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憩园:本来可以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2019-12-07  

憩园:本来可以




干活的工人知道我是一个诗人。
他们一边说着佩服一边又犹疑:
为什么不写诗,反而来工地干活?
好像写诗是一门职业。

好像写诗比干活舒服似的。
这里那么多树为什么没有我喜欢的
棕榈树。我望着楼顶上的宇宙
两栋楼之间的天空,立体主义的蓝色。

我想起刚来这里的那一个月
每晚都要出去跑步。接下来的几个月
我的活动半径是周边五公里。
五公里之外的地方我懒得移动。

遑论更远的距离,像树懒。
早晨的日子我是我们。
晚上的日子我是我们中的我。
诗的放大镜,比一颗星星更擅长隐藏。

保安说,他其实不是保安。
我也不是诗人。我们都是单一的词。
他不再往下说了。一个石榴,在他的右手里。
石榴籽露出来的那面朝上。红艳艳的寂静。

2019
级别: 创办人
1楼  发表于: 2019-12-07  

  我读了诗人憩园2019年写的一些诗,从中选了几首诗珍藏在元知网。他是1985年生人,我觉得,凭借我所读到的他的近作,可以初步判断,他是80后诗人中的佼佼者。这个断言,依存于他诗歌中所透露出来的对自我处境的理解与诗艺锤炼之间的双向关系的沟通,体现出了非常棒的自觉性。这是在很多80后诗人中难得一见的一种情况。《本来可以》这首诗,当然我觉得题目有点随意,可以取得更好一些,这首诗你可以从几个方面来观察,就是他的这种对自身处境和诗意流程相结合的自觉相当明确,立得起来。这首诗首先是分节的,就是四行一节,然后谈了一种类比,诗与工地的一种比较。这种关于诗人的或者诗的处境问题、命运的问题,是很多80后诗人,要开始慎重思考的,事实上衡量他们诗学观念高下的尺度,往往就蕴藏在这里,就是看他们怎么在诗中谈论诗或诗人的处境,这是一个很关键的意识。诗是这首诗的主题,写这种论诗诗是很不容易写好的,但又必须去写,这是每一个成长中的诗人必须面对的一门功课。憩园在这首诗里,无论是在开头、中程、结尾,都有一种运用自如的好印象,文法结构熨帖,就是说,这首诗他写得非常妥帖,同时又有一种对自我的微讽,令人读得心有戚戚焉,同时又很舒服,很多细节拿捏得挺有意思。如果他能够写出一组在这种水准以上的作品,他就会成为当代出类拔萃的诗人,这是值得期待的。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