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须知
主题 : 张笋:《私密的神话》之“天空之梦”二
级别: 注册会员
0楼  发表于: 11-30  

张笋:《私密的神话》之“天空之梦”二

〇三  坠落之梦
俗话说:上去的早晚要下来。

《寐语》原文三
第109梦:让天坑变成天空
在一个类似河床的地方,有个很大的坑。这是一个天坑。
许多人都知道,我是一个会飞的人。现在,我要在天坑里给大家表演飞翔。我站在坑沿往下看,坑里黑压压的,都是人。他们知道我要干什么,就仰着颏看我。
对于我来说,飞,是不怎么费劲的,只需腾空而起,双手前伸,头尽量向上抬就行了。飞嘛,对了,向上去、至少是作水平状运动才叫飞,而这一次是要向下去,到坑里去……我突然感到心虚,对这样一次飞行表演没有把握。
我决定找个落差小一点的河沟试验一下。脚下就是一条河沟,我双手前伸,纵身一跳。腿软,身体有点沉。我知道,这样是飞不起来的。最后,飞是飞起来了,但很低,快要擦到河床了。
人们在天坑里等着,我听见他们急切的呼喊声。为了显示我还行,我就在天坑上头试了一下,就是憋足了气,像游泳那样,跳了下去。
明明是飞,怎么会是跳呢?我自己都感到吃惊。
我的身体猛然一沉,像是掉进了水里。我赶紧抓住坑沿,胳膊用力撑着,让身体浮了起来。接着,我松开手,身体像一个肥厚的树叶开始向下飘。快到坑底的时候,我用尽全力想避免身体坠地。我的身体像失速的飞机,像生病的蜻蜓,上半身在空中悬着,下半身向下耷拉,几乎要擦到地皮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是很丢人的事情。果然,天坑底下的人开始窃窃私语,他们可能是在议论我,甚至是在嘲笑我。
我从坑底上来,又一次站到坑沿上。
在这里,我看到许多坑,其实是想到了许多坑。凭我以前的经验,我知道坑是可以套叠的,许多个坑套在一起就是天空。我现在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把这些套叠的坑搬过来,也就是颠倒一下,让坑成为天空。我这样做,是为了解决飞翔的方式问题——既然是飞翔,就必须向上去。
再看脚下的坑,越发的幽深而浑浊。我突然明白,我面对的是天坑而不是水坑,它是空的,这样的坑是可以用来飞翔的。可是,我心里依然没底儿:不论怎么说,这个坑还没有翻过来,它依然是坑而不是天空;这样一来,所谓飞,还只能是跳。既然是跳,就是向下……那么,我就会摔下去……那么……
就在我反复盘算的时候,坑里的人,已经不见了。
他们都往哪里去了?是不是对我飞翔的本领产生了怀疑,对我的表演丧失了信心?
我得赶紧想办法,让他们看到我还行……

第71梦:孩子,孩子啊!
有一个小孩子,他犯事了。这孩子矮而壮,像一个玩偶,但跑起来很灵活。抓他,抓不住。
抓他的时候,他跑,像飞虫,又像跳蚤。我弄了一种类似橡皮筋的白色绳子去拴他,没拴住,他跑掉了。我就继续追,一直追到一个建筑物的顶上。这建筑物,就是一栋大楼,却高得离谱,就像是在天上一样。就在我追赶那个孩子的时候,我发现,他是我表哥的儿子。我心疼他。我抓他是为他好,是怕他出事。
我俩之间隔着一个铁栅栏,他已无处可逃,就驯服地隔着栅栏伸出手指头让我拴他。就在我拴他的时候,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突然向后一仰,直直地朝楼下一头栽了下去。
孩子的身影越来越小,最终,像一段树桩,咚地一声栽到地上。刚开始,他并没有倒地,而是直直地戳在地上,过了一会儿他才轰然倒下。他的头瞬间肿胀得又大又长,整个人就像一只巨型龙虾,头部带着一个巨大的壳儿。那孩子倒地之后,侧着身子喊了一句:“唉呀,我的头啊!”
都怪我,没照顾好他!我在站那高高的建筑物上,痛不欲生,哭喊着:“孩子,孩子啊!”

《寐语》释文三
第109梦:尴尬的“飞行”
前面我们讲到了“飞升的伦理学”。无论是“上升”还是“下降”,都在精神层面与人的伦理道德产生对应关系。都关系到“心性”的问题。第109梦也不例外(这个梦与132梦有衔接的关系)。在这个梦里,“飞行表演”已经不是向着上面的天空,而是平行向下的飞行。事实上,完全可以理解为“坠落”——这是向着地表下面的天坑飞行。因此,尴尬的局面出现了。
“我的身体像失速的飞机,像生病的蜻蜓,上半身在空中悬着,下半身向下耷拉着,几乎要擦到地皮了。”
虽然“主人公”十分清楚“飞翔的意义”——“既然是飞翔,就必须向上去。”但是,即便是在“梦中”,“我”也仍然无法完成这个“颠倒”——“让坑成为天空”。
天坑依然是坑——它不可能“翻转”为天空。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第71梦:坠落的“孩子”
真正演示一次完整的“坠落”是第71梦。
“有一个小孩子,他犯事了。这孩子矮而壮……”
“孩子”这个词在全篇(不足600字)里出现了九次之多。显然是被重点强调的一个关键词。但是,这孩子“像一个玩偶”,“像飞虫,又像跳蚤”。极其灵活、好动,你抓不住它。这种描述已不太像人,而更像是一个“小动物”,野性十足。但他的确是个“人”,“他犯事了”,正在“逃跑”——“他是我表哥的儿子”。
怎么来理解这个梦呢?理解“孩子”是关键。孩子天性活泼,在心灵上等同于小动物(如小猫小狗),几乎没有太大的分别。要想成为“人”而具有人性,这需要训导和教化。而这个“孩子”就正处在无拘无束、任性自为的状态。这是最容易犯错并走上邪路的阶段。这个“我表哥的孩子”显然是疏于管教。“我”有心管他,已经来不及了,他最终“坠落”了。
“他的头瞬间肿胀得又大又长,整个人就像一只巨型龙虾……”
“刚开始,他并没有倒地,而是直直地戳在地上,过了一会而他才轰然倒下。”
这是一个极其聪明,又极其叛逆、野性十足的“孩子”。或者说这“孩子”就是人之“本性”的一种象征。
梦中的“我”痛不欲生——这种惋惜的感受清晰可见。
联想到当今社会众多因沉迷于网络游戏而走上邪路的“孩子”。这个梦的现实意义十分明确。
这样的“惩罚”对于第3梦和第132梦的“主人公”都是适用的。如果没有伦理道德上的意义,如:第39梦《把自己摔成跳蚤》——“上升”与“坠落”就会演变成一种“跳上跳下的游戏”。
第71梦的警示不言而喻:孩子要听长辈的话。

〇四  悬空之梦
悬空即“悬心”,或“拔根”。

《寐语》原文四
第26梦:划着,划着
一个梯子,直直地通向天空,就像一条投射在虚空中的光柱。
我沿着梯子一步一步往上去。
蹬着,蹬着,突然,梯子跑了。
我悬在半空中。
举目四望,天空一片苍茫,没有上下,没有前后,也分不清左右。呃,我竟然……没有……跌下去!既然这样,就干脆来一场游戏:我的一条腿直直地站着,另一条腿在虚空里划过来划过去,就像一个活动的圆规。
一个声音说:“动,就是你的翅膀。”
——这大概就是我没有从空中掉下去的原因吧。于是,我的腿在虚空中不停地划着,划着……

第73梦:卡住了
我在空中飘浮着。
一个巨大的盘子,像算盘珠子,又像飞碟,灰黑色,带一点淡淡的蓝,其质地似塑料又似冰,它卡在我的腰间。将这个东西充足了气,我就可以在星星和月亮之间游泳。
我想把这个东西带回去,可是又担心:腰里卡着这么个东西去上班,会不会把同事们吓得抱头鼠窜?
于是,我只好继续在空中飘浮着。

第115梦:天上的冰峰
我和一些人站在一个地方紧张地张望。我知道,出大事了。是什么事呢?不知道。
天上悬着一座山峰,很高,半透明,白中透蓝,应该是冰峰。从我们所站在地方仰望,感到那悬空的冰峰很神秘,有一种压迫感。总觉得,说不定啥时候,这冰峰就会突然朝我们砸过来。我盯着冰峰,发现上头沟壑纵横,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一棵树,上头的情况一定很复杂。远远望去,这冰峰尖而高耸,像玻璃碴子,像一把竖着的刀。
隐约听见冰峰上有音乐声。不是缥缈的仙乐,而是尘世的旋律。那声音趴伏着,很低,浑浊而诡秘,就像豹子接近猎物的响动。
这音乐声是危险的信号,它预示着冰峰的某种变化。我一直担心:万一那天上的冰峰突然朝我们砸过来,可怎么办?
恐惧。无奈。

《寐语》释文四
逍遥与无奈
不知为什么要“援梯而上”——把自己“悬在空中”。我们都知道“悬空”的感觉并不好受。但是这种处境并不是最坏的,还可以接受,至少没有太大的危险。虽然身体和腿都有一些抽象——变成了“活动的圆规”(与53梦“月亮男孩”的腿一样)。
在“虚空”中“划着,划着”——无所事事的自由状态。虽不及“列子御风而行”,倒也逍遥自在。
第26梦的重要之处在于——它标示出一种“超越”状态。
“卡住了”虽然不太舒服,但比26梦更自由,更逍遥。这让我们联想到第3梦的主人公,或许“他们”是同一个人。“他们”获得了与地球人类脱离的能力,不能再回来,也无须再回来。从此以后,只能在太空做无目的、无意义的游荡。
第26、73梦:共同的特征就是“拔根”。这让我们联想到第76梦《天空长满了草,你能找到根吗?》,与前者相反,这个梦的主题是“寻根”。
第115梦与第97梦二者之间很明显具有“因果关系”。因为“石头要飞”,所以天上出现“冰峰”也就顺理成章。但是,“冰峰”却成了悬在头上的危险和可能发生的灾难,因而使“我”产生了巨大的恐惧。
因此,在我们的先民那里早就孕育了“女娲补天”的神话传说。后来还有“杞人忧天”的寓言故事。
第115梦就是一个现代版的“杞人忧天”。

〇五  脱逃之梦
但凡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人是不会选择出逃的。

《寐语》原文五
第9梦:在三十六重天上
追捕我的人,离我已经很近了。这是一队人马,满街都是,他们四处寻找我。我趴伏在一个院子的墙角,一柄巨大的钢刀穿过墙体划过我的头顶,被我成功地躲了过去。
他们知道我就在这一带,所以就朝这里投掷手雷,想用这种方式把我轰出来。我没有上当。从我所在的地方,可以清楚地看见他们,而他们却看不到我。虽说如此,我觉得还是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为好。
我来到一个山坡上。这山坡其实是一个梯子,我手脚并用地沿着梯子向上爬。我的身体被稠密的树叶覆盖,这增加了我的安全感。
就在我爬到一定高度的时候,这梯子突然变成了一部电梯,闪电般把我送到云层之上。如果继续向上去,就会到达天外;而天外,不是人类的世界,我没办法在那里生活。
我用尽全力把电梯向下压,并用意志力进行操控,终于使电梯一点一点向下运动。我依然担心回不到地上,就跳到离电梯很近的一个平台上。这是山体的一部分,也就是一块巨石。从这里,我看到黑色的天幕上出现了一串闪光的数字,像是一个目录;细看,这是在显示梯子的层数。其中,最显眼的两个数字是6。这两个数字不在一个位置上,说明它是一个密码,其暗含的意思是:三十六重天。也就是说,此刻,我在三十六重天上。
哎呀,我竟然在三十六重天上!在这里,他们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我了。我还是不放心。我觉得,最好是有一些云彩把我裹起来,让任何人都看不见我。这么一想,我的四周就真的出现了许多白色云朵,这让我很满意。
这时候,我突然醒悟过来:这里没有一个人,我这么躲着,也不是办法呀!我急忙寻找可以让返回地面的梯子。可是,那个梯子,消失了。

第79梦:空中楼阁
我站在一座三十层高的大楼顶端。楼顶悬着一个阁楼,是一个古铜色的金属阁楼,像个小庙。
要进入阁楼,必须沿着大楼的某个墙角向上攀爬。这大楼的墙角没有脚踏,虽说有扶手一样的护栏,却怎么也抓不住。
大概是因为触碰的缘故,大楼摇晃起来,随时可能倾覆。
我是下不去了。现在惟一的出路,就是奋力爬到那个阁楼上;到了那里,我就安全了。
大楼摇晃得厉害,我随时可能掉下去。
我拼力一搏,朝着阁楼扑过去。
大楼摇晃得更厉害了。不过,我已经抓住了阁楼上的窗棂。叶片状窗棂,软软的。我死死地抓着。从这里,我看到阁楼里头有一张桌子,室内幽暗而宁静。
阁楼里有我的母亲和爱人。刚才,她俩一定在为某件事情发生争执,我能感受到某种紧张的气氛。我想说点什么,想想,终于没有开口。
这里很适合写作,阁楼里的摆设也令我满意。可我此时已经没有写作的心情,一门心思盘算着怎样下楼。
这的确是一个难题,因为这楼既没有楼梯又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楼的外墙上只有麻杆箔子。
呃,不知怎么回事,这一次,我说下来就下来了。下来之后,回望高楼,依然心有余悸。我疑惑:这么高的地方,没有楼梯,也没有脚窝,我怎么就下来了?
爱人对我能够下来表示怀疑。我知道她的意思:你很矮,怎么就下得来?
为了表示我是自己下来的,我伸手在麻秆箔子上抓了一下。我抓的那个位置,正是我的头加上胳膊的高度。母亲对我的举动很欣赏,我也很自豪,爱人也就认同了。
想起阁楼上有一个写作间,我后悔起来:怎么没有在里头写作呢?这么想着,我抬头望着大楼,继续研究脚窝的问题。我记得,小时候,在山里,上山的路都是有脚窝的。那脚窝,其实是一个一个铜制的灯笺,里头有红色的辣椒水,上山的时候,脚可以踏上去,还可以吃里头的东西。

第60梦:从天上出逃
房子在天上。
我必须从这里逃出去。
可是,门口有人把守,外面每个墙角也都有人把守,我能看见他们的身影。有一个窗户,那里没人。看来, 我只有一条路:从窗户里逃出去。
从窗口往下看,发现这里实在是太高了,比山还高,怎么跳下去?
呃,对了,下头正好是麦田,麦子很高很高,连接着房子和大地。我如果顺着麦秆滑下去,就不会摔坏了。
于是,我从那个窗口出来,抱着麦秆,滑下去,滑下去……

《寐语》释文五
逃向“天外”,或逃向“地面”。
“我”逃到了“三十六重天上”。因为有一队人马在追捕“我”——要将我置于死地。可是,“天外,不是人类的世界,我没有办法在那里生活”。
在三十六重天之上“我”保住了性命,避开了来自地上的危险。但是,在那里“我”既无法生存,也无法返回地面。“我”面对的仍然是“死路一条”。
第9梦演示了一个无法摆脱的困境——绝望!
相比之下,第60、79梦是从空中逃向地面,就显得心里踏实多了。
“我”住在一座三十层高的大楼里。但大楼却充满危险——它摇晃起来,随时可能倾覆。
“我”竟然认为楼顶的小阁楼是最安全的,甚至可以在里面“写作”。但此时“我”已经没有心情写作了,一门心思盘算着怎么下楼。
心想事成,“这一次,我说下来就下来了”(某些时候就是这样:“下来容易,上去难”)。
这里,“梦中人”有一种矛盾的心情,既想逃离危险的“是非之地”,又有几分留恋,舍不得“高顶之上的优越感”(尤其是楼顶的那个“阁楼”,有点像诗人的“象牙之塔”)。但毕竟“安全”才是第一位的。这个梦的“现实意义”大概是人要回归“地面”——脚踏实地。
关键词:写作,阁楼,麻杆箔子,脚窝。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关于“脚窝”的回忆,可联系第10梦《在脚窝里尖叫》。
类似于第79梦,想从高楼的困境中出逃的梦还有不少,我们将在“城市之梦”里详述。下面我们来看第60梦。
房子在天上。“我”必须从这里逃出去(不再像79梦那样犹疑)。
“我只有一条路:从窗口里逃出去”。
“从窗口往下看,发现这里实在是太高,比山还高”。
“下头正好是麦田,麦子很高很高,连着房子和大地”。
“于是,我从那个窗口出去,抱着麦秆,滑下去,滑下去……”
我们的疑问是:这房子到底有多高?难道没有地基吗?麦秆到底有多高?它是怎么长到“天上”去的?
梦境总有许多不合常识之处,不能推理。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在城市的高楼里住着不接“地气”,不符合过去住平房的生活习性。天长日久潜意识里就会萌生回到地面的意念,于是就会做这一类的梦。
关键词:麦秆(房子无根基,但麦子是有根的,扎根于土地,属于乡村)。

〇六  月亮之梦
月夜朦胧的天地之间就如同梦的空间——充满诗意。

《寐语》原文六
第53梦:从月球上跳下来的孩子
那个年轻人,大约二十岁,是个男孩。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正站在月球上。从我的角度上,月球是悬在天空的一个巨大巨大的球形玻璃灯罩。我看到的,是月球靠上的那个弧面的局部。那男孩的脸和身体很清晰,皮肤白皙,微胖,眼睛大大的,头发有点乱,从气质上看,有点二。
我的身边,站着表哥,他对我说,这孩子一条腿有点毛病,比圆规还细,在他家打工。他的语气里,明显带着歧视。我们这么说着的时候,那个男孩突然从他站立的地方纵身跳下。表哥不该说那句话,是那句话刺激了男孩,他是为了证明自己身体很好才赌气跳下来的。
眼前是一个巨大的湖泊,那孩子就落在湖北岸不远处的水里。
那可是月亮啊,他竟然从那上头跳了下来!
白茫茫的水,轰然一声,像爆炸那样鼓起来,我看见那男孩的大腿和胳膊在水里划动。他随即从水中浮起来,露出后脑勺。他并不抬头换气,而是将脸扎在水里,像汽艇那样以很快的速度无声地游着。一开始,我看见他的脑袋在大幅度晃动着,原来,他头上戴着一个像木笼一样的东西。戴着这个东西竟然还能游泳?厉害!
男孩依然在游着。我突然明白过来:他是我的儿子!
“儿子啊,儿子啊,你怎么……你怎么……这么冒失!”我发不出声音,却一直不停地喊叫着。
儿子沿着湖岸飞快地游着,真的比汽艇还快,简直就是在飞!再看,已经不见人了,眼前只有一道飞动的白色水花。我一边看着那飞奔的水花,一边抬头望望月亮。月亮离地球是这么高,而且不是垂直的,与地球形成一个夹角,那个男孩——我的儿子——怎么就掌握得那么好,不偏不倚,正好落到这个湖里,真是奇妙!我琢磨着这个事情,既惊奇又害怕。
我的儿子不知道游到哪里去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我悲伤起来。
这是一个奇怪的事情。呃,对了,这是一个梦啊,我现在已经醒了,我要把它记下来。
我打开笔记本电脑,坐在卧室的飘窗上,一边打着电脑一边望着月亮。月亮依然白惨惨的,像是一个玻璃器皿,那么高,那么大。这时候,我的身边出现了一个女人,是一个作家。我跟她讲述梦中的见闻,并在一起分析那个男孩,也就是我的儿子,是以什么方式落到地球上的。那女人感慨:“他们这代人啊!”我明白她的意思:这代人其实是鸟类。她说,这一点,书上早就说到了。她翻开一本书让我看,那一页其实是白纸,一个字也没有。显然,她是在安慰我。
“哎呀,我的儿子!”我突然想起什么,大叫一声,跑出门去。
眼前只有一片沙漠。望望天,月亮还在原来的地方,还是原来的样子;而脚下的沙漠,依然保持着湖水冲刷的痕迹,这充分说明,梦中的一切都是真的。

第120梦:月亮烂了
大山里有一条河,河床是一整块平坦的石板。我和爱人在这河床上走着。很累,拉不动腿。
看着,看着,月亮落到河上来了,它像一幅正在铺展的画,又像一个正在往鏊子上摊放的面饼,慢慢地,摊到河床上。这月亮,有碾盘那么大,灰蓝色,粘着一块一块云彩。月亮烂了,上头满是斑斑水痕,有点脏。
月亮怎么会烂了?说明这个世界要出大事了!
为了躲避即将到来的灾难,我们开始逃跑。
一眨眼,我们来到一座山上。这山,陡极了。我们来到山脊上。山脊像刀刃,根本站不住人。为了保持平衡,我将身体耷拉在山峰上。
我们只有一个选择,就是到山的那一面去。
山的那一面也很陡,陡得什么都看不见。我爱人先下去了。我知道她下去了,却看不见她。突然听见什么东西翻滚的声音,知道她从这山上掉下去了,我伤心地大叫起来。我喊她的名字,没有听见回应,只听见从她下去的那个方向传来石头滚落的声音。这时候,我才想到,她是为了给我探路才掉到山下去的。我哭得更伤心了。
把身体耷拉在山峰上也不是个办法,我决定往山下去。我知道,从这么陡峭的地方下去,肯定是会摔死的。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突然想到,大概是因为这山峰太陡、太薄,挂不住月亮,月亮才掉到河滩上了吧。我四下张望,想看看附近还有没有月亮;如果还有,我可以趴上去,这样我就不会摔死了。
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只有茫茫的虚空。

《寐语》释文六
第53梦:“诗人之心”
因为“孩子”这个概念,会使我们联想到第71梦的“孩子”——应该是比较小的孩子,大概八、九岁或十来岁的样子。但第53梦的“孩子”已经是个“年轻人”了,“大约二十岁”的男孩。为什么还叫“孩子”呢?可能与“月球”有关——他是从“月球”上下来的。难道他不是“地球”上的孩子?他跟地球上的孩子有什么不同吗?
其实,他在“我”表哥家“打工”(一个“小人物”),只是气质特别——“有点二”(“二”即是与众不同的个性)。他从月球上跳下来,降落在一个巨大的湖里,自由地游起来。他好像在“证明”自己——这个场景充满诗意,“我”被他感染了——“我突然明白过来:他是我的儿子!”
为什么“做梦人”要把这“月亮男孩”认作自己的“儿子”呢?这一“认同”说明了什么?与众不同的“气质”,“圆规”一样的腿(正直和规矩的象征),头上却戴着木笼一样的东西(暗示他卑微或受制于人的身份,还有“鬼”魂之意)。但是,与之相反的则是高傲不羁、不同凡俗、自由超脱、畅游于天地间的诗意盎然。“我”则心有戚戚,为之倾心,移情于他——随视其为“儿子”(“我”的化身)。
这“月亮男孩”其实不就是“我”的“心”吗——一颗纯洁的诗人之心!
与第71梦的“孩子”相比,“月亮上下来的孩子”截然不同。
其次,第53梦还是一个“清明之梦”,即做梦人在梦中知道自己在做梦,并且还醒来要把梦记下来。这个梦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关于“月亮儿子”的;第二阶段就是想记梦、分析梦的情景。因此,这是一个十分难得的神奇之梦。
诗仙李太白写道:“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就让“我们”相期而忘情于天地之间的逍遥游吧!这大概就是“我突然明白过来”的原因吧。
最后,记梦人还要我们相信:“梦中的一切都是真的”!

第120梦:“残月”惊魂
与月亮有关的梦一定充满诗意。第120梦说“月亮”就如同一袭“残梦”从天而降。此时仿佛“月亮”的能量已经消耗殆尽。
“我和爱人在河床上走着”。
“看着,看着,月亮落到河上来了。它像一幅正在铺展的画……这月亮,有碾盘那么大,灰蓝色,沾着一块一块云彩。月亮烂了,上头满是斑斑水痕……”
但此时危险的预感也由心而生,“我和爱人”急于逃难。
“我”被困在一个“山脊”之上——“我将身体耷拉在山峰上”(“悬置”状态)。只有越过山脊到达山的“那一面”才能安全,可是从这样的地方下去本身就很危险。“我爱人先下去了”。但不知后果如何。而“我”仍然被悬在那里,无法脱身。
在《寐语》中我们经常会看到“梦中人”遭遇的这种“困境”。我们平常都可能做过这一类的梦,但是,无法得知这种“困境”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不过,当事人的心理感受却是清晰的,那就是:恐惧、焦虑、无奈、茫然、甚至绝望。
第120梦让我们看到一个明显对立的世界:柔与刚。调和内心的矛盾是关键。


小  结  
    “天空之梦”具有典型的“梦想”特征,“梦想”是自由的幻想、理想或逃避现实的乌托邦。在我们古人的观念中,天空是一个巨大的“穹顶”(地方天圆)。而在我们当代人的观念中,“天空”则从地球的大气层延伸到浩瀚无际的太空。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的“梦想”。
在开篇“宇宙之梦”这一章节里,我只选了两个最具代表性的梦例,当然也是最神奇、最无限、最自由的梦。“做梦”的前提是“睡眠”,也就是无意识、无主体,它是“不由自主”的心理活动。做梦者的身体处于“植物人”式的“假死”状态(古希腊人认为“睡眠是死亡的兄弟”)。因此,在没有“自我意识”主导的情况下,梦中出现的幻象大多是模棱两可的模糊状态。或者说梦境总是处于一种原始的“混沌”状态,这种“状态”与意识清醒的日常生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和反差。
例如:在这两个梦中,“事情“到底发生在什么地方,以及发生在什么时代,都无法确定。既与地球人类有联系,又好像不在地球之上;既与当今时代有联系,又好像十分遥远,遥不可及。梦境总是处于一种“似是而非”的状态,它好似在“天堂”,又似在“人间”。这里有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如:“世界”怎么可能是一棵树?“树枝”怎么可能是时间?“孩子”怎么可能像葱秧儿一畦一畦的生长?“世界”怎么可能随时变换、任意组合?在《寐语》中我们经常会遇上这一类反常的不合常理的事情。但有一点是确定的——不论何时何地都与“人”有关,在“我”、“一个声音”或“一个意念”背后潜伏者一个灵魂或心灵。这颗“心”——即便是拥有齐天大圣孙悟空那样七十二般变化的法力,天马行空,无拘无束,也不过是“心猿意马”——所谓“心动魔生”。
《西游记》上说:“历代人人皆如此,称王称圣任纵横”。我们在这个“宇宙之梦”里,仿佛也看到了(被如来佛降伏之前的)“齐天大圣孙悟空”的影子。孙悟空的“心声”是:“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第3梦主角的潜台词则是:“人人皆上帝”。梦使我们看到了那最初的“本心”或“心源”,这一点正与《西游记》开篇的故事相吻合。“自然的心灵”在人类文化史演化的过程中无一例外地都会被正统视为“异端”。西方社会曾经流传一种说法:假如上帝不存在,那么什么事情都可以做了。从陀思妥耶夫斯基到马尔克斯,许多著名的小说家都在“试验”着这个命题。当尼采宣布“上帝死了”,这无疑预示了西方文化思想领域正在发生的异常裂变。拥有现代意识的人类精神,不知是否真如尼采所预见的——已经进入了“永恒回归”的轨道。
第3梦或“冒充上帝”——仍然是当代最重要的一个“哲学问题”。
第5梦则绝对是一个非理性的“构成方式”,它的出现对于拥有现代高科技的人类无疑是莫大的嘲讽。第5梦还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启示呢?虽然我们人类凭借强大的技术力量创造了当今世界的辉煌,但是我们却无法证明自己的世界“构成方式”完美无缺、无懈可击,也许一个小小的“疏漏”就可能导致自身的毁灭。我们更是无法预知一万年或一千年、甚至一百年之后,地球人类会变成什么模样。也许人类的一切在不久的将来都不复存在——毁灭在即。那么,我们今天所创造的一切都只是暂时的,都不具有永恒的意义。那么,无论“世界如何构成”(理性的或是非理性的)都变得无所谓了。因此,它完全可以任意构成——按照“世界的意志”,而不是按照“人类的意志”。相比之下,也许第5梦的“构成方式”(比我们当今世界的“构成方式”)很可能更完美、更无懈可击、更长久、更符合“世界的意志”。到底谁是谁非?有限的人类不得而知。也许永远不会知道。
未来世界将会如何“构成”?未来的人类将会如何“生存”?这是“未来哲学”——面临的问题。
解释“宇宙之梦”的经验告诉我们:潜意识梦境——无疑是人类一切文化(意识、语言、认知)开始的“原点”。
飞翔、逃跑、悬浮、坠落、困境都是梦中常见的主题。我们认识到这种心理“体验”或感受有一定的“真实性”,但却不是我们自己的“身体”在体验,而是潜意识的想象与模拟。这是我们的“心”(或“大脑”)插上了“翅膀”,属于想象空间。古人说:“盈天地之心,变化不测,不能不万殊”。因此,在梦里我们能够“以梦为马”、天马行空、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这是人类特有的一种“极限体验”。这是灵魂的“巫术表演”或“脱体实验”。
梦的研究者安东尼•斯蒂文斯(在他的《私密的神话》一书)告诉我们:“上升与下降,起与落的象征意义都含有道德意味”。飞的太高(狂妄之举)必将跌落(遭受天谴)。人一旦失去立足之地就意味着要“栽跟头”(第3梦之所以是“重中之重”就有这个意思)。但是,飞升与降落又都具有双重性——正反两方面的意义。飞升是超越、自由、升华,相反的意义是狂妄、自大、傲慢。降落可能是惩罚、报应,也可能是回归本源、脚踏实地。
以上谈论的这些梦属于“天空之梦”。与天空对应的自然是大地,下面我们将谈论“大地之梦”。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