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博尔赫斯:1929年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9-24  

博尔赫斯:1929年

陈东飚



以前,天光进来得更早
在朝向最后面那个院子的房间;
如今附近建起的高楼
让它不见太阳,但在朦胧的阴影里
它谦卑的住客从黎明时分
就已醒来。不发出一点声响,
以免打扰了左邻右舍,
这人边喝马黛茶边等待着。
又一个空虚的日子,一如每天。
而溃疡永远是火辣辣的。
我生命里已经没有了女人,他想到。
朋友们让他生厌。他感觉
他也让他们生厌。他们谈论
他不明白的事,门将和球队之类。
他不曾看过钟点。不慌也不忙
他起身,刮脸,毫无必要地
慢条斯里。他有的是时间。
被镜子交回给他的面孔
保留着以往曾经属于他的沉着。
我们比我们的脸还要老啊,
他思忖,但就是这副眼角嘴岔,
已经灰白的胡子,瘪瘪的嘴。
他找到帽子走出门去。在门廊上
他看见一份打开的报纸。他阅读标题,
内阁危机爆发,在某些
仅仅是名字的国家。随后他留意到
前天的日期。一份释然;
他已不必再读下去。
外面,早晨交付给他
开始某件事的惯常幻觉
和小贩们的叫卖声。
这无用的人徒劳地转过街角
和巷道,试图让自己迷失其间。
他赞赏地看见新建的楼宇,
某样东西,也许是南风,让他提起精神。
他穿过里维拉[1],如今叫做科尔多瓦,
而不记得有多少个年头
他的脚步都避开此地。两三个街区。
他认出一道长长的栏杆,
一个铸铁阳台的圆环,
一道围墙,上面插满了
玻璃碴。没别的了。全都变了。
他在一个步道上绊了下。他听见
几个小孩的哂笑。他不加理会。
此刻他走得愈加缓慢。
他突然停下脚步。曾经发生过一件事。
如今有一家冰室的那个地方
曾经是费古拉杂货店[2]。
(这故事大约有半个世纪了。)
那里有个陌生人一身的邪气
赢了他一场特鲁科[3]慢牌,十五对十五[4],
他看出端倪,这牌局并不干净。
他不想吵架,但对他说道:
在这里我把最后一个子儿都付给您,
不过接下来我们到街上去解决。
那人回答说玩起刀子来
您的本事也未必好过打牌。
天上没一颗星星。本纳维德斯
把自己的刀递给了他。格斗
很激烈。在记忆里是一刹那,
仅仅一道不动的闪耀,一次晕眩。
他被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
足够了。又补上一刀,防他反扑。
他听见身体和刀锋同时落地。
那时他才第一次感觉到
手腕上的伤口并看见了血。
那时他的咽喉里才吼出
一句咒骂,连同
激奋,暴怒与惊愕[5]。
这么多年,他终于赎回了
那份身为男人和勇者的幸福,
或者,至少,曾经当过
那么一回,在时间的一个昨天。


注释:
[1] Rivera,布宜诺斯艾利斯科尔多瓦街(Córdoba)的一部分在1941年前的旧名。
[2] Almacén de la Figura,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图库曼街(Tucumán)。
[3] Truco,一种在西班牙与南美流行的牌戏。
[4] Quince y quince,特鲁科牌戏的一种玩法。
[5]“惊愕”在新版《博尔赫斯诗歌总集》中为“释放”。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