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孙文波:笨拙一二三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7-14  

孙文波:笨拙一二三

 
 
 
笨拙。这是他们的评价。使我觉得,
我的每一首诗都是用凿子在石头上凿出的。
一横一竖,都能让他们看到用力的痕迹。
久而久之,我自己都相信了。就像
今天早晨写这首诗,真得是脑袋里翻捡了很久,
在一堆散乱的字词里寻找什么词是有用的?
笨拙,首先出现了。它带来了评价二字。
紧接着凿子、痕迹出现,久而久之出现。
问题是,它们并不足以构成一首诗。
怎么办?要不要找聪明一词出来,
要不要找智慧一词出来。想想没有必要。还不如
找一朵花,玫瑰,或者蔷薇。再或者,找一辆汽车,
不是奔驰,也不是宝马,仅仅是一辆吉利。
这名字好,吉利。任何时候,谁不想吉利呢?
看到一只喜鹊站在窗外是吉利,听到一首祝酒歌
也会感到吉利。只是这样不足以让这首诗
有趣。怎么才会有趣?李白写诗谈论酒是有趣的,
苏轼写诗谈论做菜也有趣。但是,这些我都不想。
我突然觉得,如果把人写得飞起来
可能有趣。我的确在这时想写人的飞,像飞机一样飞,
像老鹰一样飞,或者干脆飞成一朵云。更可能的是,
像宙斯与天鹅一样飞。像夸父一样飞。总之,
不是像螳螂一样飞。有了螳螂出现,为什么不再加上
挡车这样的词?肯定可以。甚至还可以出现
挡坦克这样的词。清晰的画面出现。这是历史图景
的再现。带来了心酸一词。写到这里,我
感到心酸不已。历史的进程,在此刻出现停滞。
搞得我不想再写。不过必须结尾的要求,
让我必须再找一个词。从笨拙出发到笨拙结束。
我的结尾是,语言的凿子,也是语言的铁锤。
描述
快速回复