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赞助
主题 : 伊凡·哥尔:诗十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8-23  

伊凡·哥尔:诗十首

董继平



雪之面具

雪在夜里给我的死亡
罩上了面具。
雪的笑声是白色的
它把我的影子
变成一件狂欢的睡袍。
一次金三角的风暴
突然从铰链中
举起了鸣钟的城市。
在千年的光里
时间之塔
摆脱它们的锚
雪在夜里使我的
面庞真实了。  
 

盐湖 
 
月亮如一只冬兽从你的手上舔吃盐粒,
而你的头发如一丛丁香形成泡沫状的紫罗兰,
那富于经验的猫头鹰在其中鸣叫。
那里有为我们建造的欲望的梦幻之城
其中所有的街道都黑白分明。
你在诺言闪光的积雪上行走
而我在黑暗的理智的轨道上行走。
 
房子被人用粉笔画在天上
而它们的门在上面
投掷铅块,黄色蜡烛如钉子在山墙下
对着无数的棺材那样生长。
 
然而我们即将抵达盐湖
那里有长喙的冰鸟躺着等待我们――
那在其温暖的羽毛为我们铺床之前
我整夜都赤手空拳与之搏斗的鸟儿。  
 

我是黑色痕迹

我是你的独木舟
在水中划出的黑色痕迹
我是你的棕榈树
置于自己身边的顺从的影子
我是被你
击中时的鹧鸪所发出的
细微的叫声 
 

雨在碘的面具上面

雨在碘的面具上面
雨在钢琴上面
雨在神祗们的大理石雕像上面
睡莲已经在眼睛里开放
没有太阳的雨滴在歌唱又歌唱
使情绪的门槛怀孕
如同酒神女祭司把夜的洪水吸近
淹死光芒和愉快的波浪
雨在那喉咙嘎嘎作响的时间上面
雨在忧郁的大提琴上面
雨从神祗们的悲剧制造厂
投递那极度痛苦的面具 
 

月桂之血渗入我的脉管

月桂之血渗入我的脉管
和雪松的根
毒害我发酵的心灵
石头那不可救药的忧郁
在寂静的囚所里
山峦忍耐于
发烧的山谷之上
在绿宝石的眼里
成熟的海浪
已经在躁动 
 

夜晚是我们粗糙的外壳 

两颗白色杏仁
在夜晚的粗糙的外壳下面。
我们的血液运转如月。
时间穿过你的眼睛漫步,
回忆如受惊的鸟儿
与时间的长爪搏斗。
山峦不安的睡眠
与一千张面孔睡觉
而哪一张是你的?
湮没从深水中升起
真相在风中颤抖:
黎明前赶快把你的名字告诉我。 
 

一颗树梦见你 
 
有一颗囚禁在田野中的树
梦见你
它拉扯它的锈根
它抓紧它的青铜之鸟
它为了变得更轻而扔下叶片
现在看看吧,一个冬天的乞丐
梦见你 
 

我只不过希望成为
 
我只不过希望成为
你房舍旁的雪松
雪松上的一根粗枝
粗枝上的一根细枝
细枝上的一片叶子
叶子的一个影子
影子的一片波浪
它在一秒间
冷却你的眉头 
 

悲哀的鱼住在……
 
悲哀的鱼住在
古代的海洋中
畏惧鱼类的上帝。
 
其间我们用我们的桨
梳理年轻的波浪,
粉红色的山丘舞蹈
如圣经中的山丘
在泡沫之马群上摇动
一股轻风。
 
在我们古代的眼睛上
一朵金色的微笑:
然而一种悲哀的恐惧却住在它的下面。




你是斯芬克司,虚幻的幽灵:
你狐狸般眼睛的黑色金子
使夜晚的寂静燃烧。
 
黑暗扩大你的视野
适应的环境出卖自己
用蓝色的光束
你照亮世界的心脏
用炸药你爆破夜晚
而你对我透露什么?
那在每堵墙后甚至也在我们的星星后
打呵欠的虚无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