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唐颖:南山记(二首)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2019-12-06  

唐颖:南山记(二首)

南山记

冬日午后,把酒南山,
听风拂过青黄相间的茅叶。

这满山的灵魂为何不邀,
你我大醉一场又何妨?

陪我说话的雏鸟已无声,
不喝酒的桂花日渐消瘦。

众多花草树石之间的交流
与合作也变得紧张起来。

我把你们灌醉还是你们
把我灌醉都没有一个裁判。

长眠南山的袁京也答不上,
他实在是与世隔绝太久了。

他说他被人埋得太深了,
和源源不断输送优质氧的

南山比,他的惭愧来自
内心那个未能实现的愿望,

唯有无言。南山的坳中,
一声长笛横着飞入我耳廓。

近处,二只小黄莺在林间
调情。松子落地的刹那,

有故友询问“爱我”是否
违背了常纲。“佛前爱佛,

人前爱人,山水前爱山水”。
这正是“爱我”的自我实践。

此刻,酒气穿过羊肠小道,
赐予这花草树石的新血液。

以备来年春天的南山上,
有披满鲜花的月光在跳荡。

2019-12-6

青菜

旷野上,矗立一棵青菜。
它株型紧凑、高蹈,迥异于
父亲园子里种的那些青菜。
黄昏,这株孤仃仃的世纪
青菜开出了金色小花朵。

他小心翼翼靠近它,
青菜也小心翼翼让他靠近,
来不及把贪婪藏起来的
菜青虫见证了两颗孤独心。
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松驰?

在父亲的菜园,有比
这棵青翠、有比这棵硕大
但都不是他的最爱。他在
青菜的统领下征服了旷世
寂寞、荒凉和无双暮色。

青菜也在他发光的眸子里
看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
但有一次,他想得到这棵
与世无争的青菜并掺入
园中的那些青菜梆子,通过

蒸煮、切碎和焙干以备
急需,这个不洁之念仅在
一眼瞥见就放弃了。它仍是
那样笑靥迎他不敢老去,即使
在冰雪要来冻死它之前。

2019-12-3
[ 此帖被唐颖在2019-12-08 20:45重新编辑 ]
级别: 创办人
1楼  发表于: 2019-12-06  
《南山记》主题交叠,诗绪飞溅,总想采撷大量的周边元素,在一首诗里挥霍干净吧?也许,光是一个袁京,就可以单独成为诗的主题。感觉你太霍绰,太博爱,不肯集中爱一个点。
级别: 创办人
2楼  发表于: 2019-12-06  
《青菜》写到“有一次”似乎松劲了,前面那种仿史蒂文斯田纳西坛子的类反讽语调突然画风一转。
级别: 一年级
3楼  发表于: 2019-12-06  
回 2楼(木朵) 的帖子
    “ 有一次”这个转折点是我区别那种写法的尝试,而且青菜的宿命也的确如此,由此想到了自己的命运与这个世界的关系,或许就是我们人类需要面对和处理的棘手问题。诗有时呈现出来的是“弱势”的力量,但就是这种力量却战胜了一切逆境,成为生命的唯一基座。
级别: 创办人
4楼  发表于: 2019-12-06  
回 3楼(唐颖) 的帖子
不如将“有一次”(显得有点随机性,而且跟前两行有点不搭,与后述“总是”也有点冲突)改为“于是”。我说的是这种上下文文法结构有点松劲。同意你关于“青菜的宿命”的说法,毕竟一时找不到比“冻死它”更像尾声的结尾策略吧?
级别: 一年级
5楼  发表于: 2019-12-06  
回 4楼(木朵) 的帖子
    谢谢你的建议,用“于是”更顺一些,但转折的语调就轻了,我改成“但有一次”可能重一点,并把后面的“总是”改成“仍是”就搭了。
级别: 创办人
6楼  发表于: 2019-12-07  
回 5楼(唐颖) 的帖子
文法结构侧重于上下文关系或跨行转换的纹路刻画,句法结构要求时时刻刻审视主谓宾搭配的其他可能性,以及句长句读的变化。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