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吴宇:楠山(二首)
级别: 二年级
0楼  发表于: 2019-12-01  

吴宇:楠山(二首)

管理提醒: 本帖被 木朵 设置为精华(2019-12-18)


楠山

楠山的树叶黄了又枯了,
有灰雀从一棵树跳跃另一棵树上。

所有的遗留者在向上的光隙中
谱绘熹微的韧力。永恒的主题,

沧桑且高大的古银杏,
岑默此时落满心灵的金黄。

松树的水韵柔软了我的身体
清香的泥土安装了我灵魂的家。


村长之死

“对面村的村长死了”
这个戴眼镜的人说道。
他死时没有一点征兆,就像
脱离了死亡的正常部分。
此时,南边围墙下的草依然碧绿
但那里仍充满整体死亡的气息——
一种荒芜,它们仿佛具备了
神秘的高度与深度的意识。
他死了,一个普通的男人。
就像一片叶子枯萎。寂静,
最具生动无情的修辞。
他们用乐器演奏弥撒的哀歌。
级别: 创办人
1楼  发表于: 2019-12-02  
昨晚初读吴宇这两首短诗,不禁暗暗称赞,小伙子现在气度非凡了;首先,令人欣慰的是,他的品味端正,着力点用对了地方,可以想见他未来写作之路的前景。他的悟性也不错,《楠山》处理的节奏与分节的体态,都显示出毫不做作的用度与用心,这是一首设身处地的关照自我处境的力作,对他近年写作风格做了一次扼要的推介。《村长之死》显示出他叙事的苦心,点到为止,并不拖泥带水,言辞干净利落,也是一次凯旋,可喜可贺!
级别: 二年级
2楼  发表于: 2019-12-02  
回 1楼(木朵) 的帖子
谢谢老师,继续学习,在准确性和密度高度方面还要加强很大
级别: 一年级
3楼  发表于: 2019-12-03  
第二首的结尾真好。
级别: 创办人
4楼  发表于: 2019-12-16  


这是一首短诗,两行一节,4节8行,实际上要处理一种身处山林环境/氛围下的自我的心境,这样一个老调重弹的主题,是很困难的,不好写,吴宇最近半年,花了不少心思去揣摩华莱士·史蒂文斯的作品,比如《弹蓝色吉他的人》,这种两行一节的分节形式,就是苦学而来的,从这首短诗里其实能够感受到,他已经通过诚恳的阅读获得了一种效力。中意于早期人杰,对一个高级作品的冥思苦想,这也算一种劳作,使得他在行与行之间,节与节之间,开始有一种自觉性,他体会到了语言的光泽应该在什么时候闪现,在哪个地方要精心铺垫或设伏,开始做一个有心的、用心的创作者,这一点是非常可贵的。他学诗已不在皮毛上拿捏,而是开始在骨骼上、关节上、毛细血管里感受语言的脉动,就是说,他已经懂得在诗的上下文关系中,去建立自己对诗的运行的一种认知模型。
级别: 二年级
5楼  发表于: 2019-12-18  
回 4楼(木朵) 的帖子
谢谢老师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