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罗羽:在这具躯壳中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0-17  

罗羽:在这具躯壳中




你背后有个至暗社会,它前面
的一丛,是芬太尼的马蓟
坐在白龟湖边,抱紧吮吸着水豹子
的沁凉,你想,这就是爱了

用恸哭撼动遥远的即时性,听到
香附从你喉咙底部发出哽咽
可谁能在异乡攀上嗅透雨声的崖壁
活得像野西瓜苗那样自我

蛇信子似的无神论毒化人性,在这具
躯壳中,新朋友也都成了亡灵
清苦而有尊严,在鱼和鹅样
的秋天里,你又挨过循环长春流星的寒夜

还有与你相亲的那个旧人,在南沙河
的下午,你瞧他的装束,已是农民
他曾收割物质与德行的善恶
藿香与花椒的气息,也早遮没他诗的源流

从湛河到白河,诗是无尽的守候
时间到了,陶彭泽就会来到你右脚的窗前
生在崩散下,除了逍遥游,艺术都还没发生
街上驶过的,是装载豆粕、红薯的货车

  ——再给张永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