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须知
主题 : 刘义:慕光者
级别: 注册会员
0楼  发表于: 11-24  

刘义:慕光者

咖啡杯内旋转的海
顺从她的翅膀突然泼出七层虹彩
天使的分号成型于南方玻璃的傍晚。

一束引领新月与群星的灿烂
以崭新的曲线迎接她纯粹的垂直
而第四重精神的美让时间的贝齿惊呼。

我们灵魂的同步于哲学深林的小径
我们走过绛绿的树下影子与梦交叉的地方……

她是永恒的光,而他是慕光者。
[ 此帖被刘义在2019-11-24 07:41重新编辑 ]
级别: 创办人
1楼  发表于: 11-24  
就像我们昨天在城市小馆里说的,你当下的写作重点仍然是在锻字造词角度用力,已经取得了可喜的效果。就像这样一个短句,“让时间的贝齿惊呼”,它是不同于“让时间惊呼”或者“让牙齿惊呼”。那么,“时间的贝齿”这样一个措辞结构,显露的是你探索的重点在于是词的可修饰性、可分拆性。也就是说,诗的每一行都受制于或者着重于“的”这个助词的治理,它一左一右结构的铺排,成为诗之魂。怎么克制使用它,是下一阶段的反向任务。从措辞结构层面摆脱出来的一个观念模型是,探索一个关键词与周边元素的临近关系,不是修饰或细分一个词,而是观察它与另一个与它相邻的词——二者可谓是平等关系,而非主次关系——的关系重塑。比如光与慕光,是其一,光与背光也是其一。
级别: 注册会员
2楼  发表于: 11-24  
回 1楼(木朵) 的帖子
谢谢木朵先生的建议,有些问题我也意识到了,比如的使用(句式的结构),但一直受制于某种模式,现在就是想办法打破,问候。
级别: 注册会员
3楼  发表于: 11-24  
最后一行如果形成一种断裂感是否会更好
级别: 注册会员
4楼  发表于: 11-24  
回 3楼(苏文华) 的帖子
我主要是考虑诗的一种匀称,问候。
级别: 注册会员
5楼  发表于: 11-24  
天使有其精神族谱,与书写的主体性是否内在默契,抑或不过籍口的自我。以及其间的他者与我们、她等、慕光者之何以牵扯出来?
第四重?光、精神、美、哲学?如何自洽,能指与所指的指示?
级别: 注册会员
6楼  发表于: 11-24  
回 5楼(陈腾) 的帖子
陈腾兄提出的问题,是一个大问题,我理解为一种精神的绝对向度,我只做到一种意象外观的借用,问候。
级别: 注册会员
7楼  发表于: 11-24  
其实的字去掉就可以了,一贯的沉稳
级别: 注册会员
8楼  发表于: 11-25  
回 7楼(侯存丰) 的帖子
只能是不断地调整,共勉。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