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乔亦涓:选十六首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2019-08-16  

乔亦涓:选十六首





本性

爱从我的身上撤走了光亮。
就像祂时常干过的一样。
就像一小片乌云
瞬间将太阳遮挡
天地顿时黯然失色。
如果乌云召集
更多的乌云,暴雨就会来临……
那是什么——你心中的阴云?
悲伤,绝望,或某一种恨?
“理性的仇恨是最坏的一种”
诗人啊,我牢记你的训诫,
虽然从未理解
当人被恨占有,是理智还是疯狂
攫紧我们胸口?但当阴霾散去,
爱的光芒重现,我知道我将再次
拥有尘世赋予我的最好的本性。


星空(之二)

我所说的星空
在头顶,
也在你心中。每一颗星子
是它自身,也是我们肉体
和灵魂的隐喻。
善是光,恶是暗。
爱以上帝的名义
征用你的手,在你每日的
餐桌,床铺,你喝干或
斟满的杯子的渊面行走。


绝望(之二)

绝望,是一种期货——
一个时代买进,
另一个时代卖出,时间
掌控着这笔交易,
以“人类的进步”
作为微小盈利。

我们必须担负起
一部分后来者的绝望,
正如先行者担负了
我们的,就像阵亡的勇士
把胜利留给后人品尝,
就像未来的某种新药
在我们身上预支
无法治愈的悲伤。


椿树开花

椿树开花的时候
整个河岸
弥漫一种像煮过泡面的
房间的味道
经久不散。

第一年,我们不知道
我们经过树下
以为是暴雨和炎热
带来的腐熟的
发酵的味道。

第二年,我们经过树下
知道椿树正在开花
我们接受
那浓浓的
奇异的气味,像接受
一个诗人必须
以他自己的方式说话。


莫名之悲

“举座皆欢,独有一人
向隅而泣”:
那个古代人是说的你吧。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仅仅读到
电影的名字,泪就流下。


绝唱

“啊,假如我不必死亡
就可以死亡的话……”——
多么美——多么
惊心动魄——人的绝望——
诗的绝唱——

*米莱娜·耶森斯卡(1896-1944),捷克记者、作家和翻译家,卡夫卡恋人和挚友,最早将卡夫卡作品翻译成捷克文的译者。1939年参加抵抗组织运动,后被捕,1944年5月病逝于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引文为她在集中营遗言。


呐喊
(读蒙克画)

那被绝望和恐惧扭曲的人形
(小心,他会吸走你的灵魂)
睁大眼睛,捂着耳朵发出
无声之声,把整个天空,
大地,河流……变成扭曲,
痉挛,无声的,血的嘶喊。


青春期
(读蒙克画)

面前这个女孩,
从午夜梦中惊醒,双腿紧闭
双手交叠,试图遮掩流血的
赤裸的身体——你和她对视,
此刻,如此尴尬,陌生
又亲密;是该感到惊讶,
还是庆幸:你曾经是她,
 你终于不再是她?


噪声

噪声——
是一种极权,
对于耳朵
和神经。

它的专制
喧嚣,又隐秘——
不必借助一把电钻,
有时,仅仅是夜晚,破雨棚上
一台空调彻夜敲击的水滴。


证人

死人不会复活,至少
我没有亲眼见过。
但我见过旧物的复活——
就是它,这盏坏掉多年的台灯
一些过往岁月,欢乐和
痛苦的见证——
当我在彻底扔掉它的一瞬,
忍不住拭去灰尘,插上电源
奇迹般的,它重新亮了
那突兀的光明使我大吃一惊
仿佛,我是审判员,在午夜法庭
提审了一个久已死去的证人。


通行证

流星需要一池静水。
四月的鸟鸣!
需要一双耳朵,一颗心,
需要一块石头颁发
通行证,沾满的泥泞
如神的戳记,以便灵魂的赤脚
拾级而上,跟随那上升的音符
抵达那云中的天梯……
那么你呢,迟到的,喑哑的歌者,
谁的耳朵——将准予你通行?


那么近,童年

七点钟,初夏傍晚。
院子里孩子们的嬉笑声
召唤回——“童年”——
那么清晰,瞬间的记忆
崩出碎石激荡层层涟漪,
时间的旷野划过
闪电……蝴蝶,敛拢翅翼
停在思想之花上?那么近,
仿佛——可以再次捕获
举起你的语言之网?不,最好
还是放她飞走,相信——
那消逝的一切,爱,痛苦,
欢乐……已融入原子的宇宙?


哑巴

人一旦开口说话,
什么都言之成理,
然而,真理——
却是个哑巴。


命名

名字,一个符号——
名声,符号上珠宝——
多么拥挤,聒噪。
那为你的灵魂命名的
是宁静,炽热的诗句——
从肉身的泥土不断长出
新的,带露的含羞草。


亲吻

冒死归来的飞行员
跪着——热吻大地——
宁可亲吻地板,跪着
擦洗它的污垢……
也不吻那镀金的手!

(写于2018.10)


许愿

许愿是困难的事:
你祈祷太阳,有人祈祷下雨
你希望静止,有人希望风吹
你喜欢白,有人偏爱黑
你想刹车,有人要加速

许愿是危险的事:
如果一百个愿望实现
需要九十九颗失望之心铺垫,
我宁愿对你三缄其口,神明啊
你天平的公正是我唯一心愿。

(写于2016.2) 


说明:以上作品版权归作者。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刊发、转发)。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