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博尔赫斯:看守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9-16  

博尔赫斯:看守

陈东飚



光透入,我回想起自己;他在那里。
他开口对我说出他的名字,亦即(不言而喻)我的名字。
我回到持续了超过七个十年的奴役之中。
他把他的记忆强加给我。
他把每天的苦难,人的状况强加给我。
我是他年迈的仆从;他强令我为他洗脚。
他在镜子里窥伺着我,在桃花心木里,在商店的橱窗玻璃之中。
这个或那个女人拒绝了他而我必须分担他的苦痛。
此刻他向我口授这首诗,我并不欣赏。
他要求我茫茫然地研习棘手的盎格鲁-撒克森语。
他令我皈依了对军人先辈的偶像崇拜,跟他们我大概连一个字都无法交流。
在楼梯的最后一级我感觉到他就在我身边。
他在我的脚步里,在我的嗓音里。
我分秒不停地仇恨他。
我愉快地注意到他几乎已目不能视。
我是在一个圆形的囚牢里,无止境的墙壁不断趋近。
两人谁也不欺骗谁,但我们两个都撒谎。
我们彼此太过熟悉了,无可分离的兄弟啊。
你畅饮我的杯盏,吞食我的面包。
自杀者的门敞开着,但神学家断定置身于来世那另一个王国的阴影中的将会是我,在等待着我自己。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