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须知
主题 : 憩园:倾听里外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12-02  

憩园:倾听里外




傍晚的栾树纹丝不动。
这是月初移栽的一批树
一批被杀过头的树。叶子也被扯掉了。
为了沉默,也为了更好地成活。

甲方说这样不好看啊。
他们要好看。
父亲说现在不好看以后会好看啊。
为了现在好看很快它们将死掉。

我紧握着水管朝这些树射击。
自来水将塑料管鼓胀起来
透明的水冲击着树干。
水在渗透,土在变成泥土。
我静静地浇灌,倾听里外的声音。

秋天的昏暗四下弥漫。
二期工程的灯光彻夜不灭。
机器不停运转,却不见工人。
好比此刻的我,和这些栾树
以我们各自的方式承受每天的遗失。

我不知这些树能活多久
这些树也不知我。
不知为不知。是也。一生长短
谁能计得真。当我接受了朋友黑光的死
并接受他留下的诗也很快会被遗忘
那种惊心。像流水哗哗。

我喝下一手掌那么多的水
扔掉水管在草地上跑起来。
这小区里的栾树也跟着我
跑动起来。跑累了我躺在草地上
栾树在空中。房子在空中。倒立朝向我。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