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须知
主题 : 刘义:记仰山的银杏
级别: 注册会员
0楼  发表于: 12-03  

刘义:记仰山的银杏

又一轮秋天最晚的光中
他始终处于想象的开端
白云的手指与山岚的眼睛
击溅的水流升腾起方形的旋律
银杏燃烧的躯壳伴随冰瀑的曲折
——进入他思考的深处。

割开声音金色的永恒溪流
凝视无数星辰生长的一本植物
圆塔损毁的面目伸向充满几何图案的书
这就是他的全部,一位哲人焚烧后的全部。

木叶纷飘,生与死只是两种面向的显现
但一切都指向于那只脱掉白羽的鸟
她伫立于时代伪造的草堂上——
等待着那场过境的雨,平息时中的澜波。
[ 此帖被刘义在2019-12-03 08:46重新编辑 ]
级别: 创办人
1楼  发表于: 12-03  
等待,如此关键与美好。
级别: 注册会员
2楼  发表于: 12-03  
回 1楼(木朵) 的帖子
写得太轻了,总不觉得不带劲,明年继续加油,问好。
级别: 注册会员
3楼  发表于: 12-04  
读着很舒服
级别: 注册会员
4楼  发表于: 12-04  
最新想到通顺的问题,不是表面词句的通顺,而是读着很连贯的那种感觉,各方面都很连贯
级别: 注册会员
5楼  发表于: 12-04  
引用
引用第4楼侯存丰于2019-12-04 11:15发表的  :
最新想到通顺的问题,不是表面词句的通顺,而是读着很连贯的那种感觉,各方面都很连贯






只能是持续练习,一年又一年,希望能往前挪一点。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