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须知
主题 : 博尔赫斯:诱惑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9-23  

博尔赫斯:诱惑

陈东飚



基罗加将军[1]走向他的坟墓;
雇佣军桑托斯·佩雷兹[2]向他发出邀请
而在桑托斯·佩雷兹之上是罗萨斯[3],
巴勒莫深藏不露的蜘蛛[4]。
罗萨斯,身为真正的懦夫,知道
在男人里面没有一个
比勇敢者更易受伤与脆弱。
胡安·法昆多·基罗加的豪勇无畏
几近于疯狂。这一点就足以
度量他憎恨的程度。
他决意将他杀死。他苦思而不定。
最后他才选定他寻找的武器。
那必定是对危险的企望与饥渴。
基罗加要动身北上。正是这个罗萨斯
向他示警,也许就在马车边上,
说流言四起,风传洛佩兹[5]
策划将他置于死地。他奉劝
切勿轻率启程,此行不可
无人护送。他愿亲派卫兵随行。
法昆多微微一笑。他无需
随从保驾。自己足可应付。吱嘎作响的
马车把市镇抛到身后。
无数里格连绵的降雨将它羁绊,
还有浓雾和泥泞和愈来愈深的积水。
终于望见了科尔多瓦[6]。在众人眼中
他们仿佛是自己的幽灵。所有人
都视他们为已经死去。前天夜里
整个科尔多瓦都看见了桑托斯·洛佩兹
在分发刀剑。伏击队
是三十名来自山脉的骑兵。
从未有过一桩罪行的布局比这
更肆无忌惮,萨米恩托[7]事后写道。
胡安·法昆多·基罗加面不改色。
他仍一路向北。在圣地亚哥德尔埃斯特罗[8]
他沉迷于纸牌和他阔绰的赌局。
在黄昏与黎明之间输掉
或赢得几百个金元。
杀气愈来愈近。突然之间
他作出折返的决定并下达命令。
穿越那一片片荒原和那一座座野山
他们重拾冒险的路径。
在一个名叫水眼[9]的地点
驿站长向他透露
那支队伍刚从那里经过
那支以刺杀他为使命的队伍
就在一个指定的地方等待着他。
一个也别放走。这就是命令。
领头的桑托斯·洛佩兹
如此扬言。法昆多毫无惧意。
敢于杀死基罗加的人
还没生下来呢,他回答。
其他人面如土色,不发一言。
夜色降临,这时候入眠的唯有
那要命的,强大的人,把一切托付给了
他冥冥的众神。曙光初现。
他们将再也看不见另一个明天。
结局又是什么,这个早已
被讲述了无数遍的故事?那架马车
取道巴兰卡·雅科[10]。


注释:
[1] Juan Facundo Quiroga(1788-1835),阿根廷军阀,联邦派领袖之一。
[2] Santos Pérez(?-1837),阿根廷军事首领,因伏击并射杀基罗加将军而被处死。
[3] Juan Manuel de Rosas(1793-1877),阿根廷独裁者。1829-1835年任布宜诺斯艾利斯省总督,1835-1852年任阿根廷联邦总统。
[4]罗萨斯曾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巴勒莫区(Palermo)建有一住宅,1852年后被收归国有。
[5] Estanislao López(1786-1838),阿根廷军阀,1818-1838年为圣塔菲省总督。
[6] Córdoba,阿根廷中部省份。
[7] Domingo Faustino Sarmiento(1811-1888),阿根廷作家,政治家,第七任阿根廷总统,著有《法昆多或阿根廷潘帕草原上的文明与野蛮》(Facundo o civilización y barbarie en las pampas argentinas)。
[8] Santiago del Estero,阿根廷中北部省份。
[9] Ojo de Agua,阿根廷圣地亚哥德尔埃斯特罗省一地区。
[10] Barranca Yaco,科尔多瓦一地,基罗加在此被截杀。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