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阿尔达克·努尔哈兹:林园——后现代战争的沉思录(节选)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7-22  

阿尔达克·努尔哈兹:林园——后现代战争的沉思录(节选)

古丽娜尔·阿汉 译


一个没有历史的民族,从时间中得不到拯救,因为历史是一个无始无终之时刻的图案。
  ——T.S.艾略特《四个四重奏·小吉丁》



I
你,回响梦中吞食你自己
把岩石和孤独留在黑暗中
我也是岩石

喧哗声占据天空
我却在虚无的岛屿上
眺望沉默的海
史册的森林被微风吹翻
爆出的击鼓声千年不断
平静的屋檐下灵魂已做好准备
内心深处却被纯粹的寒冷麻木
饥饿的词语黏满墙壁
变成巨兽
缓慢地登上意志的祭坛
地图中升起巨大赤裸裸的太阳
东方卷起一场凶猛的万丈风暴
从时间滴下的一颗沙粒
在希罗多德和司马迁的河流中不断地流淌

滚滚乌云万变中出现的神奇的脸
那面孔上蛛网般的皱纹就是你

无形锁链似的小路奔向草原
一声敲响,被弓亲吻的矢飞向自己的目标
手掌心便是那令人目眩的路的尽头
焕发出虹彩的盾牌诱惑着马背上人
命运的曲线在盲点上交叉
托尼霍克*的碑独自留在无言的沙丘中
赛种人*头盔上精美绝伦的羽毛在夕阳余晖
下宝石般闪烁

一滴血,太阳
燃烧的紫罗兰潜逃似的掠过苍穹
也落进我眼珠黑色的大洋中
在新的广场上
近处的榆林随阴风恼怒飘然
夜,临近的黑暗,另一个震颤的海
被砍下的头颅在一个装满血的皮袋中
夜,茫茫沙丘
波涛在陶瓮中瀑晓
一切伤口铭刻在隐蔽的石头中

*托尼霍克,历史人名。
*赛种人,公元前生活在中亚的游牧名族的名称。


II
堕落的旧围墙突然倒塌
中心花园变成深沉的广场
腐朽的铁链间
晒到绿草地的一缕柔光
也在变
幽林中的小道
已消失在旧花园的记忆中
篱笆上散漫的意象
扇动翅膀的瓢虫也飞走了
我一时迷失了方向
太阳的利剑把一切切割成
黑与白的世界
杂草丛生的旷野又枯又绿,难舍难分
泥土深处的蚯蚓为了躲避
太阳那无情的毒箭
在等待着黑暗,等待着长夜
等待着雨水和寒冷
高傲的狂风在古老的史剧中扫过街头
飞过湖面的天鹅如传说
穿过古钱币细嫩的铜心
盲人手中探路的拐杖声
掀起一片震响,慢慢破裂的命运
拥挤的时间峡谷干涸
留下的是几滴血迹
如此鲜艳
台阶到台阶便是手挽手的沉默
阴郁,迷惘,怀疑的步伐
我想到了那些痛苦的冤魂
朝霞中露珠在青草尖闪烁
仿佛是寒酸的泪滴
是的,一只蚯蚓蜷缩在大理石台阶上
阴影渴望着光线
呼吸着早晨的清香,脚踏大理石台阶的我
也沉湎于酣梦中

IV
从高处垂落
掉进深渊中……
是谁的双掌盛上我
纯洁的预言声中等待我…

世界的窗玻璃被打碎
狂妄的喧哗声马群似的闯进屋内
街上的破烂碎纸随风飘浮
头顶上摇晃的灯光使我变为
无数的阴影,撞击记忆
有人乱了阵脚
小鸟急速地飞入窗前的榆树墩中去
黑暗一片哗然
沉重的铁门一声巨响下关闭
黑色的洞穴内传出昨日的尖叫

凌乱的黑暗涌进我的心
陌生的海锁定萎缩的岛
绝妙的赞美声照亮雪地的边缘
深渊到深渊……我在哭泣

打开窗户把书扔出去
从手掌心飞出的是惊恐的群鸽
翅膀无意地拍打,述说
战斧式导弹的轰鸣声中
幽幽响起莫扎特的临终曲
漆黑的天空滴下一滴滴亮晶晶的血
大地一声震响
弹奏出的是生命的哀伤
有个小孩在废墟的街角处向暗处的我挥挥手
她那天使般含泪的笑容
是我内心的森林更加暗淡
像是对我莫名含恨的谴责

我降生第一次喊出声,众生恐惧
天空和大地骚动
天地起浮在一颗豆壳中
我见到的是一个墓穴
在阳光里

从何处来,向何处去

V
干渴的河滩中挖出的井
挖出的是卵石,碎石,沙子和饥饿
是过去的时间留下的足迹
是古老史诗吟唱出的最后一行

嘹亮的黑暗升腾的房间
两个人无意中叹息
空气中飘流的海妖歌声
是沉闷中的停顿
没于绿草丛中的河
静静流过城市的郊野
月光中拖着孤影的你
双眼遥望星空
沼泽中冬眠的一根灰色草
梦中飞翔
带面具的人走出自己的鸟笼
泥土中的词语敲击琴弦
被敲击的是完整的世界
还未诞生的小鸟
心灵的震响中迅速变老
陶醉至极的嫩枝过早地
被春天的暴风雨所折断
暴涨的河流无言的激情中
跟进沙漠的浪尖
夜莺的歌声惬意地解释着
刻在水面上的词
失声涕泣的马头琴爆出
硫黄酸的味道

寂寞的墙壁空无
昨日的时间惶逃中丢失
一面镜子
飘荡的幻影不见了
留下的是苍白的赤裸
油画像月色充溢的果园
如同白,绿,黄,红,黑
参合出大千世界的形状
正午的阳光下
昨天的时间和今天的时间停留在画中
镜中人走进缭绕的烟雾
无数碎镜片中纷飞的来日
在阴影里思索自己的无奈
悠扬而淡远的古老诗篇终于被吟唱出来
在诗篇的最后一行窥视你

X
夜,一张空洞的网
掀起最初的细光
黑暗中开始出现裂缝
巢穴中的蛋却紧闭的无缝
夜莺的歌声越不出自己的鸟笼
光和阴在时间的静点盘旋

茶杯放在桌子上已久
早已热散暖尽
老人触摸墓碑
无法跳脱淡淡的稳寐
彩色绝伦的玫瑰芬芳中
凋谢,哭泣
粗糙的树根似的手指感受
唤醒死神的文字
月光下蒙着一层银色面纱的墓地
寂寞中抵缺遗忘
猫头鹰的低鸣声好似
婴儿的哭泣声
融化在昏暗寂静中的你
拿起茶杯
从没被说出过得孤独围绕着心
心灵与想象的赤裸陪伴你

谁的手在宁转门上的钥匙
草原的梦在延续
是风和海啸的激情
一时无声
却有回来了
是群马逼进时震撼大地的铁蹄声
你在倾听,钥匙在转
门外开始出现朝霞

清晨
过去的时间和现在的时间
涌入广场
别以为天鹅的临终绝唱是*
无奈的抵抗
那是鸣警
(我不想死抱徒劳的期待)
阴影和阳光的混沌中
那显露出来的脸
面对着铁窗而入的海风沉思
游戏中的孩子们在
按自己的规则玩要
耳中不断地响起
来自遥远的幽笛声
狱中,面对淡淡夕阳的老人
为来日的清晨默念
脸上的皱纹比平时更加深沉
挂在墙壁的马头琴变天鹅
拍打翅膀
涌入草原的无数条路
究竟走向何方?
拖着阴影的夜中
飞出一对燕子和猫头鹰
有人在广场等待
来日的到来

被时间刺穿的过去
钉在今天
恐惧
把一块冰糖放进清茶中
溶化
紧闭成石头的时间
发出的箭:
昨日哭喊的孩童
今天喊出尖叫声

*苏格拉底, 西方式民主的最有名的拥护者和牺牲品。 … 在谈话中,苏格拉底把自己的死等同于“天鹅的临终绝唱”,这正是他临终时形象的传神写照,他说,“在我看来,这些鸟儿也好,天鹅也好,都不是因为悲哀而歌唱……它们歌唱是因为知道在那个不可见的世界有好东西在等着它们,那一天它们会比从前更加快乐。”苏格拉底就是这样,平静而快乐地迎接了自己的死亡。一代圣哲苏格拉底的伟大形象,依靠弟子柏拉图的生花妙笔,就这样流传了下来。

XI
此时,此刻,不知不觉中
你开始奔跑
奔跑中消失
薄雾笼罩桥头
响起脚踏声
凝视流淌的河水,默念
空无中沉淀出一片寂静
一滴阴影在挣脱
悲哀声中没入自己的绝境

是我
岸边沙滩上,脚迈着碎浪
蜡烛的暗处走出一条路
暴风雨夜打着黑伞走过去的
是我

一棵树在回忆
森林深处传来的心跳声中
啄木鸟琢磨靶心
树叶和绿草丛尖
停留的光在起帆
暮色中摸索窗玻璃的残光
摸出的是黑森林中的轻雾和小路
江河于平静中流过早旱的草原
街角处有人躲閃着脸颊
并望出不祥的一眼
沼泽中露出的脚印,心头中的阴影
被僵尸般的黑夜拖了进去
结霜的街道被镜片挡在外面
归入石头中的夜已厌倦追捕者的贪婪

指挥棒沿历史的足迹挥舞
无意间穿透
演奏者前摆的曲谱
蛛网在过滤时间
大理石雕刻出的巨人
脸色苍白
苍白的表情犹如绝望
噙在蜂房中的蜜蜂在挣扎
随风飘扬的花粉已张开翅膀
两条江河灰暗的浪涛流向北方的大海
原野,灵魂如奔驰的骏马
无形的烈火越过奔腾的河床
封闭在岩石中的苍狼
古人头顶上高高升起的
明月中吼叫
草原,神圣的忍耐
口中含出无名酸涩
是一捏泥土的滋味

走完 根到绿叶的一生
高傲的浮影 悬挂在树枝上
畅饮长风 爬上云叶 飘然离去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