秩序,以保持同心圆的圆润性,以及圆与圆之间的那种同心所归的凝聚力。可见,动词是岿然不动的,充满力量,有时候略显生硬,但动词的左右两边,这种句法组成的因素,却是变化不定的,人可以在动词的左侧担任主语,事物也可以,气泡也可以,那么动词的右边又是什么?更多的是一种感觉的末端神经,是感觉的形象化、细化。的确,动词是这首诗的句法结构的一个重点。揣摩这些动词之间的关系,其实就可以看出诗人在画不同的同心圆的时候,他的感觉涟漪是怎么由弱到强又由强转弱的。




谢谢木朵先生解读,句式的结构与细节的择选,是面临着一种打破与更新。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