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赞助
主题 : 刘振周:布莱希特的打字机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9-10  

刘振周:布莱希特的打字机




无法告诉你,我的路由器
包裹的是银与丙烯
忘我的融合——然后成为半导体,
过滤,孔径,意味着食欲与喉咙的博弈
——需求,供应链,和计划经济。
金属,熔化的黑白影片
倒入你的打字机
然后吐出,“真的,我生活在悲惨的时代!”
这是诗人与时间观念的熔断。
他怎能预知这个世纪的人
也许会活得更加美好?
我只能透过量子力学(的方式)
窥视压缩的世界,相比历史和食人花
不一定显得更加诡异。
然而,自从有了Internet
无论如何,哦,我理解成人类之链
却绕不过另一个隐喻——是的,也是墙。
山脉,国界,波浪对海洋的分割。
自从旧世界的阴影
还潜伏在芯片内部。
那里,发烫的时光隧道
警察只让宣誓的电子通过——
别再期望了,布莱希特
你的诗可能永远残留在纸上
——电的可能性,
只可能是这个时代的虚无之一。
便捷,迅速,除此之外——
(为黑暗带来光明的仅仅是物理效应)
还有什么可以掩饰我们的愚蠢?
当你恐惧每个时代的来临
(我也恐惧——)
也就是我所处的现实,电击让自然消亡。
一旦提起并羞于开口的个性
已经被现代性劫持,并关押在
臃肿的电容器——罗马柱式智慧的牢房。
更多的电荷组成的巡逻队
他们,在夜间颂唱亡灵剧
穿过桂花丛、运河,
再进入你的打字机——布莱希特,这下可好了
干旱的轴承吱吱嘎嘎,难以应付的审查
卡住的纸像难产的语言
(我们的方言就像死去的乡愁)
越是急于表达,越是被不协调齿轮绊倒。
这下可好了,布莱希特——
从一个泥潭步向另一个泥潭
你就是从帝国高原过来的孩子的天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