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须知
主题 : 弃子:矢车菊
级别: 注册会员
0楼  发表于: 11-28  

弃子:矢车菊




《致霍尔》

途径南响河时
我认识了一个同行人
短促的口音
描述他的目的地
在五月格尔木
在所有庙宇中的一座
他要把涂料用在那儿

现在我知道那个有着
棘手发型的年轻人
已是一个孩子的父亲
一个女人的托付
当车翻过南响河
当暮色的雪山浮现
四野像窜上来的
寒冷。“当我们的眼睛
逐渐习惯黑暗。”

2018.7.16

*末句引自唐纳德•霍尔的诗《喝茶》




《细雨》

我指给她说:
岸!宝贝,
那是‘岸’
细雨时分。
我给她拍咳

复又指着她的
小鼻尖:这是你,
宝贝。
而你也将熟悉
眼前这片海域,宽阔
并带来一次静谧

我瞬即说:海。
她默不作声
小手紧紧攥住我的食指
仿佛我不曾描述
任何事物

2018.1.9




《薇若妮卡》

梦像通过X光
打探到的一根
增生软骨
它是某个夜里
身体隐痛的因由
现在你醒来
把一种孤独
告诉父亲

2015.9.29




《老人与海》

一个老人
在海上漂泊了一生
也只带回一副巨大的鱼骨架
对于这个老人
你别试图靠任何形容词
去拉近和他的关系
对于海
也是这样

2012.2.18




《怀乡病》

我曾写过一次
在他的远处
我写一个婴儿的哭声
把他抬了起来
后来我搜出一部阿尔巴尼亚电影
一个孩子在远镜头里哀歌着:
“故乡,蔻弗拉,姐姐……”
(或类似这些生疼的名字)
仿佛异地街头无助的眼睛 为死去的同伴唱着
寒冷像暴死街头,或长久的
雪覆盖了边境
我曾写过
我发誓再写一次,最后一次
但愿他不再流浪

2011.10.19




《矢车菊》

你一定见过一个女人,随身携带着一小盆土
她搬来梯子
你也一定见过她,从梯子开始
很迅速的
被蛀空了
你曾见过她
在幻觉楼层里
细若游丝 又似破绽

2011.10.19
级别: 创办人
1楼  发表于: 11-29  
在所有庙宇中的一座
他要把涂料用在那儿


字里行间弥漫着当事人、亲历者的感情,这就是诗的顶梁柱,诗的涂料。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