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木朵:骨一科读薇依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0-13  

木朵:骨一科读薇依




腰椎手术做了六根钛钉的老妪
输液快完时请我去催护士来拔针。
我中断与母亲的对话,顺从她,
把护士请来。老妪住院已六天,
她的做瑜伽教练的次子来过一次。
唯一的一次,代表她今生所有家属。
她此后得全靠自己。所幸有退休金。
过去二十年没有照顾孙辈,迷恋麻将,
这是守寡三十年中最惬意的漫长岁月。
似是对儿女反对她再婚的持久的回击。
整整二十年一个人过。在儿女们心中
不占任何位置,将来走了,也不会
带给他们每一个人伤痛。一个废置
在两代人之外的空虚子宫。她喃喃自语
“这是报应。”那婴儿般的小小乞求得到
回应后,她欲将我视同己出。她高看母亲。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